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第一章

两天前

东洋岛。.访问:.。

一间空旷巨大的日式风格木艺殿阁中,四周都是白绸丝帘,中间是一张红布铺开的大‘床’,鲜红的绸缎在雪白的环境中透着一股妖异。上面东洋王‘阴’气森森地趟着,全身的寒霜跟发现惠子时如出一辙。房中没有其他的装饰,却有着各种各样的祭品。

屋外,无数东洋人身着东洋传统服饰匍匐在地,表情恭敬,犹甚朝奉。

人群最前方,冈本直树亦跪伏在地……

仪式为东洋王的复活而准备,冈本直树的首席炼‘药’师在屋中导演着各种奇怪的仪式。

四周没有什么变化,晴天依旧是晴天,轻风依旧是轻风,仪式显得有些冷清。

最后,屋中之人不知喂了什么东西在东洋王的口中,片刻之后,僵硬尤甚尸体的东洋王开始剧烈的咳嗽,身体也有了反应。

冈本直树见状紧张地站起身,进屋看着东洋王的一举一动。

忽然,东洋王的眼睛睁开,一口血溢出,从口中吐出了一枚透着蓝光的珠子!

珠子出体,东洋王迅速上演了跟惠子同样的情况

而冈本直树迅速将珠子收入自己手中,然后欣喜异常地盯着东洋王。

“我……我……这是……”

东洋王缓缓开口,口音干涩‘阴’沉,听不到半点儿生气。

“圣王,情况可好?身体可有不适?”

声音吸引了东洋王的注意力,眼神飘忽地看向冈本直树:“你是?我……我不是死了?”

“圣王获得仙身,何来死之一说?”

东洋王的状况和惠子一开始没两样,茫然的坐起,茫然地四顾,茫然地不知所措……

“圣王,看到外面为您准备的祭品了么?为了您一统中原大陆的理想,将他们变成您最忠实的部下吧!”

冈本直树的口气有些僵硬,显然习惯了上位者的他不是适合讲这类的话。

东洋王没有反应,显然还在计较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

冈本直树不是李权,这时候没有多好的耐心。很快,他就‘露’出了自己本来的面目,‘阴’狠地抓住了东洋王衣襟,将之提起来:

“我再说一遍,用你的巫术提升外面那些人的战斗力!叫你一声圣王是给老前辈面子,别真把自己当成当年的东洋王!”

冈本直树的威胁让东洋王停止了思绪,两个上位者之间谁也不服谁,尤其是东洋王!

“你是谁?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么?”

“圣王大人,您如果想让自己活得久一点儿就好好跟我配合,咱们可以共同坐拥天下,要不然,我也可以让你再次体会死亡的乐趣。”

人人谈

文学

及‘色’变的东洋王在冈本直树似乎根本没什么威慑力,‘阴’冷的话语中,冈本直树缓缓地掐住东洋王的脖子,一点点用力……

东洋王终究是人,不管曾经有多么辉煌

。在巫师短暂的人生中,三十几岁的年级却有着七老八十的老人形象。别说冈本直树的锁喉,任何壮年都可以要了他的命。

冈本直树知道何谓适可而止,在东洋王快到极限的时候松手了。

和死亡的亲密接触让东洋王认清了现实,他开始感到惶恐,紧张地表示自己愿意配合。

到了现在,摆在东洋王和冈本直树面前的问题浮现出来。

法杖没有带回!

“立即返航!”

……

……

就在冈本直树的目的地,在李权认为即将完成任务的瞬间,一道突如其来的刀芒拉开了恶战的序幕。

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第二章

李虎做不到将一个大活人给震慑到丝毫动弹不得的程度,能做到那种程度的是玄幻,不是历史。

许褚胯下坐骑亦非凡品,四蹄发力,顷刻间便冲到了李虎的近前,二人很快便战在了一起。

许褚借着马力抢得先手,冲李虎来了一记力劈华山,镔铁大刀自上而下迎面劈向李虎的面门。

面对这势大力沉的一刀,李虎丝毫不敢大意,他高举沥血破城槊,以一招霸王举鼎化解了许褚这势大力沉的一刀。

两军阵前,随之响起巨大的兵器交击之声,震得正聚精会神观战的两军将士耳膜嗡嗡直响,更有甚者竟不自觉的捂住了耳朵。

二人在经过第一回合的交手之后,均对对方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李虎瞬间便判断出许褚的能耐与特点。

许褚爆发力高,持久力强,是以杀法凶猛而着称的猛将。

对李虎而言,这种类型的猛将不足为惧,起码自己并不虚他。

许褚在与李虎交过手之后,却暗自摇了摇头,因为他实在找不出李虎的弱点和破绽。

自己刚才明明已经占据了马力的优势,可他却依然未能给李虎带来丝毫的威胁与伤害,这种情况对于许褚来说,当真是平生仅见。

此刻许褚的心中已经有些发虚了。

二人打马错身之后,李虎不紧不慢的调转马头,看向许褚,淡淡的说道:“你的力气很大,刀法亦不错,可仅凭这些却是杀不了我的!”

