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3)  物业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一章

“孙婆婆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王子安的心顿时就揪了起来,脸上现出一丝紧张。虽然与孙婆婆他们联系并不

多,但是在他的心里,孙婆婆他们就像自己的亲人一般。

“郎君不用担心,孙婆婆他们安然无恙——”

王子安闻言,不由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丝感激的神色。

“回去帮我转告几位前辈,王子安必有所报——”

谁知他话音未落,方正已经是一脸尴尬。

“不是我们——”

王子安有些不解地看着他,方正面色古怪地解释道。

“我们确实按照郎君的吩咐,在那宅子的附近安排了人手,暗中保护孙婆婆的

安全,然而昨天晚上,我们的人听得动静,赶过去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栽了——被

人一招致命,连多余的动静都能发出来,我们的人随即检查了两个人的尸体,没有

发现任何明显标志,根据我们的经验判断,多半是死士……”

王子安的闻言,脸上不由变得十分凝重。

能够充当死士的,岂能是寻常庸手?

就算是自己,想要悄无声息地在瞬间解决掉两个死士,都不一定能完成。这个

暗中出手的人,身手简直高明到可怕,至少是半步宗师,甚至是宗师。

有宗师在暗中保护着孙婆婆和阿旺?

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念头,把他自己都吓了有一跳。他跟孙婆婆接触过不止一

次,孙婆婆的言谈举止,一举一动,都是寻常的老妇人,怎么可能会有宗师暗中守护?

不过他也终于明白了方正为什么脸上古怪了,他能想到这些,方正这些天字九

卫出身的高手,怎么可能会想不到?

“也许是对方无意中路过,随手为之?”

王子安依然不敢相信这个可怕的可能。方正嘿然一笑,低声道。

“事后,我们仔细地查验过尸体,手法跟我们的一样……”

王子安默然,他自然知道方正话里的意思。暗中出手的那个人,绝对和他们天

字九卫是一路人,就是专门守护别人的高手。

王子安默然良久,点了点头。

“让兄弟们加派人手继续看着,以防万一。”

不管孙婆婆祖孙二人身上藏着怎样的秘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就是那

个孙婆婆,自己刚一穿越到大唐,就用大唐最大的善意接纳自己的孙婆婆。

这,就足够了。

把孙婆婆这件事,压在心中不提,王子安起身给方正拿了一份手稿。

“告诉徐先生,先把晚报上的《三国演义》停一停,换成这个——”

方正一头雾水地接过王子安递过来的手稿,转身而去。

徐子通接到文稿的时候,沉吟良久,才嘿然赞叹。

“我们找的这位小郎君,真是大手笔,不简单啊——”

见徐子通竟然也这么说,方正不由心中更加好奇,忍不住问道。

“二哥,我看那《三国演义》反响挺好的,如今就连这酒楼说书的都在说这个

了,为什么忽然要换这个?”

徐子通望着一脸不解的方正,忽然眨巴了下眼睛。

“老三,你自己猜……”

方正:“……”

徐子通瞧着方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不由哈哈大笑。

“告诉过你多少次,要多动动脑子,你这都一把年纪了还是没学会——明天你到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二章

“这是真的?”朱玉宁一脸惊喜的大叫一声,眼睛也满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当然是真的,而且女方你还见过,就是上元节那天给允熥送手帕的那个少女。”李节也笑着解释道,他刚回来就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朱玉宁,果然不出他所料,朱允熥的喜悦远大于震惊。

“原来是她,我记得那个少女是个圆脸,看起来挺活跃可爱的,关键是胆子大有主见,她的同伴都选你,但她却偏偏选了允熥!”朱玉宁再次兴奋的自语道。

正所谓长姐如母,特别是他们的母亲早逝,朱玉宁更是早早的担起母亲的责任,现在朱允熥终于有了喜欢的人,甚至日后还会娶妻生子,这让她也感觉肩头的重担一下子轻了许多。

不过在兴奋过后,朱玉宁却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当即面色凝重的再次问道:“对了,那个女子的家世怎么样?”

