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白洁41一80章、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教师白洁41一80章 第一章

御史今日来之前就信心满满,他甚至还去杨德利那里挑衅了一番。当然,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并未说自己今日入宫仗弹的内容。

他想过了贾平安的应对方法,想了许多种。

可特娘的万万没想到竟然是……

——陛下,臣长得太帅了,那王悦荣一见臣就被迷住了,随即就给臣通风报信。

他想质疑。

可看看贾平安的脸。

英俊的让他自惭形秽。

李治的眼皮子在跳。

从未有臣子这般自吹自擂,说自己英俊的让对手的女管事为之倾心,随后做了他的内应。

“王悦荣此举对臣有恩,臣若是坐视她为奴,臣……”

贾平安黯然,“于是臣就在抄家的那一日去把她要了来,安置在城外的庄上。陛下,臣若是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灭口更好!”

御史心中一急,“陛下,柴令武谋逆,贾平安此举隐含深意,臣以为当严查!”

贾平安怒了,“她就在庄子上,从进了庄子到如今,她从未踏出庄子一步,这是哪门子的深意?她有何才干,值当我把她丢在城外?”

御史冷笑。

贾平安想竖个中指,但这里人太多。

李治淡淡的道:“贾平安退下。”

“陛下!”

我特么冤枉啊!

但这事儿也怪他自己,本以为把王悦荣丢在城外庄子上就万事大吉了,可却被人翻了出来。

谁在阴我?

贾平安看了长孙无忌一眼。

长孙无忌依旧平静。

李义府呢?

春风一笑。

看不出。

贾平安告退。

但好消息是皇帝并未定罪,否则就该让他待岗在家等候处置。

贾平安急匆匆的回到了百骑,叫了包东来,“去我家中,让人去城外的庄子上查最近可有人去过。”

这事儿绝壁是有人在背后给了他一刀子。

谁有嫌疑?

他仔细想了想。

大唐的庄子和坊市差不多,陌生人出入都会被关注。那些人若是想查清王悦荣的事儿,定然会留下痕迹。

“包东!”

贾平安叫住了包东,“不必去了。”

此刻派人去,不管说了什么话,都会被视为对口供。

他仔细思忖着。

这事不对劲啊!

贾平安眯眼,“谁能查清?凭空就能知晓她的底细,难道你还有侦察机?”

他突然笑了起来,就像是春风般的。

……

李治下朝,吩咐道:“让沈丘来。”

他径直去了武媚那里,路上沈丘赶来。

“你去城外贾家的庄子,拿了那个王悦荣问话。”

到了城外贾家的庄子时,王悦荣一脸解脱的道:“从柴家出来之后,奴一直在等着这一刻。”

她随即被带进了宫中。

王悦荣没想到竟然是皇帝亲自问话。

“柴令武留下了什么?”

王悦荣苦笑,“陛下,奴早就被柴令武撇在了一边。”

“为何?”李治看着她,神色冷漠。

王玉荣欲言又止,“一次……就是在终南山时,奴发热说胡话,说……”,她的脸红了,“奴说喜欢武阳侯。”

李治的眉皱了起来,看了沈丘一眼。

沈丘说道:“陛下,先前武阳侯并未派人去城外。”

这算是聪明人!

“你原先在柴令武那里做什么?”

皇帝哪怕是到了今日依旧在忌惮柴令武等人……王悦荣说道:“奴原先在府中做事,开始被派去高阳公主那边……劝说蛊惑公主对陛下不满。”

李治的眸色冰冷。

“带出去。”

李治起身,“去高阳府上。”

皇帝许久未曾出宫了,百骑和千牛卫一阵忙乱。

贾平安带队在皇宫外等候。

李治被千牛卫们簇拥着出来,看了贾平安一眼。

……

“公主!”

“何事?”

高阳正在挥墨作画,侍女进来,“陛下来了。”

“他来这里作甚?”

高阳丢下笔迎了出去。

“皇帝怎么来了?”

李治笑道:“今日事少,朕想着出来转转。”

二人进去,李治问道:“可还记得当年的柴令武和巴陵?”

“记得。”

高阳怎么不记得。

若非小贾,那一次她就过不去了。

李治微笑,“当时记得柴令武在蛊惑你……”

他看了高阳一眼。

“是巴陵干的。”提及这个高阳就怒不可遏,“经常和我说什么……为何爵位不在这边,皇帝不公什么的。”

李治眸色微动,“柴令武可蛊惑过你?”

“他和我没说过几次话。”高阳觉得皇帝傻了,“就弄了个王悦荣,不时来劝说蛊惑一番……”

李治的目光深沉。

高阳突然笑了,“那个王悦荣说的干巴巴的,听着就没兴趣。”

皇帝眼中的深沉渐渐散去。

“那个王悦荣如何?”

