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逝梦,涨精装满肚子

浮华逝梦 第一章

迟点替换迟点替换

家里几个孩子虽然都遗传了杨氏的白皮肤和大眼睛,但是大姐就是长的格外好看,笑起来更是有一种别样的感染力,林雁那时还不怎么会分辨人的相貌好坏,但是就是格外喜欢看着大姐笑着哄她的样子。

可自从娘和爹接连病倒后,大姐就忙的团团转,整个人都变得憔悴和消瘦,整日里撑着脸,虽然依旧是好看的,但是没有了那种生机勃勃的神采了。

后来爹去世了,大哥也出事了,扛起家里重担的大姐也日渐沉默,林雁再也没有见她露出过笑脸,后来日子越过越艰难,一家人都变得又黄又瘦,大姐常常往山上跑,为了避免麻烦,索性将自己晒的漆黑,再也看不出来曾经的秀丽。

杨氏见此,也曾背对着林宛叹气,她知道这是大女儿有心结,当初林文清刚走的时候,林宛往县城里跑田契的事情。

遇上过几次和林文清有过口角的人,有些混账说了些不干不净的话,要不是林文清以前得兄弟在附近看到,林宛少不了要受些委屈。

当时林宛回家后什么也没说,只是每次在有太阳得时候,都站在院子里晒着,杨氏一开始也没注意大女儿的异常,还是后来那个撞见林宛受委屈的人上门看杨氏,闲谈中才提起。

杨氏心疼坏了,只能自我安慰,暂时这样也好,毕竟他们家现在这个情况,大女儿容貌出众也不一定是好事。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杨氏心里总是遗憾的,这次林宛被顾氏弄伤,在家养了好多天的伤,没怎么被日头晒到,往山上跑得时候,害怕被栗子弄伤,也会带上一个斗笠,再加上这些天吃好睡好和灵泉水的滋养,也开始逐渐恢复了几分容色。

杨氏见大女儿不再执着遮盖自己的容貌,

莫名的也跟着笑了起来

林宛冲林雁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她的眼中像是闪着熠熠星光,神采飞扬,看得出来是十分的高兴。

林雁一时被晃得有些眼花,恍惚想起了大姐以前的样子。

大姐从小就长的漂亮,家里几个孩子虽然都遗传了杨氏的白皮肤和大眼睛,但是大姐就是长的格外好看,笑起来更是有一种别样的感染力,林雁那时还不怎么会分辨人的相貌好坏,但是就是格外喜欢看着大姐笑着哄她的样子。

可自从娘和爹接连病倒后,大姐就忙的团团转,整个人都变得憔悴和消瘦,整日里撑着脸,虽然依旧是好看的,但是没有了那种生机勃勃的神采了。

后来爹去世了,大哥也出事了,扛起家里重担的大姐也日渐沉默,林雁再也没有见她露出过笑脸,后来日子越过越艰难,一家人都变得又黄又瘦,大姐常常往山上跑,为了避免麻烦,索性将自己晒的漆黑,再也看不出来曾经的秀丽。

杨氏见此,也曾背对着林宛叹气,她知道这是大女儿有心结,当初林文清刚走的时候,林宛往县城里跑田契的事情。

遇上过几次和林文清有过口角的人,有些混账说了些不干不净的话,要不是林文清以前得兄弟在附近看到,林宛少不了要受些委屈。

浮华逝梦 第二章

不说沐明月因为君雾的一句朋友当场失了眼睛里的高光,就是沈辞都忍不住张大了嘴。

这可真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人家一心拿他当白月光,白月光心中却只有战友情。

真·凭实力单身的总司大人。

沐明月当天失魂落魄地回去了,君雾困扰了一阵之后就将这事抛到脑后了。

总司大人很忙。

那五年打天下的时候,他自也组建了属于自己的势力,凭势力收服了不少人,建立王朝之后也在为他所用。

总司大人一心想着怎么让百姓吃饱饭,也根本没想过风花雪月的事。

除了军队以外,他操心最多的就是民生,不过沐明月似是还不死心,将两个孩子送来云宫让他养,想着能勾起一些他的温情。

君雾只当是任务,教得倒也尽心尽力,却是一个标准的严父,虽说对从自己腹中而出的孩子有那么些感情,但对孩子的母亲…

依旧是朋友。

父女父子三人相处得还算融洽,沐明月又在不久后来找了君雾。

还带来了一个消息。

“阿雾,朝臣上书,让我选秀。”

君雾愣了一下。

沐明月觉得应该能激起些他的反应吧,心中一热,很是认真地询问着他的意见。

“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沐明月心中大喜,果然阿雾还是爱我的!

君雾话锋一转,“不过…如果你一定想要的话,随你吧。”

沐明月火热的心转头就如同浸在了冰水里一般,凉透了。

“阿雾你真这么想?”