“不太好,范家小姐的父亲在鸿胪寺任主薄,虽然也算是官宦人家,但与允熥的身份还是差上许多。”李节实话实说道。

七品主薄已经与一县之长平级,而且以鸿胪寺的出身,外放出去最少也是一个上县的县令,对于普通人来说虽然高不可攀,但对于皇家来说却差太多了。

“只是一个小小的主簿,这可不行,就算允熥不介意,恐怕皇爷爷和父亲也不会同意!”朱玉宁这时也露出心疼的神色,对于自己弟弟能喜欢一个女子,她十分高兴,可身份上的差距却无法弥补,恐怕最后只能让朱允熥忍痛放弃。

“未必,其实在我看来,那位范家小姐却十分适合允熥!”李节这时却神秘的一笑道。

“什么意思?允熥可是皇孙,就算是娶妻,最少也要功勋之女,怎么会娶一个小小的主簿之女?”朱玉宁闻言却一脸不解的问道。

“就是因为允熥是皇孙,所以我才会这么说,如果你不信的话,咱们打个赌如何?”李节再次笑道,对于朱允熥与范家小姐的事,只要两个当事人没问题,他可是有着绝对的把握。

“好,赌就赌,如果日后皇爷爷和父亲不赞同允熥与范家小姐的事,那你就要给我写十部武侠小说!”朱玉宁闻言也狮子大开口道,自从李节给她写武侠小说后,她也已经迷上了这种快意恩仇、仗剑江湖的故事。

“十部?太狠了吧!”李节听到这里也吓了一跳,他现在除了那个短篇的《越女剑》外,剩下的《天龙八部》也才写了五分之一左右,如果要写十部,恐怕最少也得花上十几年的时间。

“怎么?不敢赌了?”朱玉宁却是用上最基础的激将法道。

“赌就赌!”李节却是信心十足,“我敢打赌,只要允熥和范家小姐彼此都认定了对方,陛下那里一定会同意,如果我赢了,那你就要……”

李节说到这里时,脸上也忽然闪过一丝坏笑,当即伏在朱玉宁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结果惹得对方是又羞又气,追着李节打个不停,李节则是嘻嘻哈哈的毫不在乎,毕竟都结婚了,该不正经的时候就要不正经,否则生活中岂不是少了许多乐趣?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李节也偶尔陪朱允熥外出,目的当然是去找那位范小姐,两人自从第二次见面后,女有情郎有意,两人的关系也算是确定下来,当然双方都瞒着自己的家人,暂时只能私下里幽会。

当然了,所谓的幽会,其实也就是两人出来走一走,聊一聊,顶多就是相约去戏台看场戏,李节怀疑两人可能连牵手这种事都没做过,但这也并不妨碍两人的感情一日千里,他们也完全沉浸在少男少女那种甜甜的初恋之中。

只是幽会的次数一多,却也容易出问题,朱允熥这边倒还好,虽然他身边有不少的护卫,但只要朱允熥下了封口令,这些护卫也不敢乱说。

不过范小姐那边却不行,毕竟她进出身边都跟着侍女和下人,短时间内她还能约束一下,但时间一久,肯定会有人把这件事告诉她的父母。

也就是在这天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下午,朱允熥与范小姐再一次幽会回来后,脸上却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这让李节也立刻问道:“怎么了,和范小姐发生矛盾了?”

“没有,芸儿那么善解人意,怎么会和我发生矛盾?”朱允熥却立刻摇头道,早在第三次幽会时,他就把对方的称呼改了,提到对方的名字时都是一脸的甜蜜,不过现在却多了几分愁容。

“那是怎么回事?”李节闻言也好奇的追问道。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三章

怎么就万岁冲锋了呢?

完颜宗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宋军刚才还怂得不行,怎么一下就炸了锅,喊着“万岁”向前冲了!

和完颜宗望一样吃惊的还有跟着他追杀了刘延庆一路的那些女真兵,他们其实也已经是疲惫之师了。在万年新堤上和宋军打了好几天,然后又以最大的力量向宋军发起冲锋,一举摧毁了宋人的阵,随后又追着刘延庆的败兵跑了几十里路......幸亏他们都是白山黑水间一路打出来的“老女真”,吃苦耐战,体力充沛,士气也特别高昂。要不然自己都累怕下了!

但即便如此,那么长时间的厮杀、追逐下来,人困马乏还是难免的。所以遇到突然开始万岁冲锋的宋军,真的有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点难以招架了。

不过完颜宗望也不是好惹的,他最清楚夜间的大军混战,打得就是个气势。

不能怂啊,谁怂谁失败!

看着手底下的人要怂,完颜宗望也不及多想,也不去打听对手为什么突然就炸了......一旦让对手的气势飙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啊!毕竟对手的人多,说不定有三四万,要都打起万岁冲锋,今晚这一仗谁胜谁负都不知道了!

