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3)  物业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第一章

王奂走后,林丹巴图尔坐在那里半晌没吭声。

过了不知多久,只听“砰”的一声,却是他伸手推掉了桌上的酒碗。

酒碗落在地上,霎时碎成锋利的瓦片。

大汗震怒,余的察哈尔部侍女们也都是连忙跪在周围,连大气也不敢出。

额哲在一旁显得有些犹豫,他分明听见明朝的议和要求中有这么一条,要黄金家族的继承人去顺天武学院。

林丹汗虽有八大妃,但是继承人只有一个,便是他这个嫡长子,继承人说的是谁,这不言而喻。

如果同意这些条款,那就代表着他将要去明朝的京师,自此成为阶下囚,永世不得翻身。

他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看不起明朝的一草一木,更耻于向那些孱弱的汉人学习什么。

“父汗——”额哲正欲再劝。

话还没出口,就见林丹巴图尔大手一挥,语气中显得有些不耐烦,“你不要说了,本汗自有分寸!”

“可是…”额哲欲言又止,现在大汗正在气头上,很明显自己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

与其求人,不如自己奋力一搏。

想到这里,额哲心中出现了计划,也就不再继续祈求林丹汗什么了。

林丹巴图尔坐在汗位上,不断喘着粗气。

其实他根本没什么好考虑的,明朝提的这些条款如今他不答应也得答应。

之所以打发走使臣,只是因为他要发泄,稳定一下情绪。

“什么?大汗要送走你,送走我的儿子?”娜木钟一听见这个消息,当时就气的不行。

“额哲,你是草原上的雄鹰,黄金家族的继承者,日后更会是全蒙古的大汗!怎么能送到关内,任凭那些汉人欺凌?”

“不行,我绝不答应!”

娜木钟这次是根本也不打算给林丹汗一点儿面子,在她看来,她与后者这场政治联姻,早随着叶赫部的烟消云散而失去了意义。

就连叶赫部的领袖金台吉也早已死于努尔哈赤之手,如今还在牵绊着她的,只有二十二岁的额哲。

“可是父汗已经回复那明朝使臣,同意了表文上的全部要求,察哈尔部因为战败,要向关内赔上两万多的牛羊,还有我…”

“哼,瞧他这个大汗当的!”

自从叶赫部覆亡,娜木钟就没有一日掩饰过自己对林丹巴图尔作为丈夫的失望。

无论后者做出什么样的成绩来,娜木钟都觉得他什么也不是。

即便林丹巴图尔已经是近五十年来,唯一令察哈尔强盛起来的大汗。

在她眼里,林丹汗与朱由校,一个是什么也不懂的莽夫,一个则是孱弱的汉人皇帝。

只有皇太极,能征善战,文武兼备,才是真正的男人。

建州在他的领导下必定强大,爱新觉罗家族将会夺取朱家的江山,将整个蒙古踩在脚下。

林丹汗在左翼战败,虽然保全了察哈尔的本部实力,但是已经汗权不复。

娜木钟等的就是这样一个时机,如今口实来了,她更不可能轻易掀篇。

她冷哼一声,对趴在跟前哭得跟个孩子似的儿子说道:

“额哲,我的儿子…”

“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他把你交给那些关内人,实在不行,就去投靠建州!”

“皇太极正在组建蒙八旗军队,扩充实力,我们现在去了,正能获得大任!”

额哲起先确实没料到会是这个结果,闻言一愣,站起来看着娜木钟,不可置信地道: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第二章

第718章龙小云的求救消息

“我觉得这边挺好的,气候很适合货物的生长,之前那些工厂温度太高,不行啊!”

“这些我知道,但是安全起见,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雪怪的事,反而会有大胆者前来探险或者其他专业人士来的话,后面暴露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对的,还是不要在一个地方停留时间太长,毕竟我们做的这些东西如果被抓到,结局就是一颗子弹。”

“行了,你不要说这些丧气的话,现在先回山洞,把剩下的货赶出来送出去,陈老板,那边已经催得很了!”

