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一章

“小姐,还有几天我们就要回去了,这时候就不要去找他了吧。”

彩儿看晴木儿终于忍耐不住要去找纪昌的样子劝道。

晴木儿不满的目光扫了眼她。

“找谁,说清楚。”

“小姐不是去找纪公子?后日便是会试,纪公子此刻肯定是废寝忘食的读书,小姐,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去打扰人家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去找他了。”

晴木儿心虚的恼了一句。

“那小姐你?”

“本公主马上就要离开京城了,自然是要采购一些京城的特产回去孝敬父汗。”

彩儿有些不相信的点点头:“原来如此。”

“别婆婆妈妈的,走….。”

“既是采购,多叫几个人去…。”

大明最疯狂的购物就此展开,不过拿货物的人不是男朋友,而是几名北元士兵。

女子一旦购物起来就喜欢没完没了,晴木儿也是如此,整个京城的街道几乎都逛了个遍,几名北元士兵的身上大大小小已经挂满了货物,几乎连脑袋都看不到了,也就他们是士兵,要是平常之人,恐怕早就力竭走不动了。

“小姐,已经够多了,我们回去吧。”

彩儿手上也拿了几件货物,看晴木儿兴致不减的样子,苦着脸说道。

晴木儿回头看了眼几名士兵,咋一看噗呲一声笑了,随后拍拍手道:“好像确实是够了,你们先把货物送回去吧。”

“是….。”

那些士兵如逢大赦,也腾不出手行礼只是应了一声便背着货物朝驿馆走了。

“小姐,你不回去?”

彩儿看晴木儿支走了士兵,也没有回去的意思有些担心道。

“驿馆太无聊了,我们去会试考场看看呗。”

“这不太好吧。”

“你是公主还是我是公主?”

晴木儿使出杀手锏,彩儿立时败下阵来,二人便朝北京贡院而去。

同一时间,纪昌心中踌躇的从宫里出来,现在还没到放学的时间,不过他是被朱见深赶出来的,纪昌有些郁闷。

路过北京贡院门口的时候,犹如中考高考的考生一般,对这古代高考场地十分好奇,便想进去看一看。

刚走到门口就被拦下来了。

“贡院重地,闲人免入。”

“我不是闲人,我是今年的考生,就是想进去熟悉熟悉场地,看看。”

纪昌有些尴尬,这年头在京城自己国舅的名头也不小了,居然被人当成了闲人。

“考生,那就更不能进去了。”

那两守卫一丝不苟的表情在告诉纪昌,这事没得商量。

“小姐,你也看到了,连纪公子都进不去,我们就算了吧。”

彩儿和晴木儿躲在一旁看到了这一切。

“嘻嘻,还有他碰壁的事,今儿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晴木儿显然没听到彩儿的话,很是兴奋的自言自语。

纪昌在门口往里面瞅了两眼,什么都看不到,有些悻悻然的转身,一转身就看到晴木儿那笑意伶俐的脸,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里。”

“那你为什么也在这。”

“刚巧路过,听到里面有些异常的动静,就想进去看看而已,既然他们不领情,那就算了。”

纪昌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两守卫依然是板着的脸,晴木儿笑的更是花枝乱颤,拉过纪昌到一旁指了指那墙院:“你想进去,依你的本事,不是随随便便的事嘛。”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三章

倘若是土鲁番大军派出了军队去接应哈萨克军,或是帮着他们出手进行堵截的话,那他们将要面对的就不是十万敌骑,只会变得更多,若是如此的话,这一仗能否顺利完胜,就充满着悬念了。

当两位师长把自己的担忧提出来之后,杨晨东很是自信的摆了摆手,“不会的。克烈依这个人十分自负,上一次败给我们,他是不会心服的,这一次有了单独与我们较量的机会,他是不会轻意的向土鲁番大军求援。再说了,这么大的功劳除非必要,他是不会愿意与别人分享,这一点尽可以放心。当然,如果战事没有达到一击必中,而是打成了胶着的状态,那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谁也不会知道,这便要求我们一定要准时的出现在伏击圈外,只要做到这一点,把敌人困在了天博岗里,那时他们即便是求援也是来不及

文学

了。”

杨晨东深知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道理,往往面对一支军队,对方主将的态度将会决定战争的最终走向。他算是把克烈依这个人给研究透了,这才会如此自信的说出这些话来。

看着六少爷如此自信,田虎与令大强互视一眼之后便都点了点头。在他们看来,纵然就算是战事发生了意外,克烈依向土鲁番求援了,以他们的能力大不了就退回去呗,还真能被包围了不成?

三人一番的商议之后制定了最终的战略战术,随即两位将军便离帐点兵而去,杨晨东也叫来了杨二,让他集合两千黑骑龙卫做好随陆四师出战的准备,同时还让王闪发电报给新三军军长苏合,命他诱敌深入,引哈萨克骑兵进入博天岗,进入埋伏圈中。

一声令下,大军开始忙碌了起来。为了不让对手有所警觉,杨晨东还命令留下的大军继续向昆迷失城而去,按着即定的计划攻城,将对方的注意力吸引至此,而他本人则是带着黑骑龙卫随陆四师主力一道离开官道直奔博天岗方向而去。

伏击的地点已经确定,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预伏地点,这将决定着这一战的成败。所以在一离开官道之后,杨晨东和黑骑龙卫们骑着快马就与骑着自行车的陆四师主力飞奔了起来。

为了能够按时达到目的地,陆四师的战士们几乎都是轻装而行,但凡是用不上的东西都没有带,以保证他们的前进速度;黑骑龙卫亦是如此,他们一人配了三匹健马,走一段跑便换上一匹马,以保证保持着同一个速度接近目的地。

同时获得了命令的新三军军长苏合,在看到杨晨东发来的电报之后,便把手下的四个师师长都叫了过来。先是找到了沙盘上博天岗的位置,随后便宣读了军令。

“诸位,这一次六少爷将亲自领兵而战

文学

,我们新三军表现的机会来了。现在我宣布,诱敌的任务交给…”说着话的苏合没有马上作决定,而是将目光向着四位师长身上一一扫去。

感受到苏合看来的目光,四位师长皆是努力的挺胸抬头,表示出他们要请战的决心。

“任务交给骑一师,柯师长,有没有问题?”最终目光还是落到了毕才师长的身上。

新三军的四位师长,个个勇猛非常,在战场之上都是能够骑马杀敌的好手,但同时也各有各的特点。可如果说到指挥才能,还要属差一点就当上了军长的柯路更为厉害一些。此人擅长于统筹全局,尤其是对于防守战更是信手拈来,将这个任务交给他,自己是最为放心的。

被点到名字的柯路当下是全身紧绷,他知道这是军长在给他立功的机会。之前因为帮着异族第一军前军长许可达隐瞒军情,自己落了一个警告处分,也因此与军长之位失之交臂。现在机会重新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当下高声答了一句,“是,保证完成任务。”

“有信心是好事情,但这一次你要以一个师的兵力诱兵十万,为了不让他们看出什么来,我们其它三个师必须要后退,不能给你一点的帮助。可以说这一次会战成败于否,全都集于你一师之身,任务之重大,你可清楚?”毕竟不是小事情,涉及到近二十万大军会战的胜与败,苏合不得不出声提醒着对方。

“属下明白,请军座放心,如果完成不了这个任务,我提头来见。”柯路当然知道任务的艰巨性,但他不怕,他相信他们骑一师的战士们,也相信只要准备工作做的好,任务就一定可以完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