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小丹的性欢生活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一章

“立刻封锁星光城所有城门,出入城门者一个一个盘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塔萨王子的下落。”

“加派大量人手从星光城向外开始进行地毯式搜索。”

“密切调查城中最近有哪些可疑的人在哪活动,提供线索者赏千金。”

露娜女皇的命令有条不紊的传递下去,整个星光城都开始行动起来。

“需要我们帮忙吗?露娜陛下。”银月淡淡道。

“只要你们能把我的两个女儿都找回来,不管索娜拉愿不愿意,我都会让她和你们强制联姻。”露娜女皇严肃道。

“遵命,陛下。”黑夜和银月的眼中的光芒亮了起来。

黑暗的房间里卡萨尔张开他猩红的眼睛,随后门开了,塔萨王子走了进来,点亮了烛台。

“老师,索娜拉的头发我已经带过来了。”塔萨咧嘴一笑。

卡萨尔张开他树枝般干枯的手掌,接过塔萨王子递过来的金色毛发。卡萨尔将毛发提到自己的眼前,仔仔细细的盯了一会儿,随后伸出猩红的长舌,舔了一下后,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起来。

卡萨尔随后取出桌底下的一个小陶罐,将密封住的盖子打开,散发着绿色荧光的溶液便露了出来,溶液接触到空气后,还冒着咕咚咕咚的泡泡,卡萨尔随手将那一缕金色的长发丢入陶罐之中,瞬间毛发变成了黑灰,一小会后,绿色的荧光溶液变成了淡淡的紫金色。

卡萨尔伸出舌头舔了舔那紫金色的溶液,砸了砸嘴,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用手指蘸着溶液在地上开始画起了古怪的魔法符号。

魔法阵完成后地面上隐隐约约传出了凄厉的鬼哭狼嚎,随后一个白骨构成的黄蜂从法阵中飞了起来。

“这是骷髅蜂,跟着它就能找到索娜拉的位置。”卡萨尔嘿嘿道。

骷髅蜂的骨翅震动发出的尖啸音有些瘆人,像鬼哭似得。

随后卡萨尔拿出一块圆形的玉石牌,蘸着紫金色的溶液在上面再次画了起来,一道魔法阵隐隐渗入玉石牌,他又将玉石牌递给塔萨,“这是梦魇牌,只要让她接触到索娜拉,索娜拉就会陷入沉睡。”

塔萨恭恭敬敬的接过梦魇牌,点头称是。

卡萨尔目光诡异的看了看塔萨,“必要的时候你可以自己捏碎梦魇牌,你会被立马传送到我这,我可不想看到我的爱徒受到什么伤害。”

“请老师放心,我已经联系了戮魔人,有这么好的机会,肯定万无一失。”塔萨自信道。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卡萨尔转过身。

塔萨随着骷髅蜂离开房间后,卡萨尔来到梳妆台前的镜子前,手指微微朝着镜子一点。镜子里慢慢浮现出一间监牢里的景象,监牢里有垂着头披头散发的女子,两个几寸长的铁钉穿过了女子的琵琶骨将她定在了墙上,手腕上拴着铁链,手指都被剪断了几个。

看到女子这幅样子,卡萨尔再次怪笑起来。

女子若有所感,抬了抬头,目光像是穿过了监牢的墙壁,直接看到了卡萨尔般,笑着道,“之前就听说玛雅帝国的行刑长巴德残酷好虐,尤其嗜虐那些犯了错误的女仆,体会了这一番销魂滋味后才发现果然名不虚传。”女子的声音干哑异常,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脸上还被烙铁烫的坑坑洼洼,原本洁白如玉的脸颊此时看起来就像是癞蛤蟆的皮。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二章

“我接到天修王贴身天使瑜的传音,王要回来了,要返回星云。”

这位天使淡淡道,“你们等会准备迎接。

“是!”

守卫天使们眼神一震,立刻恭声回答道,“王已经离开天使星云有些时日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要是再不会来,天基王说不定会重出天使星云,带领着天使大军将整个宇宙扫荡一遍。”

“天修王可是我们我们天使星云如今的最高战力,没有她在。宇宙的黑暗无人管辖,谁知道不会发生什么动乱呢?”