几个人才刚刚进入山洞,没想到旁边突然跳出人来,电筒被何晨光一脚踢飞,山洞里没有月光黑漆漆的,秦渊他们有夜视仪这群人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一瞬间就把这几个人制服。

原来这是一个制毒窝点,不过这群人是小娄娄,真正的老大是那个陈老板,这几个人本来也是吸毒人员,之前在城中村里有过一个制毒窝点,不过被警方端了。

陈老板,才找到这几个尹瘾君子,让他们在这雪山里面制毒,这种新式毒品的要求非常高,对温度也有极大的要求,之前他们在其他的地方都失败了,这个雪山是最合适的,陈老板这次要了30公斤的货,他们今晚来做,然后明天早上送给陈老板交易。

秦渊他们打算顺着着这群小喽喽抓到后面的老大,大家把这几个人带到山下的营地,坐在火边,大家身上渐渐暖和起来,等到天亮的时候,押着这几个人,先去找陈老板。

这伙人的汽车在山下,那个陈老板每次交易都特别谨慎,这次交易的地点选在了游乐场,非常狡猾,不直接接触,让他们把货物放在黄色的方形摩天轮里。

秦渊他们换了一套便装跟着那几个人一起进到游乐场,因为现在是早上,工作人员还在试调摩天轮,情愿他们把用石头冒充的货物丢进黄色的摩天轮里。

静静等待着猎物上钩,过了一会,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靠近那个摩天轮,你让他们一瞬间冲了上去,控制住那个男人,没想到此刻竟然还有其他便衣警察也跑了出来。

后面才知道,警方已经盯这个制毒团伙很久,只是找不到他们的制毒老巢,不过得到内线消息,今天他们会在这里交易,所以就在这里设下了埋伏。

没想到会刚好遇到秦渊他们,就这样秦渊他们本来到雪山游玩加训练,却意外帮助警方破获了一起制毒贩毒大案。

回到军区高世巍没有提他们抓捕制毒集团的事,反而看着警方写来的认罪报告,手轻轻的扣着桌子,大家有些不明所以,秦渊主动开口说:“高队,我们这次可是给你长脸了,你不打算奖励点东西给我们?”

“奖励嘛肯定是要有的,毕竟我们的几位大英雄穿着区里最好的装备是去那边游山玩水,然后顺手收拾了那帮人!”

秦渊听到这句话,顿时觉得有些不妙“那个什么高队啊,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奖励什么的,我们不要了,我们先下去了,不耽误您工作了。”

“别呀,我可是要好好奖励我们的大英雄,这样吧,就穿着你们雪山的那身新装备,绕着军区负重30公里吧!”

“可是,高队,现在外面怕是有二十度。”

“哦,看来你们对这个奖励不满意,那就再加五公里吧!”

秦渊马上明白了,大声喊道:“红细胞小组听命全体都有向右转跑步走!”现在赶紧逃离吧,要不然不知道这个老变态,又会想出什么花样来整他们。

外面的士兵更是议论纷纷,这大热天的,红细胞小组怎么穿着冬天的雪地服在太阳下负重跑。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估计是高队在炫耀新的装备,毕竟这个装备只有他们红细胞小组才特批使用。”

秦渊此时一脸黑线,其实自己真的是去训练的,这下还解释不通了,这大热天的,不一会儿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高世巍走了过来拿出个喇叭“怎么样?我的各位精英们,这批装备好用吧?”

在高世巍亲自监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督的训练了几天,大家巴不得赶紧有任务,这个时候秦渊接到了一条短信,正是龙小云发来的。

“小毛国,法式风情地下葡萄酒庄,云,急!”

秦渊看这短信模式确实是龙小云,可是不管秦渊怎么回复,龙小云那边都没有再发消息过来,打电话过去已经关机了。

赶紧找到高世巍想要去找龙小云,高世巍背着手想了一会“情缘我可以批准你,但是你只能一个人去小毛国那边对我国敌意比较重,因为龙小云要找的人就在小毛国和d国的边境交界三不管地带。”

秦渊本来就有这种打算,带着其他人,人太多,反而不方便行动,自己一个人,还有系统在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只是现在非常担心龙小云,毕竟他这个人非常要强,不是到了紧急关头,不会向自己求救的。

事不宜迟高世巍便同意让秦渊单独前往,看着秦渊离开的背影小声说:“请愿你可一定要平安回来,如果能把龙小云带回来,那更好。”

秦渊换上了便装,到了龙小云短信上的指定地址,这个地下葡萄酒庄很奇怪,外面看着破破烂烂,里面的建筑却装修的非常华丽,酒庄里面有不少工作人员,正在给红酒检查年份添加日期。

秦渊趴在墙上看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龙小云,难道她在那栋建筑里面,秦渊悄悄的跨过围墙,绕过那些工作人员,直接进入了那栋建筑。

秦渊脚刚刚落地,就听到了一阵“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转头看去,竟然是一只德国牧羊犬歪着头看着他,接着一阵脚步声传来,旁边又来了一只,这一只明显比上一只聪明,看出了秦渊是个侵入者,直接冲着秦渊扑来。

