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第一章

真希很快就给出了新的名单,比审讯出来的名单还要多上一些,她们觉得或许是有无辜的,但也肯定把激进派里漏掉的人给填上去了,现在这种情况是要彻底解决后患,而无辜的人在日后想办法去弥补情绪吧。

新的名单送到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那里以后,针对于宇智波家族内部激进派的一次行动很快就要开始了。

被风森正辉叫过来的暗部忠心耿耿自然不必提,真希也暗自联系家族里的铁杆支持者,将要为控制激进派的行动付出力量,而这一切都保护得十分严密,激进派尚不知道自己的灭顶之灾就要来临。

行动开始的那一日,宇智波警备队一如既往的在街上巡逻,多与平民打交道的宇智波族人是宇智波镜的支持者,他们大多都没有写轮眼,实力不算特别强,因为现有的制度能够确切保证他们的地位——要是换做过去的家族氛围,他们这种人都是被家族顶层轻视的对象,就像宇智波带土那样。

而富有战斗力且拥有写轮眼的宇智波族人一般都是隶属于武装队伍,无特殊情况不会与平民多多见面,这让他们乐得自在,因为他们实在不愿意跟实力弱小的平民放下自己的身段——当然,随着宇智波镜的内部改革,支持宇智波镜的人都愿意放下一定的身段去跟人打交道,而为了照顾他们的情绪,还特意是去与其他保护村子安全的人配合行动,因为后者的实力一般都不差,双方的关系还算不错。

但是,真正的激进派却不会这么想,他们的内心里有着整个家族最深的傲慢,与同事的关系不能说特别坏,但跟那些支持宇智波镜的人相比,是属于比较冷的那一种,而且有种为了排斥而排斥的举动,因为宇智波刹那的收敛,让这些人不敢过于出格,但在如今已经建立考核制度的警备队内,还是非常明显的。

警备队第一分队名下的第五小队正如平常一样去自己负责的地方上班,按理先去跟上一班的人交接,木叶忍者村里的每个巡视地区都会设立一个警备局,作为警备部的下属机构,也是每个负责巡视的小队所呆的地方。

在这个第五小队里有两个位列于名单上的宇智波族人,他们一如既往的跟着分队进入到警备队里,而里面正准备交接的分队等候着。

“辛苦了。”正准备下班的第三小队队长对着眼前第五小队的队长说,“我们快点交班吧,想早点回去休息了。”

“嗯。”第五小队的队长轻轻点了点头,与自己的副队长一起进入到里面的房间,双方就要对先前的工作进行交接。

而就在进入到房间不久,就在第五小队的队长转身放松的时候,突然有二人从暗处出手袭击,即便是精锐的宇智波忍者,在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下,依然会措不及防。

第五小队队长虽然在第一时间开启写轮眼,本能的反弹掉眼前的幻术,并且伸手匆忙挡住另一个人的苦无刺击,而就是这样,写轮眼、双手都被封住,加之狭小的环境,他完全逃不掉接下来的袭击。

“影子模仿术。”伴随着一个人的轻吟,漆黑的影子连接到第五小队队长的影子,强力的束缚迅速空竹住他的身体。

“为什么……”第五小队队长连这句话都说不出去,因为本来交接的宇智波队长已经将一根带着强力麻醉药的千本刺入他的背后,药效立即传遍全身,令他的意识慢慢消失,昏迷前,只能对着原本是自己族人的人投去一个惊怒的目光。

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第二章

黑暗深渊。

有一个刚从深渊爬出来的尸体,此时直接转身重新爬了回去。

但出来了又岂能轻易的爬回去。

“轰。”

一道剑芒从天而降洞穿了那个尸体,将其钉杀在地面上。

“该死,你以为你可以杀我吗?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那尸体发出一声怒吼,浑身喷涌无尽的黑暗,要将那剑给腐蚀。

“轰隆隆……”

天穹上雷云密布,一道道紫色的雷电从天上倾斜而下,不断的朝着那黑暗深渊灌溉,要将

文学

那黑暗深渊填满。

这雷劫不是普通的雷劫,而是天道降下雷电灭世之雷,如今这可怕的雷电全都涌入那黑暗深渊。

“啊……”