守卫天使低声私语。

“彦队长,您去过天修王的光暗星云么?”守卫天使忽然问道。

“嗯?你问这个做什么?”那位金发天使,眼眸轻飘飘的斜睨了一眼。

“我听说暗天使是代表我们天使另一个极端的力量。拥有极度强大的破坏力,但却很难控制,需要天修王亲自授以特殊的基因密码才能开启,特殊的暗天使神体。听说,只有一万个天使中,才能诞生一位暗天使战士。”

守卫天使崇敬道。

光暗星云,即是光暗宇宙联盟的所在地。

是独立于天使星云的特殊地带,里面不仅有天使,还有诸多加入光暗联盟的强者。

如蓝星那边的超级战士,烈阳天道那边的仙神大将。

“那种力量…十分强大,便是我们天使也不能随意掌控。”

被称为彦的天使懒洋洋的回答道,“成为暗天使需要经历考验,你们的战龄太低,五千年都不到,是无法接受黑暗之力的洗礼的。想要掌控黑暗,单单是心怀光明是没用的。还需要…真正变成黑暗。”

说道后面,她顿了顿,似有些恐吓这几位守卫天使。

几位守卫立刻就被吓得不敢说话了。

“您怎么不选择成为暗天使?彦队长,你的实力和战龄,肯定是够的吧?”一位守卫天使嬉笑着说道,“当年与您同级的天使冷都能成为暗天使,你肯定也可以。”

“能获得更强大的神体和力量。”

“我是可以。”彦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那您?”

彦摸了摸背后的羽翼,道:“但我觉得白色羽翼要比黑色的羽翼好看一点。所以,想想还是算了。”

“……”守卫天使。

成为暗天使,体验天使的另一种力量,是现在天使星云许多天使的向往。

但显然,这位彦天使并没有这种向往。

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道极速的光影。

“嗯?好强大的气息。”

刹那间,训练有素的守卫天使,立刻将目光投向远处。

彦天使眉宇更是深深皱眉起来,好强的气息波动。

而且,这股波动,还是天使的。

至少是与自己同级别的天使。

可偏偏还挺陌生的。

难道是光暗星云那边的暗天使?

可是暗天使一般只会跟随天修王,她们力量与天使星云不同,很少来天使星云。

“谁?”

彦飞上星空,清喝一声,从虚空中抽出一柄燃烧着烈焰的长剑。这是天使星云的制式武器。

“嗯…嗯…嗯?彦,你干什么,是我呀!”

光影凝聚,变成一位眉宇之间带着几分直愣的天使。

“你是…”

彦扫了一眼,“我好像有些熟悉…但怎么和我记忆中的不一样…等等…”

她忽然睁大了眼睛,“你是瑜!你天修王的贴身天使,不对,你神体的气息,是第四代神体!你究竟是谁,竟敢冒充天修王的贴身天使!”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三章

主办方大牛发话了。

所有的参赛者和媒体都不敢胡闹了。

众人呼啦一声涌进之前的大会议室。

会议室已经被布置成了赛场。

周围半圈被放置上十几层的移动阶梯,形成了一个居高的观众席。

中间部分的空地是比赛场地。

在比赛场地的对面,靠墙的位置,摆着几排桌子,每个桌子上有一个编号,那里是参赛学员的等待区。

“安静!”

魏南清走上前台,又是一声暴喝,滚滚音波震得在场的人耳鼓嗡嗡作响。

“下面开始宣布第一题得分,同时请念到名字的小组就位,准备解答第二题。”

众人脖子伸长,看着魏南清。

虽然之前在材料费登录处也有一些了解,但也有不少低调的小组,还不知道他们具体成绩如何。

这第一题成绩一旦确定,就有一条分水岭划分出来了。

成绩不理想,影响到后面的材料采购,就很困难了。

魏南清已经开始念了。

禅城刘家,材料费800晶币,直接淘汰;

定城大药坊,材料费872晶币,直接淘汰;

化城衍武家,材料费1017晶币,直接淘汰;

……

聚宝阁,材料费3980晶币,直接淘汰;

魏南清念出了24个小组,都是直接淘汰,第一轮考试,已经淘汰过半,只有16个小组获得晋级。

“以上24个小组,有请组员及带队人员离场。”

魏南清目光在几百人面上扫过。

被淘汰的小组神情落寞,无可奈何地退出了考场。

接下来是进入第二轮小组的成绩了。

全场鸦雀无声,只听到魏南清的声音。

“花城黄家,材料费4580晶币,编号16组;

仙城武大,材料费4750晶币,编号15组;

花城叙永药阁,材料费5100晶币,编号14组;

……

岭南医药联盟,材料费14500,编号第5组;

江城武大,材料费16000,编号第4组;

华氏医药大学第一组,林袖儿小组,材料费29000晶币,编号第三组;”

麟阁学宫第一组,武维扬小组,材料费37000晶币,编号第二组;

虎足学宫第二组,严石小组,材料费40000晶币,编号第一组;”

“果然是虎足第一啊,有点凶啊!”

