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一章

听到景洪道人的人话,江辰停止了动作。

说实话,关于这方面他还真的没有多了解过。

“用神力禁锢虚空,把丹炉周围的灵气全部排斥出去,随后打开丹炉,将里面的精气禁锢,取丹!”

景洪道人向江辰指挥道。

江辰伸手一握,顿时丹炉四周的虚空仿佛被人用一张大手给凝固了。

张口一吸,随后无论是空气还是灵力,都被江辰给抽了出来,丹炉四周正式成为了一个完全的真空地带!

“可以取丹了!”

景洪道人语气有些颤抖的说道,因为从丹女的话中,他能够听出来,这丹炉里的丹药是根据九转仙丹残片炼制的。

哪怕只是仿制品,那也是圣人炼制的仿制品,说不定,拿回龙虎山,老天师能够从中悟出一些圣人之道。

江辰也很是激动,毕竟在遮天中,九转仙丹的威力还是很大的,叶凡最后准备登仙路,炼制了一炉又一炉的九转仙丹,让一群兄弟姐妹们恢复了年轻时的气血。

这效果,简直堪比不死药,当然,九转仙丹的主材料也是用不死药炼制的。

而这丹炉里的丹药,既然是丹女都抱有厚望,肯定不简单,不说堪比不死药,哪怕比得上神药的药效,那也是很恐怖的。

“开!”

别管他们多么激动,总是要开炉的。

江辰一声大喝,猛然朝着前面的丹炉拍去,砰的一声,仿佛黄钟大吕之音。

这反击力,震得江辰得肉身都有些不适应,丹炉上,一个个封印之纹破碎,随后有一道刺眼的金光从缝隙中射出。

接着,整个丹炉就如同一个破碎的蛋壳一般,在咔嚓声中,一道道金光冲天而起。

江辰双手向前一握,加固被他禁锢的丹炉周围的虚空,刹那间,刺眼的金光在整个秘境中亮起。

江辰的面前,仿佛多出一个耀眼的小太阳,一层无形的屏障将所有金光压制在那里,隐约可以看到,几个圆润的金丹在小太阳里乱串。

“十枚!”

看到江辰禁锢的虚空中,有十枚金丹在其中乱串,景洪道人脸上满是激动。

好家伙,一位有两三枚就好了,没想到,丹女这么给力,直接留了十枚金丹。

虽然没有试过这个金丹的药力,可是,仅仅只是看他们在在江辰得禁锢中,依旧那么有灵性,就知道,这些金丹绝对是宝贝!

“收!”

江辰眼中忽然金光乍现,随后双手一握,强大的神力从他体内喷涌而出,赤红色的气血之力,如同滚滚狼烟一般,冲天而起。

小太阳被压缩,浩瀚的金光,朝着十枚金丹中回拢,致使那些金丹变得更加璀璨。

可是下一刻,突然,其中一枚金丹猛的炸裂来了,轰的一声巨响,江辰设下的结界在一瞬间破碎。

璀璨金光冲天而起,浩瀚神力朝着四周扩散,刹那间,整个小秘境都被一股浓郁的磬香弥漫。

而且天空中还因此炸开一道大裂缝,一股金色的光柱直接冲破秘境,来到了中央天宫中。

嗯?

正在外面探索的项穆文,龙九,周帅奇风无痕,亚历山大他们纷纷抬起头疑惑的朝着江辰他们所在的方向看去。

因为在同一时刻,中央天宫中都弥漫出了一股磬香,哪怕有些地方不是太浓郁,依旧被已经踏入化龙境界的五人给发现了。

重宝出世!