那个被钉杀在地上的尸体发出凄厉的惨叫,惨叫之声回荡在九天十地,就连仙域的无上存在都听到了。

“该死,居然连我等都要一起灭杀,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黑暗深渊有无上恐怖存在怒声说道。

黑暗深渊虽然在九天十地,但他并不属于九天十地,而是自成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有着这个世界的法。

九天十地那恐怖的雷劫无法真正的覆灭黑暗深渊的恐怖存在,但也对黑暗深渊的一些存在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这是要彻底的掀棋,”黑暗深渊深处,一道幽冷的声音响起。

这些真正的黑暗巨头,他们明白叶天想要做什么。

这一场劫难不仅仅是要毁灭九天十地以及仙域,而是想要让天地获得新生。

“走。”

黑暗深渊在外界来看,是一条大峡谷,如今这条大峡谷开始闭合。

黑暗深渊在那雷劫下,最终选择了妥协,关闭了和九天十地的通道。

当那峡谷关闭之后,雷劫消失,那可怕的剑气也全都消失不见。

天穹上出现一条条通道,不断的有着仙光涌出,朝着九天十地而去,天上大道规则不断的朝着四周扩散。

大道光辉弥漫,修补那被毁灭的天地。

一个个禁区此时全都安静了下来,与外界隔绝。

“这是要重衍天地,真是一个好大的手笔,”禁区之中的巨头,他们明白了叶天要做什么。

天地重开,断绝他们这些禁地和九天十地的联系,想要从根基上解决一切。

“可惜你的力量根本不够,没有时间给你完善天地,下一个纪元我等还会回归。”

“当我等再一次回归,这天地都将覆灭。”

禁地中的存在全都进入了沉睡,如今天地间弥漫着可怕的力量,他们无法掌控九天十地,但他们不会就此放手,他们会等待,等待苏醒之日。

“结束了吗?”天地归于平静,那一道道恐怖的气息消散,九天十地、仙域和异域那些幸存下来的生灵,此时一个个呆滞的看着天地,他们不明白,这场劫难是否真的结束了?

无人区。

石昊看着这天地,他感觉到了天地变化,变得更加容易修炼,天地间的灵气更加的浓郁,而且好像这天地间多了什么。

“啊……”

突然,一道雷霆落下,直接劈打在了一个教主身上。

顿时那个教主惨叫连连。

“轰隆隆……”

天穹上出现一道道雷云,一道道雷电落下,朝着那些教主劈去。

“这是雷劫?”石昊震惊的说道,他经常渡雷劫,对于雷劫自然熟悉,那雷劫不是天罚,而是修士本应该渡的劫难。

自从仙古纪元覆灭,新的纪元没有雷劫,只有那些天骄才能够引动雷劫落下,普通的修士从不会渡劫。

但今日,天地变了,雷劫降落。

“雷劫出现,这天地许多人要死了,”曹雨生说道,好在他们修为不是很高,而且他们也渡过了雷劫,不会降下雷劫。

“啊……”

突然曹雨生大叫一声,因为他被雷劫击中,一道道雷电不断的劈打在他身上,打的他惨叫连连。

“怎么回事,为何雷劫劈我,”曹雨生大叫道,他和那些普通的修士不一样,他是渡雷劫的,而且渡了不止一次,为何雷劫还会降临。

石昊看到曹雨生在雷劫中惨叫,但看到那雷劫没有伤到他,放心了下来,道:“这雷劫看起来并不是很强,像是尊者雷劫,看来你在尊者没有渡雷劫,如今给你补上了。”

“%¥#……”曹雨生怒骂,这雷劫对于他而言,没有什么用,居然还带补的。

石昊看向远处那些被雷劫劈的死去活来教主,眼睛微眯,刚才这些家伙一个个喊着要杀他,如今他是不是要出手?