许褚面色阴沉,冷哼一声,咬牙道:“少说废话,看刀!”说着,再一次纵马冲向了李虎。

许褚顷刻间便来到了李虎的近前。

此次许褚却是做出了些许的改变,他将镔铁大刀倒托于地,当他纵马奔至李虎的身前时,他使出全身力气将大刀自下而上撩向了李虎。

这一刀极为刁钻,许褚将身子向右侧偏出了些许,这样更便于发力,如此繁琐的程序只为了挥出这完美的一刀。

李虎一脸兴奋的大喝了一声:“来的好!”

他将沥血破城槊高高举过头顶,随后又重重的向下插进了地里,如此一来,便可完美的挡住这来势凶猛的一刀。

许褚并未感到气馁,他双手握刀顺着李虎的槊杆向上抹去,若被他这一刀抹到,李虎瞬间便会变成一个失去双臂的小可怜儿。

没了双手,便没了幸福,人生亦失去了许多乐趣。

李虎迅速做出反应,这可是关乎着自己下半生幸福的一刀,李虎又怎能让许褚得逞。

他双手紧握槊杆,将身体脱离了马鞍,拄着槊杆高高跳了起来,他借力抬脚蹬向镔铁大刀的刀杆。

李虎身具龙象之力,许褚的胯下战马被他蹬得直退出七八步,才将将止住后退的颓势。

李虎长舒一口气,复又坐回了马背上,心道:“手在,幸福就在,还好还好!”

此刻许褚的心里已经凉了大半截,自己使出浑身解数,可人家却仍然能够应对自如,这种硬性实力所带来的巨大差距,令他的心中生出了无限的无力之感。

要知道,二人斗将到现在,李虎尚未主动出手,他一直在以防守的姿态与许褚打斗搏杀,许褚借着马力的优势攻杀李虎数个回合,却始终没能将优势转化为胜势。

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第三章

打着散步的借口,安琉璃在院子里四处乱转。

她原本是被安津美硬拉进来的,起初还想着把安津美糊弄住,再找机会逃走。

可进了宅院,安琉璃才算明白什么叫一入侯门深似海,宅院里到处都是巡逻的士兵,走几步就有岗哨,就算几个狗洞都被用砖石封

文学

死,她想逃出去,根本不可能。

就在安琉璃四处乱转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男人蹲在地上。

“喂,你多大的人了,还和个孩子似的,玩蚂蚁?丢不丢人?”

听到安琉璃的话,阿呆立刻抬头,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安琉璃一眼就看出阿呆智力上有问题,好奇的问道:“你怎么来的?”

“老爷带我来,我就来了。”

“老爷?叶天?”

“不知道,老爷就是老爷。”

安琉璃也知道,和这么一个家伙交流是白费力,眼睛一转,笑着说道:“你一个人玩多无聊呀,走,姐姐带你玩去?”

年纪明显比安琉璃大的阿呆一听这话,开心的丢到手里的小树枝,满脸欢喜的跟着安琉璃离去。

安津美也知道自己这次有些冲动,会给父亲带来很严重的后果,可人生在世,不能只计较利益上的得失。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安津美还是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和叶天闲聊了几句,确定叶天不需要自己的帮助,反复交待叶天帮忙照看好安琉璃后,也不久留,直接带着家兵们离去。

她刚一走,苏有才就好像幽灵一般飘到叶天的面前。

看得出来,翻了大错的他日子不好过,昨天肯定是一夜没睡。

“陛下,安琉璃不能留。”

“为何?”

“她对陛下心中有恨,留在陛下身边,太过危险,刚刚暗探回报,安琉璃和阿呆成了‘朋友’,如今她正利用阿呆去探咱们的暗哨和陷阱。”

叶天原以为安琉璃只是叛逆,可利用一个智力有缺陷的人,品行也太差了。

发现叶天眉头皱了一下,苏有才立刻说道:“陛下,微臣看安琉璃起色不好,她父亲就是得了绝症,她有遗传病,也不是不可能的。”

“混账!安津美刚将人交托给朕,朕反手就……此事不要再提,派个人盯着点就行了,做好你该做的事情!”

马屁拍到马蹄子上,苏有才急忙请罪,灰溜溜离开。

安琉璃不知道自己差点就被病死了,还在用厨房里偷出来的麻糖哄骗着阿呆。

此时几个男人正好路过,阿呆突然尖叫一声,好像受惊的兔子,躲在安琉璃身后瑟瑟发抖。

“混账东西!乱叫什么?吓我一跳,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在这里待着,你说我们是什么人?还敢问我们?我问你,你又是什么人?”

立千结冷哼一声,身边的沙山立刻解释道:“瞎了你的狗眼,我家少爷,乃是庆阳公之子,还不快跪下请罪!”

一听立千结的身份,安琉璃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补元丹的生意中,也有庆阳公的府份子。

“原来是大户人家的孩子,难怪一点礼数都不知道,阿呆,咱们走。”

商队被劫,药品被抢个干干净净,立千结心里本就憋足了火气,如今一个奴婢都敢对自己无理,让他彻底愤怒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