这几乎是他们共同的想法,于是五人不约而同的朝着江辰他们所在的方向赶去。

而在秘境中,张龙象,景洪道人他们纷纷脸色一变,几乎同时出手,有太极图在天空中闪现,愈合被金丹爆炸冲开的裂缝。

有雷域降临,帮助江辰一起禁锢秘境中溢散的金丹。

一些金丹还想破空而去,就在这时,一张吞天之口出现,发出一声龙吟,将即将破空而去的金丹给禁锢在了虚空中。

大山双手结印,调动地脉,帮助其他几人巩固秘境。

江辰被金丹爆炸的威力直接击飞了出去,人在半空中,无尽雷霆爆发,强行将爆炸的威力给抵抗了下来,这才没有让秘境炸裂。

太极苦海中,一股股滔天巨浪席卷,一尊人王虚影出现在秘境中,伸手一按,帮助大龙将半空中躁动的九枚金丹给禁锢了起来。

皆字秘运转,头顶三朵大道之花绽放,一个跟江辰一模一样的虚影,从大道之花中走出。

十倍战力提升下,终于是让狂躁的金丹给禁锢成功了。

“快,祭出秘宝收起金丹!”

景洪道人大喝一声,雷霆开始将整个秘境天空遮蔽,一个太极图挡在了天空的裂缝中。

江辰没有犹豫,取出一个羊脂玉净瓶,将被禁锢的金丹给收了起来。

谁知道,咔嚓一声,羊脂玉净瓶直接解开了,差点让九枚金丹再次破空而去。

看到这一幕,江辰直接祭出了自己的八卦镜,凹面朝下,一道紫光将九枚金丹笼罩,把他们收入了其中。

江辰换换落地,暗道一声好险,幸亏有其他人在旁边,否则仅凭江辰一人,恐怕也无法将九枚金丹全部留下。

这时候,其他人才跟着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来到了江辰得身边。

“没想到,仅仅只是取丹而已,差点把咱们几个给搞趴下!”

张龙象夸张的擦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随后激动的看向了江辰头顶的八卦镜。

终于可以见证一下传说中九转仙丹的仿制品了!

“先别着急,秘境中如今已经被金丹溢散的药力弥漫,赶紧趁机吸收,或许能够再进一步!”

景洪道人也笑呵呵的说道,这次虽然炸裂了一枚金丹,可是能够收获九枚金丹,也算是幸事了!

“嗯,恐怕刚才秘境被撕裂,外面的人也会发现咱们这里,大家加紧恢复吧!”

江辰点头,如今天空中的裂缝已经被太极图堵上,但是如果项穆文他们来到这里,迟早会发现秘境的所在。

“他们想破开房间的结界,肯定需要时间,这可是九转仙丹的仿制品溢散的药力,刚才一下子溢散那么多,如今秘境中的药力恐怕堪比几枚金丹的效果了!”

张龙象吸了一口充满金丹药力的灵气,顿时感觉整个人都开始神清气爽。

“事不宜迟,说不定几个老怪物已经在外面了!”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二章

很快。

在漫天火海第九层中,传来了一道惨叫。

只见宁天捂着自己的老腰,装做一脸痛苦的神情,他看着洛无情,故作痛苦的说道:“老婆,没想到…才刚刚伺候完你,你就…你就痛下毒手!”

“哎。”

“你舒服了,就不顾…唔…”

宁天话还没说完,洛无情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炽热的微红,她狠狠的白了宁天一眼,难道运动不是互相有益于身心健康的吗?

她冷哼一声。

接着,一个勾手,就是将宁天的头给按在了怀中。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就好比…

她现在正施展的洛氏惩罚。

而且,这个惩罚果然是一直有效,怀中的那个臭家伙正在“痛苦”的求饶。

数十分钟后。

两人的小打小闹结束。

看着洛无情从藏纳戒中又是拿出一件火红长裙,宁天撇了撇嘴,看了眼一旁那黑色甲胄:“不愧是神器级别的束胸甲胄,果然是要比灵器级的衣裙要好。”

“最关键的是…”

“难脱。”

“……”

听到这话,刚刚穿好衣裙的洛无情顿时是一愣,而后清冷的俏脸上又是浮上一抹绯红,想到这几日的疯狂,她不由白了宁天一眼。

不过…

还真如这个家伙所言,实力的确是得到了巩固。

难不成…

和这个家伙做坏事,还有这种好处?

