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4)  物业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自洁第十九章 第一章

“喂?你躲在这儿干嘛,你是哪个部队的!”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杨可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穿着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出声便是呵斥。

由于此刻战乱,混乱不堪同志什么,那些优雅的词汇没有这个必要。

“你们为什么现在才来?为什么现在才来?啊!!!为什么现在才到回来啊!!!!

问你们话呢?你们回答我呀!回话呀!

难道我们走丢了你们都不知道吗?为什么?为什么?

他们都死了,黄队他们都死了,都死了!一切都结束了,就在我的眼前!”杨可向前愤怒一把抓着眼前的男子。

男子有些迷惑,不过看杨可的神态便可以得出想必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才会让他这样!

“……”与杨可穿着同样服装的男子并没有说话,就这样默默地看着。

男子他是同一类人,也是过来的,或许正因为如此才会从废墟中发现杨可!

“你说话呀!你说话呀!啊!!?”杨可不依不饶的。“怎么?难道是因为愧疚,不敢说话啦?那你们还真的那么做!”

杨可记得黄队曾说过,队伍里下达的命令,不允许擅自离队。

擅自营救那些平民幸存者,如若违反了纪律,即便到时候归队也会受到相应的处罚。

不仅仅如此,黄队还曾提到过不准营救平民百姓都算勉强可以理解,强行解释解释,众人还是能接受。

但是接下来的话,简直让众人无法接受,都曾怀疑是否是自己听错了。

不准私自离队,私自营救,如果队伍里有哪只小部队受困了,受阻了,也不许帮忙!

简单来说,队伍里出现了掉队,甚至是敌袭,被困是不会去救的!

是不允许去救,一路上只许前进,不许后退和停留!

杨可也听过,但他误以为这只不过是吓唬,或者是玩笑,谎言,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弄出来的谣言罢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好像这一切都是真的!

杨可把所有的事件都归功于了没有救援队,做出这么残酷残忍决策的李滨!

再后来杨可才知道,找到他的部队并不是原先的大部队,找到他的不过是其他的队伍!

原先的大部队正如那“谣言”一般,没有回来营救!

“救我的人是自己人,但也不是自己人!”

随后的事情,杨可就跟随他们一起前往了学校,路途中也讲述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大家都表示了同情,且愤怒。

同样的,对于那发号施令的是李滨感到了厌恶!

♢………………

瘫软在地上的杨可颤抖着回忆着整件事情的发生,直到最终。

“是我?真的是我嘛?

不!不是的!

不可能是我,你休想骗我!李滨!!!!”杨可抬起头来,目光狠辣的盯着那远离的李滨身影。

“即便你说再多的真理,你有罪!你也是!是你!是你!一切都是你!等着吧!等着吧!罪恶终会降临的!”杨可阴沉着脸,狠辣的眼睛都快要刺穿李滨身体了!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一个人,那么李滨或许现在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李滨并没有去理会杨可的眼神,或许根本就没有在意过!

杨可此刻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发泄着自己的无能罢了!

看着事件就平息了下来,各自收拾东西就要起航,突然接到枪声响起。

随着枪声放眼望去,原来是刚才的混乱引来了学校里面的“原班人马”。

士兵们没有任何的犹豫,对于他们来说已经麻木了。不是那些怪物死,就是他们死!

自洁第十九章 第二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

自洁第十九章:宝贝撞你舒服吗 宝贝

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自洁第十九章 第三章

安朝三百二十七年,西南大旱,伴有蝗灾。

国政拨款被层层盘剥,救灾粮食还未抵达目的地便已经全都是袋袋浮米,底层全都是木糠和砂石。

一时间,饥荒遍地,西南三州犹如地狱,众灾民人人易子而食,啃食树皮,生吞泥土。

一个守备森严的村镇,一群走投无路的饥民。饿红的双眼,让双方都像是从饿鬼道中爬出的恶鬼。

双方都没有过错,可如今都要为了生存而互相厮杀。

饥民数量过多,墙垒三日而破,村镇上下被杀戮一空,连粮食带尸体都被吃得一干二净。

唯有镇内柳家幼子柳秀,得蒙柳家故交,一位天极四象门长老相助,得以从饥民的围攻中幸存。

“王伯,这世间总是如此苦难吗?还是说仅仅是现在如此?”

瘦弱不堪的幼童站在片草不生的山丘上,他眺望一望无尽的干枯大地,以及如乌云般飞掠而过的蝗群,柳秀茫然的询问苦笑的修行者,他无法理解这一切发生的缘由,为何风调雨顺的西南三州会突然数百日不降寸雨,为何大旱之后又紧跟蝗灾。

“天地轮转。阴晴雨雾。这大旱灾情,非我等凡人能够操控说来可笑,你王伯我修行玄武控水诀,本以为能在这旱灾中有所作为,可事到如今才发现,既然天地不予,你又怎能求取?一丝水汽都没有,什么道法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啊。”

“人力有穷,人力有穷。”

长叹一口气,依然是凡人的修行者仰视仍然千里无云的天空,眺望遍地尸骸枯骨,他哀叹着,喃喃道:“故老相传,近千年前,天地中仍有仙神存在,能呼风唤雨,移山倒海……如今若还有仙人存在,想必就能改天换地,终结这苦难吧。”

“是吗……天地不予……”

柳姓的幼童轻轻重复道,他的双眼中,透露出和他年龄不符的聪慧和决心。

“既然如此。那我,一定要成为仙人。”