“咦,仙殿那个老不死的为何没有雷劫?”石昊看到远处,青铜仙殿没有被雷劫光顾,不由得有些疑惑。

秦长生都有雷劫落下,不过其实力强大,根基深厚,雷劫不仅仅不会让他受伤,反而会让他更加的强大。

天宇之中。

叶天和白无双手持长剑,相互对视。

双方大战,那些巨头在他们的力量下化为尸体,如今那诡异之地只剩下他们两个,而如今他们也将要分出胜负。

“现在可以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第三剑吗?”白无双说道。

叶天的一剑名为天外飞仙·斩真我。

第二剑名为剑自人世间·诛神魔。

两个剑,有着不一样的力量。

叶天施展第一剑唤醒那些堕落生灵的曾经的真我,第二剑留在了九天十地,斩杀那些黑暗神魔。

白无双知晓叶天有第三剑。

叶天道:“这第三剑名为道之巅,剑之始。”

“道之巅,剑之始,”白无双默念一声,随后笑道:“好名字,就让我见识一下,你这道之巅,剑之始。”

白无双身上涌现出无尽的剑意,随后他身化一把神剑,横跨天宇,无尽的剑气演化出一方天地。

“这是我最后一剑,名为剑道明我心,”白无双所化剑传出一道神念,这是他最后一剑,是他领悟出最强一剑。

因为这一剑,白无双即便是堕落黑暗,依旧是有着自我,没有完全的堕落为黑暗生灵,保持着一丝本性。

今日,白无双将要将自己的剑道贯彻到底。

叶天感受到了白无双的决心,手中的剑破碎,朝着白无双走去,每一步蕴含着玄妙的道韵,天地间不断的有着道韵显化,大道显化。

白无双所化的剑被无尽的大道包裹。

“嗡……”

白无双所化剑颤鸣一声,随后无尽的大道破碎,一道可怕的剑洞穿天宇,杀向叶天。

“咔擦。”

突然那把剑破碎,化作了光雨。

叶天闭上眼睛,眼中有着泪水流出,虽然他和白无双没有过多的交流,但彼此之间都将对方当做是朋友、兄弟。

文学

之巅,剑之始。

也叫道之终,剑之始。

当道到了终点,剑就会出现。

在白无双破开了那大道时候,叶天的剑就已经斩出,不破那大道,剑就永不会斩出。

那个道不仅仅是叶天的道,同时也是白无双自己的道,在白无双将自己的道破开,结局就已经注定。

叶天看着眼前无尽的星空,感受到在那星空之中有着一股股慑人的气息波动,显然刚才的大战惊动了那些存在。

“你们也想参合一脚吗?”叶天笑着说道,目光扫视四周一周。

星空十分寂静,没有任何声音。

过了一会,有一道声音传来,道:“你即便是掀翻了棋局,能够救得了一时,但救不了一世。”

“那就不是我该操心的,”叶天说道:“如今我说的算,你们最好老实一点,否则我掀了你们的老巢,将你们一个个拖出来嗮太阳。”

“嗡……”

叶天身体四周虚空波动,随后其身体化作了光雨,消失不见,而在他消失之地有着一把剑悬浮在那里,剑上铭刻着‘诛’字。

星空之中的那些无上巨头看向那把悬浮的剑,他们明白,只要那剑还存在,就没有人可以打那个世界的主意。

“少年血气方刚呀!脾气上来,根本不考虑后果,”有无上巨头感慨说道,普通强者可无法做出这种事情。

“要是考虑后果,就不是他了。”

“对于我等而言,即便是十几个纪元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星空之中那些巨头陷入了沉寂,他们有着足够的时间等待。

九天十地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场波及整个天地的灾难毁灭了无尽的天地,无数生灵、道统灰飞烟灭。

有恐怖的存在祸乱天地。

毁灭之后是新生。

因为雷劫的出现,无数老牌强者陨落在雷劫下,一个个大教老祖在雷劫中灰飞烟灭,那些幸存下来的都躲在秘境中不敢出来。

如今的九天十地是年轻人的时代,是天骄的时代。

新成长起来的天骄,他们渡过雷劫,不惧雷劫,反而是在雷劫之中不断的成长,不断的强大自身。

年轻天骄争霸,征战九天十地,一个个新的道统诞生,新的势力开始不断的分割九天十地的资源。

三千州。

虽然大劫降临毁灭了不少州,但还是很多州没有被遭劫,如今因为雷劫悬空,那些大教不敢轻易的开门,都是直接封闭山门,等待教中年轻强者成长起来,他们有着足够的资源快速的培养出强者。