在场众人这回踏实了,虎足第一,麟阁第二,就看两大顶级名校接下来的较量了。

华氏医药大学虽然落后了一点,但他们的经费也是很充足的,后面估计也会有出彩的表现。

现在这个时候,第一题的排名和总排名并没有必然联系。

魏南清念完了名次,嘴角略微扯着,想了想,补充一句:“虎足严石组在赚取了40000晶币以后又在小吃摊和酒店消费2900,这部分钱需要扣除。

虎足第二组在接下来的比赛环节实际获得的材料费,加上初始启动金,一共是40100。”

一阵咝咝吸气声传来。

众人再次把目光看向严石。

“呵呵呵,这家伙心理素质真是强悍啊!”

一般参赛者都会想方设法挣钱,根本没想还要在里面消费。

短短几个小时,严石又吃又睡,还真是比赛享受两不耽误啊!

沈银玲拍打着胸口。

唉,小心脏受不了。

严石现在的材料费是40100。

而麟阁武维扬组净赚了37000,加上初始启动金,就是40000。

刚好碾压麟阁一捏捏,呵呵呵!

沈银玲和严石相视一笑。

严石把几个指头捏拢,做出‘一丢丢’的手型,笑眯眯地看了花素文和武维扬一眼,而后冲对方扬扬手。

马德!

花素文和武维扬气炸了。

这小王八蛋,感情吃烤串都是算着来的,你再多吃两百晶币的会死啊?

如果严石吃个3100,麟阁就可以逆袭第一了,么的,可恶。

对严石这种操蛋行径,魏南清都看在眼里,无奈地笑了笑,忽然又说道:“第一题的比试,经过巡查员确认,没有发现违规现象。

不过,巡查组还是有个问题想问虎足第二小组。

魏南清眯着眼睛,微笑看着严石。

请问虎足第二小组的严石同学,因循果这种药材,你知道多少?”

严石微微一愣,老魏的问话是个坑啊!

回答不上来,那肯定就坐实了是自己在作假。

回答上来了,那就是提前背书。

说白了,老魏怀疑药方的来路。

因循果这种药材很偏门,最多用在个别毒丹上,一般

文学

的医药系学生,甚至是资深药师,都对因循果了解不多。

花大力气去研究,并将之别出心裁地用于一味烂大街的常用药丸上,就更不可思议。

唉!

严石也是头痛,站起来苦笑道:“因循果这种药材,其果身上布满了根须,能够自动脱离土壤,寻找生灵血肉去吸收,算是不易得的一味药材。

又因其毒性剧烈,用途不广,

文学

且多生长于北方苦寒之地,所以岭南药师多对这味药材不熟悉。

我了解因循果也是在一本林阔海前辈著作的一篇《杂药散记》里看到过。

林阔海前辈是600年前的人,他四十岁以后才学医,医药水平不算太高。

再加上《杂药散记》里错漏较多,又一味追求新奇,所以他的这本著作流传不广,只是后世子孙为了留个纪念,这才刊印了几十本,送给亲朋好友。

虎足学宫图书馆恰好有一本,放在角落里也是在吃灰,被我无意翻了出来。

关于因循果,林前辈记载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若干年前,有位果农,名叫宋三,他在自己的果园误杀了一个乞丐。

乞丐在宋三的果园偷李子吃,宋三发现后,在乞丐身后以手杖杖毙之。

乞丐身死,宋三惊惧之下,连忙将其尸体掩埋在果园。

第二年夏天,李树下长出一无名果,散发奇香。

宋三的儿子发现无名果,将果吃下,结果不一会儿就倒地而亡。

后有官府公人来查案。

发现无名果的藤蔓下埋藏一尸体。

藤蔓就是从尸体嘴巴里长出的,结出无名果。

案件至此真相大白。

乞丐临死前嘴巴里有未来得及咽下的李子。

死后,李子的籽儿吸收尸体养料,从嘴巴里生根发芽结果,再后来毒死宋三之子。

宋三丧子,自己也被捉拿归案。

李四利用自己的尸体给自己报了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