天极四象门,玄武坛法主王首道,携柳家幼童柳秀归入门中,经过测灵摸骨,确认其身负‘天生道体’,乃千年不遇之才,故而被收入门主旗下,赐道号‘钟灵’,受悉心栽培。

八年后,柳秀柳钟灵,时年十七,修至后天巅峰,大宗师之境,得传天极四象门核心秘法,‘天雷麒麟法’。

三年后,弱冠之年。

柳钟灵成为天极四象门第三十七代掌门人,各法主长老皆心悦诚服,认为他已超越先贤,如若不是绝地天通,或许真的可以飞升成仙。

二年后,二十二岁。

柳钟灵剑挑六合,无敌于天下,天极四象门压服神州其余七大道门,成为道门魁首。

五年后,二十七岁。

柳钟灵深感门中五大根本传承法落后于时代,主持修法,再造传承,突破性的创造出复合性道法,以及种种道法的全新应用。

自修法结束那一天起,天极四象门便将他的画像挂在祖师一侧,所有新入的弟子,除却拜祖师外,还需拜他。

这便是天极四象门门主,道门魁首柳钟灵修成后天巅峰后的,第一个十年。

但柳钟灵对于这些虚名毫不在意,半点也不感兴趣。无论是天下无敌,还是道门魁首,亦或是弟子的跪拜,三不朽之立言的修法……这些,对于修行者而言,都是泡沫。

他还是不能成为仙人。

“不行,如若想要突破后天巅峰,进入典籍中的‘先天境界’,我就必须将全身上下用灵气贯通,从内到外都修的无一瑕疵……内修我已抵达巅峰,可是外修,却需要天地间的元气辅助,令我之心神可以贯穿天地,感天地之灵而成长。”

“但是天地元气的浓度远远不足以支持我感悟天地之灵,壮大自我的心神魂魄……天路已绝,这条道,断了。”

风度翩翩的道人枯坐在掌门大殿中,天下无敌的柳钟灵已经不再出手,可是已经无人敢于与他为敌。现在,他真正的敌人并非是任何有形有质的存在,而是这天地和时间本身。

“我已经抵达此世的上限,虽然我能感知到,我的极限远不止如此,可是环境不允许。”

经过无数次的尝试,柳钟灵最终确定,这世间近乎所有的传承都已经断绝了前路,不可能修成先天。

除非……他自己再创一套传承。再创一套可以壮大魂魄,统御天地之力的道法。

但这实在是太难了,需要耗费的时间,可能需要用到柳钟灵自己接下来的一生。不能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怀着这样的想法,柳钟灵再次前往神州各地,收集各大门派的典籍,从上古洪荒之时的神话传说,一直统计到如今。

他终于计算出来,灵气的兴起和衰弱,是有着起伏规律的,而如今这个时代,灵气的浓度其实是在不断上升的,而这个上升的幅度,约莫在九十二年到一百一十四年这个区间内,抵达巅峰。

到了那时,哪怕是没有创出新法,他也可以以天地蕴灵,成就超凡。

“至少九十年,甚至一百多年后……”已经三十岁的柳钟灵,站立在满是石碑的山间,能看见,以其为中心的岩石大地都被人用真气抹平,而上面铭刻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字符,似乎是用于推演计算一些极其复杂的东西:“枯荣交替,生死转换,千年的衰竭抵达极限,所以到了那时,天地将会迎来一次大兴。”

抚摸着自己的长须,道人疑惑地低声自问:“可我能活这么长时间吗?”

然后,柳钟灵笑道:“我当然可以。”

修行者的寿命,就是一口真气的轮转。常人时常开玩笑说,只要保持呼吸,人就不会死,但这种玩笑,对于道人而言,便是现实。

只要一个大周天的灵力运转不停息,修行者是不会老死的。

确定了这一点后,柳钟灵再一次有了目标和希望。

在他成为天极四象门掌门人的第二个十年里,他研习其他门派的道术,还学会了炼丹,也与其他想要争夺道门魁首,天地第一门之位的其他门派斗法,为神州百姓击退外道的邪魔妖人,甚至数次陷入险境,受了重伤。

虽然柳钟灵的修为天下第一,可是世间的上限也就不过是后天巅峰罢了,大家都是后天巅峰的大宗师,几个人围殴一个,还是偷袭,哪怕是柳钟灵也要退避。

接受治疗时,淡然如他,偶尔也会心生不忿:“可恨,这些人不过是一味照走前人老路的庸才,就是凭借时间积累修为,抵达了和我一样的境界……倘若再多几个人偷袭,哪怕是我,说不定也会死。”

“可倘若我能成就先天……”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三十年,柳钟灵四十七岁。

因深感时间不足,他培养出了天极四象门下一代的门主种子,更新了天雷麒麟法。但因西北出现后天巅峰的妖兽雷雕风虎,携裹兽军突袭城镇,柳钟灵还是义无反顾的率队前往西北,剑斩妖虎,掌毙雷雕,还太平于民。

同样受伤的弟子细心涂抹药膏,为他治愈伤口,柳钟灵笑着安慰对方:“没事,雷法本就是越用越熟,这一次战斗,令你师父我深有体悟,新法又有了一些灵感。”

“待我开创新法,成就先天吗,你我师徒二人便可更加方便的帮助万民……哎哟,你这个逆徒,手轻一点!”

“行了行了,守心你过来,我为你疗伤,顺便示范一下,涂药需要怎样的力度。”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五十年,柳钟灵六十七岁。

感觉到自己的肉体开始衰老的他,传位给自己的弟子,成为太上长老休养身体。

到了这个时候,柳钟灵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的誓言与决心,他仍然尝试帮助其他人,并创造了一种专门灭杀蝗虫和蝗虫卵的雷法道术,灭杀了一地的蝗灾。

凭此,他甚至得到了安朝当代皇帝的真人册封,神州各地都有了生祠。

虽然还不能完善新法,成就先天,但听到这个消息,颇有些郁闷的柳钟灵还是振奋了一段时间。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338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