“老婆?”

“发什么呆呢?不会是…嘿嘿。”宁天露出一抹标志性的坏笑,戏谑的看着洛无情。

“没有,不存在,别乱想。”听到这话,洛无情连忙是双手抱胸,一脸警惕的离他远了一些,她可没力气一直陪着宁天做那啥。

“哈哈。”

宁天笑了笑,他的话自是开玩笑的。

老婆嘛。

自然是要懂得怜惜。

“老婆,你这圣阳体修炼的如何了?嘿嘿,整个漫天火海的能量都集于一身,应该足够你完成圣阳体的修炼了吧?”宁天笑着看向洛无情。

“嗯。”

洛无情微微点头,看向宁天的眼神中满是柔和,宁天为她所做的一切,她自然是懂的,她看向宁天,神情认真:“夫君,谢…”

然。

她话还没说完,就是被宁天打断。

“不必言谢,都老夫老妻了多生分啊,你说对吧?”宁天笑眯眯的看着洛无情,“要道谢的话,还不如从别的地方弥补我,比如…嘿嘿。”

“……”

洛无情愣了一下,而后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是瞪了他一眼。

“不正经的。”

“瞎说。”

“我可是正经人。”

宁天哈哈一笑。

“对了,老婆,你这圣阳体具体有什么作用?”他笑完之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是看向洛无情,问道。

刚刚可是足足动用了漫天火域整个九层的火焰能量,才是勉强将圣阳体提升上去了一点,对于圣阳体他也是有些好奇的。

“这个嘛…”

洛无情沉吟了一下,想了想后,声音清冷的说道:“抛去各种大大小小的提升不说,圣阳体最大的好处,就是能有更大的几率掌控天火规则。”

“也就是说,能掌控第二种天地规则。”

听到洛无情的话,宁天明白了一些。

在天玄大陆上,无论是何等体质,最多就只能掌握一种天地规则,当然这种只是理论上的,也是有例外存在的,就好比天神体。

天宫九尊虽然从未提及过天地规则,但是宁天能从他们身上感应到最少三种天地规则的气息。

不过…

他们能真正完美使用的,可能只有一种。

天神体能有天地规则入门的门票,但能真正掌握,却是两码事。

而洛无情之前就通过他体内未知之树产生的道果,而真正掌握了时间法则,而现在又能因为圣阳体而有着掌握天火规则的可能性。

那如此说来,他体内的未知之树产生的道果,岂不是可以无视天道的束缚,让别人也能掌握好几种天地规则?

想到这,宁天眉头微微皱起。

不无这种可能性。

但想要验证这种可能性,就只能是让自家大老婆掌握天火规则试试了。

他丹田道土中,那未知之树真的是越来越神秘了…

还有…

那三族之心,自从上次动用了魔气之后,就好像完全是由魔气来主导了,不少的魔气在那宁天的丹田小世界内凝聚而起,魔气滔滔。

而且…

这些凝聚而出的魔气,他依旧能使用。

不过…

他已经是将浮屠魔塔扔到丹田小世界内,去吸收那些魔气,以来解锁第二层的封印了。

毕竟,现在一个魔族的影子都看不到,还不如将这些魔气用来解锁浮屠魔塔呢。

“夫君?”

这时一旁传来洛无情那疑惑的声音。

宁天回过神来,刚好看到洛无情正美眸带着一丝疑惑的看着他,想来是他长时间的沉默,引起了她的疑惑:“哈哈,没事,我只是在想那天火规则和我们的缘分有多少。”

听到自家夫君那熟悉的话,洛无情也是忍不住一笑,那俏脸之上笑容绝美,犹如冰莲盛开。

“夫君,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离开神域吗?”

突然,洛无情问道。

听到这话,宁天愣了一下,而后笑着点头:“自然好奇,不过,不过我在等你主动告诉我,毕竟我想让老婆你在各种事情上,都主动一点~”

闻言,洛无情愣了一下后,那一张清冷的俏脸上不由是红了一下,而后狠狠的白了宁天一眼。

毕竟和这个坏家伙待久了,有些事情她也明白了,愣了一下后就听出了他话中有话。

这个家伙,老不正经了!