在三千州众多新诞生的势力中,以黑皇神庭最为活跃,也是最为强大,有着要一统三千州的趋势。

黑皇神庭虽然强大,但老牌大教不会坐视其成长起来,许多大教组建联盟,抵挡黑皇神庭,其中最为强大的联盟名为仙盟。

仙盟是仙殿号召一些和石昊有着仇怨大势力组建的联盟。

仙盟的出现不仅仅是为了抵挡黑皇神庭的崛起,同时也是为了扼杀石昊。

石昊的天赋很可怕,让无数势力胆寒,尤其是那些和石昊结仇的势力,他们害怕石昊崛起。

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第三章

苍穹之门亮起了璀璨的光芒。

所有人跪倒在地,都只呼喊着一个名字——

“恭迎永夜圣皇回归——!”

“恭迎永夜圣皇回归——!!”

“恭迎永夜圣皇回归——!!!”

……

楚末离猛地闭上眼,竟感觉自己眼底一片湿热。

他抬手轻轻碰触了一下,睁眼看着指尖的晶莹,有些疑惑自己竟然哭了。

原来,他也会有绝处逢生,喜极而泣的一天吗?

“永夜圣皇……回归?”

小天傻乎乎地喃喃道:“为什么我听到那些钟声里有人在说,恭迎永夜圣皇回归?可是,永夜圣皇不是已经死了无数年了吗?怎么可能回归?”

楚末离没有回答。

因为小天话音刚落,几人的面前就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小天看清了来人,惊呼道:“这不是初代宿主的伴侣吗?他没死啊?”

小光伸手一把捂住了小天的大嘴巴,惊疑不定地瞥了面前的俊美男人一眼,又连忙惊恐地收回目光。

帝溟玦很少进入天光墟,所以小天、小光和小墟没有见过这位极域帝君几次真容。

可印象中,很强大,却远远不像此刻这般……这般可怕,让人连直视都不敢。

楚末离躬身道:“参见永夜圣皇。”

嘶——!!!

小天、小光和小墟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谁是永夜圣皇?

他们看向帝溟玦,又飞快地收回视线,眼中满是惊恐。

帝溟玦淡淡道:“还是叫我墨导师吧。逍遥门只许入赘不是吗?”

楚末离:“咳咳咳……”

他难得被呛到了,“墨导师,你是与永夜圣皇的基因彻底融合了?你的意识竟然没有被永夜圣皇所吞没?”

帝溟玦轻笑了一声,声音冷淡道:“残魂罢了。”

残……残魂罢了?

那可是曾经主宰两个世界的永夜圣皇的残魂啊!

因为他的死亡,整个主世界天道规则彻底崩塌。

主世界所有的主宰加在一起,都不一定能望其项背。

墨导师居然说……残魂罢了?

楚末离好半晌才平复了情绪,只见帝溟玦已经走到七煌和洛云潇身前。

他抬手按在七煌头顶。

下一刻,蓝色的冰晶从他指尖蔓延,瞬间覆盖了两人全身。

就连那金红色的火焰也被冻结在这蓝色冰晶中。

帝溟玦这才收回手,看向了虚空中的某处,眉头紧紧皱起来。

楚末离道:“墨导师,你要去接小师妹?”

帝溟玦冷着脸没有说话。

但手中的【九幽鸿蒙衍】已经轻轻挥出,霎时间,虚空裂开了一道门,里面是滚滚流淌的时光长河。

楚末离已经能猜到帝溟玦的心思。

别看他此刻神情平静,心中大概已经气疯了。

因为慕颜没有等他、相信他,而是选择牺牲自己的性命去救别的男人。

楚末离觉得自己似乎应该为小师妹点根蜡。

但想了想,又深觉这样事不关己似乎不够厚道。

他斟酌了一下,才漫不经心道:“小师妹活了两世,最艰难的时候都只能靠自己熬过去,所以才养成了万事不依赖别人,自己一力扛下来的性子。墨导师,你说是不是?”

帝溟玦一怔,眼中的怒色逐渐被心疼和愧疚取代。

他最后冷冷看了一眼被冰冻的七煌和洛云潇,这才走入时光长河中。

算了,自己的妻子再任性又能怎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