这个姐姐一直都是个没脑子的,至少在面对他的时候如此。

“那是个蠢笨的!”高阳笑了起来,一脸不屑,“还敢觊觎小贾,也不看看自己的脸!”

晚些皇帝出去。

“让贾平安来。”

贾平安被叫到了皇帝的身边。

“当年为何护着高阳?”

呃!

这个事儿太久了吧?

贾平安想了想,“当时臣去了公主那边查事,公主怒了,抽了臣一鞭子……”

“那不该恼火吗?”李治问的云淡风轻。

“那时候臣是很恼火。”那时候的贾平安觉得高阳活该倒霉,“可回过头公主却赏赐了臣黄金。臣那时候才知晓,原来公主就是一个……直来直去,性子爽利的女子。”

“后来公主也曾帮过臣,臣这人万般坏处,但有一点,别人帮过臣,那么就该记住。”

李治没有再说话。

回到皇城,杜贺来求见。

“郎君,王悦荣被带走了。”

杜贺一脸担忧。

“无需担心。”贾平安说道:“此事应当无大碍。”

柴令武的事儿过去了许久,今日被人翻出来,李治的反应附和一个帝王的身份。

李治先是令他自辩,随即令人拿了王悦荣,这是要问话。

若是问出了事儿,或是猜忌心发作,那么贾平安此刻大概已经身处大牢里了。

而后皇帝来了高阳家,也仅仅是坐了十分钟不到就离去。

这是来问话的!

问什么?

当然是当年高阳所知关于柴令武的事儿。

羔羊的回答一定是让李治颇为满意,所以才会有了最后的问话。

但他还需要做些什么。

弹劾的消息已经传出来了。

“你竟然收了那个女人?”

明静一脸不敢置信。

“男人……”

呵!

贾平安皱眉,“又有钱了?”

“穷。”明静忧郁的道:“最近穷的狠了。”

“给你出个主意。”贾平安一本正经的道:“你以前买的那些东西既然用不上了,那就折价卖掉,如此岂不是又有钱买东西了?”

是啊!

明静不禁心动。

“如此你今日买,明日卖……”

就是个棒槌!

贾平安想到了后世的闲鱼。

贾平安去寻老许。

“许公,原先柴令武一家子都弄哪去了?”

许敬宗很忙,一边看文书一边说道:“男的流放,女的为奴。”

“那些仆役的去处可有记录?”贾平安凑过去看了一眼,是国子监的文书,说是最近日子难过,请增加拨款。

“你寻廖全去问问,就说是老夫让你去的。”

老许很够意思,贾平安就指点了一下,“许公,这是在哭穷。”

“是啊!”老许放下文书,“这才年初呢!不过陛下这几年对国子监诸学都有些冷淡,肖博这是想借着要钱来让陛下关注?”

老许多年的政坛奸臣果真不是白给的。

但贾平安却发现此事有些问题。

“许公,看看他这个……修缮校舍……”贾平安觉得很好笑,“国子监的校舍据我所知还算是不错,这个名头……弄不好就是变相给那些助教发钱。”

“嗯?”

许敬宗抬头,“不能吧?”

你高估了那些人的节操!

教师白洁41一80章 第二章

完全是处于好奇,林逸飞走过去仔细的瞧了瞧,这一瞧不要紧,还真瞧出问题来了:原来,在那些木板的底下,还有四个小轮子!说是轮子,其实也就是四个金属的小轴承,有了它们,那些看似简单的木板便成了小拖车。

林逸飞对这一发现惊喜不已,刚巧一个小学徒从身边经过,他一把拉住了他:“哎?这东西有点儿意思,原来店里没有这玩意儿啊,谁做得?”

小学徒很自豪的回答道:“回东家,这是俺师父做得!俺们都觉得这东西绝了,运起货来又省力又省时间!”

林逸飞笑了:“你师父?你师父是谁?”

“丁大柜啊!”小学徒回答道:“俺师父是丁大柜,丁茂顺!”

原来是丁茂顺那家伙!还真别说,那家伙的脑子是很灵!林逸飞蹲在那里,看着那些小拖车笑了起来,可是笑着笑着,他的眼珠子转了起来:小拖车?他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对不远处的那个小学徒招呼道:“小子!让你师父马上到我屋去一趟,现在!”

丁茂顺急火火地来到了林逸飞办公室的门前,他没敢贸然进门,在门前他推开了房门,试探着问道:“东家,您找我?”

林逸飞笑着招了招手,丁茂顺走进了房间,顺手关上了房门。林逸飞问道:“茂顺,后院里的那些小拖车是你做的?”

“哦!”丁茂顺笑着应道:“我当是什么事儿呢,是我!看他们来回搬草药挺费劲,就给他们做了几个,听几个徒弟说用起来还挺顺手。”

林逸飞思忖了一下,又问道:“如果我还想要几个,能做得出来吗?”