“我之所以离开火域,第一点是,是因为火域的同辈实力实在是太弱了,没有一点竞争性。”洛无情缓缓说道。

“……”

宁天愣了一下,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而第二点…”

洛无情坐在宁天身旁,她那清冷的神色中,闪过一抹落寞,但很快被一丝冰冷给藏了下去,“我想去,寻找我父母的踪迹。”

“父母…”

听到这话,宁天似是明白了什么。

圣阳天神不让他问,但是…自家老婆主动说,那就没办法了。

“老婆,你继续说。”

宁天轻轻将洛无情揽在怀中,声音轻柔的说道。

“嗯…”

洛无情微微点头,靠在他的肩上:“父母自幼消失,我为了调查他们的踪迹,便让外公送我去九域,而后,我来到了天灵域的天魔教。”

“天魔教?”

宁天眉头一挑。

“嗯…因为,我父亲也就是你的岳父就是天魔教前几任教主。”

“那为何我从未听老婆你说过?而且,也从没听太上长老他们说过这个事情啊。”听到这话,宁天不由是有些惊讶,自家岳父居然还是天魔教的前几任教主!

这缘早就结下了啊。

“因为整个天魔教知道这件事情的本就只有我一人。”洛无情淡淡说道,凭借她在天魔教的权利,想要隐瞒这件事简直是轻而易举。

“至于为什么没和你说…”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渡劫吗?”

洛无情美眸看着宁天。

“这…记得…藏经阁那次嘛。”宁天微微点头,不过这两者之间又有什么联系不成?

“天魔教历任教主的画像都在你那一次渡劫中被毁了,所以…我就索性不介绍了。”洛无情没好气的说道。

“咳…”听到这话,宁天摸了摸鼻头,干咳了一声,转移话题:“所以,老婆你找到了关于岳父他们失踪的线索了吗?”

“有。”

洛无情美眸中闪过一抹精光,“我怀疑,他们的失踪,和黑暗动.乱有所关系。”

“黑暗动.乱?”

听到这耳熟的词,宁天眉头一皱,又和黑暗动.乱有关系吗?

貌似自己从九域走到神域,黑暗动.乱就一直隐藏在周身,就像是一条无形的线一般,始终缠绕着他,而他想要去一探究竟,但…黑暗动.乱就像是迷雾一般,什么都看不见。

“嗯,这也仅仅只是一个怀疑,不过还好,最起码有了调查的目标。”

洛无情那冰冷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一抹笑意,她轻挽着宁天的手,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前的波涛不断的触碰着宁天的手。

“现在只要去神域的天魔教一趟,就能基本确定了。”

“神域的天魔教?”

原本宁天还在享受手上触碰的柔软,听到洛无情这一句话不由是愣了一下,疑惑的看向她:“天魔教在神域也有势力吗?”

“自然是有的,除了第一任教主天魔之外,还是有历任教主踏入了神域。”

洛无情微微点头,缓缓解释道:“虽说天魔教在神域势力不大,但是…总归是存在的,而其中或许就有我想要的线索。”

说到这。

她的神情似是有些古怪,看着宁天。

“说来也真是阴差阳错,起初的我以为最终线索会在九域的天魔教,但现在回想一下,真正重要的线索,却是在神域。”

“若是当初的我知晓的话,可能我就不会去九域了,也就没有和夫君的相遇了。”

听到这话,宁天不由是一笑,大手伸出,将怀中娇躯抱得更紧了,笑眯眯的看着洛无情:“你看,这不就是我常说的缘嘛~有缘,你就是我的。”

“还有。”

“神域的天魔教,我陪你去。”

“嗯。”

洛无情点了点头,美眸中闪过一抹微光。

思念父母,人之常情,这一点,对谁来说都一样,就算是她也不例外。

两人相拥。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三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

文学

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

文学

,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