君雾一开始只是以现代人的思维来思考,法律规定的一夫一妻在他脑海里根深蒂固。

但他后来转念一想,这个落后的时代,想要一

文学

下子推行这个制度太困难了。

而且沐明月名义上的正夫是他,他却给不了沐明月想要的爱情。

因为他是凤君,休书与和离都不现实,沐明月又风华正茂,他不应该耽误了她。

更何况朝臣上书的压力,也属实不小,沐明月若真的想要选秀的话,他…也阻止不了。

所以就淡淡地道了一句随意。

他其实是想要沐明月以身作则,首先建立一妻一夫制度的。

但朝臣中大多三夫四侍不说,他自己又觉得没资格占有着沐明月身边唯一的一个位置。

他又不爱她,凤君之位不过是为了女儿身份正统。

沐明月怀着试探的目的而来,由兴奋到失望,不过在一盏茶之间,后落寞离去。

君雾看着她的背影,满是政令的清晰脑中却突然有了一丝混乱。

他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大肆选秀的消息没多久传到了云宫之中,君雾听了之后眉头微皱,沐明

文学

月将这事交给了太后,也就没经君雾的手。

君雾觉得他不该助长沐明月这种全天下男人都是她的,可以任由她挑选的思想。

但他却又找不到立场去阻止。

算了吧,她爱选就选吧,还是让百姓吃饱饭更重要。

新朝的三宫六院一下子充实了起来,沐明月不过而立之年,身强体壮,不到两年,后宫便又诞下了三位皇嗣。

太后欢喜的跟个什么似的,就是可惜他的妻主在三年前的战场上便战陨了,没能享受到如今这般整个天下都是姓沐,且又儿孙满堂的日子。

对于君雾,太后也不想说什么了,见过了几次他在战场上厮杀的模样,他也不敢再像当初那样拿捏这个女婿了。

君雾和太后都当对方不存在一样。

后宫君卿得宠,难免有些膨胀的作死到君雾面前,但君雾表面上看起来不得宠,居住都在宫外,但人家好歹是白月光。

沐明月当即处置了放肆的君卿,还前来云宫探望了一番君雾。

那是她自上次说朝臣上书选秀之后第一次来。

浮华逝梦 第三章

宫中,太妃所。

魏皇后看着眼前的几个箱笼点了点头,内侍立即将箱笼合上送去宫外的静安寺,宓太妃的棺椁停放在静安寺,等待送往妃子陵安葬。

“当年惠王的灵柩也停放在静安寺,这算是全了她的慈母之心,”太后让人扶着走进大殿中,“这段时间辛苦皇后了。”

魏皇后向太后行礼。

太后伸手立即将魏皇后扶起来:“你看看你,比前些日子又消瘦不少,不过这手倒不是很冷了,气色也好多了。”

魏皇后道:“让母后惦念了。”

这声母后让太后心中一阵温暖,还记得有一年,她身子不舒服,还是鲁王妃的魏氏进宫侍疾,她病得迷迷糊糊,那时候魏氏就在旁边唤她母后,一边唤她一边喂她吃药。

后来她病好了,与魏氏就亲近许多,没有人的时候魏氏也不再改口,私底下一直这样称呼她。

太后抬起头看着这冷清的大殿,但凡宓太妃喜欢的东西,大多都被收起来将来随葬在妃子陵,那些带不走的也就扔在了库中,这里也就被空出来。

“先皇在的时候除了哀家之外,赏赐给宓太妃的物件儿最多,后宫许多人不知有多羡慕宓太妃,现在宓太妃一走,许多东西也就无人问津了,就像角落里那些兰花,这才几日就不死不活了,”太后说到这里长长叹了口气,“人老了,许多事也就看开了,富贵繁华究竟都是一场梦而已。”

魏皇后扶着太后娘娘坐在木塌上。

魏皇后坐下来给太后沏茶:“皇上虽然没有答应将惠王挪去先皇陵园之中,宓太妃安葬的妃子陵却与惠王陵相隔不远,希望宓太妃母子九泉之下能够相聚。”

太后听得这话心中一阵怅然,有时候她何尝不是与宓太妃一样。

“这样做也算是对得起她了,死了的人不用再说了,”太后微沉下眼睛,“皇后在太妃所应该听到了贵妃宫中的动静。”

魏皇后颔首道:“听说贵妃宫中抓到了几个怀王府的眼线,昨天晚上一个侍奉皇上的小黄门投湖自尽了,今日又在德妃宫里查到了宓太妃服用的那种仙药。”

太后捻动着手中的佛珠:“但凡朝堂上有风吹草动,后宫都免不了要跟着乱起来。哀家听说,吏部呈上一本奏折,奏折上列了不少官员,这些人大多都是朝廷科举取士拔擢上来的寒门子弟,自这些官员入仕时起,怀王府和申家借给他们银钱,供他们租府邸养家眷。

礼部侍郎揭发申贵诚,私底下结党营私,还曾将银钱借给他用。申家还利用族学资助不少寒门子弟,如今这些人都在为怀王府做事。”

太后说到这里,长长地叹口气:“从前先皇夸赞申首辅是大周难得的肱股之臣,还说申家子孙聪敏好学,将来必定能为大周出力,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十年,就成了这般模样,真是看得清人,看不透人心。”

太后说完这话,站起身来,将手伸向魏皇后:“这里太冷清了,还是陪哀家去慈宁宫里坐一坐吧。”

魏皇后上前扶住了太后,两个人一路离开了太妃所,正往慈宁宫走去,就听到不远处一阵疾呼声。

“太后娘娘,奴婢冤枉啊,太后娘娘……”

太后停下脚步,不一会儿功夫只见几个宫人七手八脚将一个女官押走。

“怎么回事?”太后开口询问,身边的女官忙过去打听。

不一会儿功夫女官就问了清楚:“是德妃宫中的女官,被贵妃娘娘带去问话。”

“皇后,”太后侧头看向魏皇后,“你瞧瞧,都跑来哀家这里求救了,恐怕过一阵子,哀家这慈宁宫也别想再安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