秦渊冲着那德国牧羊犬一咧嘴,身上散发出无尽的杀意,那牧羊犬竟然吓得一哆嗦,停止了扑咬的动作,一时间有些不敢上前,但是还是保持警惕的动作,看得出它虽然害怕,不过还是敢冲上来扑咬秦渊。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第三章

李道宗也道:“殿下放心,微臣定然盯着宗室诸王,若是谁有异动,绝不会坐视。”

宗室之内亲王、郡王无数,然则能够拥有篡位自立之资格者,亦不过一手之数。

而这其中,又以荆王李元景最为接近。

且李元景一直在背地里动作不断,虽然尚未显现其悖逆之意,然其不臣之心,却显而易见……

李承乾温言道:“宗室之内,多有不服孤者,其间固然有一些是就事论事,认为孤才具不足,难以胜任大位,但更多却是心怀叵测,觊觎大宝,便是父皇在他们眼中亦是悖逆之人……王叔忠勇赤诚,乃孤之臂膀,还望能借王叔之威望,施压宗室诸王,确保江山无虞。”

李道宗忙道:“此乃微臣分内之事,定当竭尽全力,殿下勿忧!”

他从来都看不上李元景,那厮固然乃是李二陛下之后宗室年岁最长,但是其威望、才略尽皆不入流。这样的人就算占据一个好位置,又有着勃勃野心,但岂能成就大事?

除了李元景之外,其余人等自然也有人觊觎大位,然则尽皆地位资历相差悬殊,根本毫无可能。

故而,想要将宗室诸王给盯紧了,倒也不难……

事实上,不止是他,李承乾、萧瑀、马周三人也皆知李元景有不臣之心,但是与李道宗的见解大致相同,都不认为李元景其人有着逆而篡取之能力。

关陇门阀不会铤而走险、施行兵变,李元景又才具不足、威望不够,余者即便兴师动众,亦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不足为惧。

当然,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准备妥当。

几人离开旋即离开东宫,返回各自衙门,严令部属加紧办理事务,一方面筹集更多的粮秣辎重运往西域,一方面调集长安各处城门的守将,严令门禁不得松懈。

整个长安城就在朝中官员以及贩夫走卒的惊愕之中,陡然风声鹤唳、气氛紧张。

*****

今日大雪。

锦帽貂裘的长孙淹率领十余名亲兵自崇仁坊长孙府邸而出,顺着长街往东出了春明门,直抵灞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桥。

天下雪粉纷飞、簌簌落下,将灞桥装点得银装素裹,沿着灞河两岸栽植的杨柳皆挂满落雪,入目之处,一片洁白。

长孙淹在马背上呵出一口白气,松开缰绳将两只手都拢在袖子里,有些不耐烦道:“也不知是何人擅自动用家族密信,居然还让吾出城迎接,简直不知所谓。现如今,大抵是咱家越来越落魄了,以往的规矩都给忘了个七七八八,上下尊卑一塌糊涂……老五,你可知到底是何人?”

略微落后他两个马头的长孙温闻言嘴角抽了抽,淡淡道:“四兄如今代替父亲主持族务,这等机密之事你都不知,吾又如何知晓?”

他现在颇有些悔不当初。

谁又能知道长孙淹在那等必死之局势下,居然还能转危为安?结果便是长孙淹活着回到家中,对于在背后插了他一刀的长孙温恨不能一口咬死,饮其血、啖其肉,无时无刻不在找长孙温的麻烦。

偏偏长孙淹乃是兄长,占据着大义名分,即便长孙温心中再是不忿也只能强自忍耐。

而且如今长孙淹投靠了东宫,腰杆子很硬,父亲不在长安,谁还能治得了他?

只是不知这等时日还需要苦熬多久,万一自己一时不慎,说不得就要步上二兄、三兄、六弟的后尘,落得一下惨遭横死的下场……

长孙淹听到长孙温言辞不满之意,蹙紧眉头,瞪着他道:“为兄不过多问一句,你这是什么态度?是不是在阴沟里待得久了,连心肝脾肾都黑了,满肚子都是龌蹉心思,恨不能将吾这个兄长一刀宰了方才痛快?呵呵,未能将为兄推出去用性命承担罪责,将世子之位让给你,倒是教你失望了。”

长孙温气得肝儿疼,却也不能明目张胆的跟长孙淹作对,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弟弟……

只能忍着怒气,拱手歉然道:“此前之所为,固然有得罪兄长之处,不过小弟亦是为了家族着想。若是易地处之,为了家族传承,小弟定会义不容辞的挺身而出,还望兄长见谅。”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334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