“那没问题!”丁茂顺很痛快的答应着:“东家,您要几个,啥时候用?我赶着给您做出来!”

林逸飞有些纳闷的问道:“那东西看起来也挺简单,下面那些小铁轮子你是从哪儿弄到的?”

“咱家就有啊!”丁茂顺回答道:“那都是咱自己

文学

家的东西!”

“什么?”林逸飞有些懵圈儿了:“咱家什么时候有那种东西?”

丁茂顺笑着说出了那些小铁轮子的来历:去年冬天,林逸飞家的纺织厂和织布厂被一把大火烧了个干净!机器设备更是被烧得全部报废!看看那些机器根本没有了修复的可能,日本人也不要了,于是曲先生便带着一些伙计去了工厂,打算将那些报废的设备当废品处理掉。

丁茂顺虽然当时已经抽上了大烟,可是这家伙是天生的机灵,脑子当时还没有完全被抽糊涂,他见那些设备上有一些轴承,虽然经历了一场大火,但是用布一蹭依旧铮光瓦亮,当时他就觉得那东西挺好玩儿,于是就让几个徒弟动手拆几个下来,预备着以后也许会有个啥用处。

本来丁茂顺就打算留几个,谁知道那几个徒弟倒也听话,将那些设备上的小轴承全给拆下来了,一台织布机上就有十几个转轴,每个转轴的两端就是俩轴承……到最后竟拆下来一大堆。既然已经拆下来,丁茂顺索性让他们都带回了药堂,就放在后院的一间小屋里。

丁茂顺腼腆的笑着:“当时就觉得好玩儿,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啦!”

林逸飞的心中一阵狂喜:“太好了茂顺!这回你可帮上我的大忙了!”接着,他压低声音说道:“茂顺,我想让你帮我再做几个小拖车,但是,这件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听明白了吗?”

教师白洁41一80章 第三章

一队车辆在新修的柏油车道上快速驶过。

跟着皇帝胡震前来的还有李鸿章、张之洞、张算等民政官员。

虽然大咖成群,按照胡震一贯的风格,却只安排几辆中小型客车前来,外人从这支车队外表看,还以为只是坐着一群老头子去商务考察的车队。

车队里是外松内紧,前面三辆和最后三辆中型商务车都是蒙着黑色的窗帘布,里面满载着荷枪实弹的警卫,正用警惕的目光,从窗帘缝隙里向外注视着路边的一切。

车队中间一辆中型商务客车窗帘半开着,窗边坐着警卫人员,中间簇拥着胡震等人。

胡震看向窗外默默无语,心里却狠狠地腹诽着:

做什么狗屁皇帝啊!伟人啊!圣人啊!都只是特么的给人带上不自由枷锁的劳么子!想当年,老子自己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狂飙是多么惬意,现在尼玛的坐这种老掉牙的老爷车……

但车上其他人,却是莫名兴奋,他们多是第一次和皇帝坐这种商务车出巡。

“这大轿子……车,不……”张之洞老爷子还是习惯性地说错了,但才思敏捷的他立即更正过来“……这商务车客车,还真的不错,比马匹狂奔还要快,却比轿子坐得还舒服啊!”

“怎么样?香涛公要不要

文学

赋诗一首?”坐在旁边的李鸿章知道新派皇帝胡震不介意臣子在旁边闲聊的,便打趣地说了一句。

“车轮子跑得太快了,老夫脑子跟不上喽!”

“这也确实是,这车辆和火车的速度一样都太快了,完全可以实现昼夜千里,那天上飞的飞行机器更是不得了,几乎是瞬息千里,如果老夫觉得帝国不是大了,而是变得越来越小了!在多年前,做梦都想不到会有如此一天啊!”

“是啊,正如首相大人说过的那样,此是华夏三千年前所未有之变局!”车上同坐着的还有好几个老头子,听了这不胜感叹的话,也纷纷附和。

胡震听了老臣子们的话,摇摇头说:“这速度还不够快!”

“啊?”老头子们对于皇帝陛下的不满,眼里露出惊疑的神色。

“现在朕和大家坐的车辆,速度也只不过四五十公里的时速,还慢得很,而全国的火车速度平均时速不超过三十八公里,更是蜗牛爬一样慢,这远远不够!”胡震也懒得看大家的神色,目光投向车外,继续说道:

“日后要在全国建设高速公路,让汽车时速达到一百公里以上,火车更要不断地提速提速,让时速达到一百五十公里以上……”

“这如何办得到?现在欧洲和米国都做不到呢?”有人忍不住问了一句。

胡震听了顿时觉得恼火:“欧洲和米国做不到,华夏帝国就做不到了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