想到这里,完颜宗望忙大呼一声:“塞里!”

“某家在!”

马上就有个披着件脏兮兮的白袍,发辫和胡须都湿漉漉的女真壮汉应了一声。

这汉子也是完颜家的人——完颜家族在这几十年中可真是了不得啊,将星璀璨,人才辈出,也难怪没什么位子可以给投靠来的走狗了。这个完颜的汉名是宗贤,和完颜宗望是一个辈份的兄弟。历史上还有个赫赫有名的匪号,就盖天大王!

他之前跟着完颜宗翰、完颜昌一起捉了耶律延禧。而这回南征则分到了完颜宗望手下,一路打到了开封府城下。不过除了万年堤坝一役,他在这场攻宋争中就没好好打过一场......而且万年堤坝一役在他看来也没什么意思,不过就是宋人前赴后继的送死罢了。

倒是今晚这场夜战看着有点意思了,宋军的气势有点起来了!

当宋军的气势起来的时候,完颜塞里就直接站在了自己战马的马鞍上,伸着脖子四下张望。这家伙天生一对“夜眼”,而且耳朵也很灵光。当完颜宗望叫他的时候,他已经发现战场的关键点在哪里了?

“敌大将在何处?”完颜宗望也知道他在观察战场——站那么高,还伸长了脖子到处看,不是在观察敌情还能是干什么?

完颜塞里大吼道:“敌大将在前方寺庙山门处......山门左近的宋兵声势最大!”

“好!”完颜宗望道,“塞里,你打前锋,某家跟着你......咱们一起冲杀一阵!”

“得令!”完颜塞里应了一声,两脚一分,夹着马鞍往下一滑,就稳稳的坐在了马背上。然后就看见他从身边一个亲随手中接过一支马枪,挥了挥向前一指,张开喉咙大呼,“儿郎们,跟着某家塞里......敌在山门处!”

“敌在山门处!敌在山门处......”

这下镇水观战场上的金兵不喊什么“大水来了”,都改“敌在山门处”了。这可不是在瞎嚷嚷,而是为同伴指明进攻的方向。

现在是晚上,而且金兵在一路追敌的过程中,指挥体系已经乱了,将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正常的命令传递体系都没了。所以就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调集部队——靠吼!

当然了,在这种情况下,部队的士气就非常重要了。因为上级下令靠吼,下级执行就靠自觉了......谁要溜了号,也没督战队能找着啊!

而这个时代女真金兵的士气是足够的,一群山林野人都打成贵族了,当然牛气冲天,也就是天天嚷嚷着要和武人共天下的赵楷这“二货”的军队能和他们比——两边都是“打天下、分油水”的路数嘛!而且两边的士卒大多都比较单纯,也相信真的能分到油水。

所以当“敌在山门处”的吼声响彻战场的时候,原本散在各处与宋人混战的女真本都纷纷往道观的大门处聚集!

而赵佶这边就不行了,开封兵那是世世代代的老油条,“打天下、分油水”的事儿他们才不相信呢!要真有的分,他们的老祖宗就分着了。所以在镇水观夜战的时候,只有靠近山门的开封兵因为赵佶临阵而被鼓舞起来,其他人该溜还是得溜。特别是和他们对打的金贼开始往山门处集中后,他们逃走的机会可就来了!

至于刘延庆的秦兵,则是逃跑成了习惯,改不了啦......哦,也有没跑掉的,比如刘延庆本人。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到了镇水观后立即就自己跑去见赵佶,结果就哪儿也别想去了。

所以今天晚上,真正拼了命在替赵佶打金贼的,也就是驻扎在道观中的胜捷军、班直,还有道观山门外的少量开封宋兵,以及刘延庆的亲兵。加一块也就是五六千人,数量比完颜宗望、完颜塞里带来的金兵还少呢!

当大批的金兵喊着“敌在山门处”的口号蜂拥而来时,这些护着赵佶的宋军就开始扛不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赵佶的酒也醒了!

酒一醒,人就怂!

说真的,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上了战场!

他就记得刚才还跟人在好好的房子里面喝酒吟诗,怎么忽然就上了战场......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又乱又黑又可怕的战场,各种听着就瘆人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好像浪潮一般一阵阵的向他涌来。

“怎么回事?怎么就打起来了?和谁在打啊?”

护在他身边的人一听这话,就知道官家酒醒了,也知道要糟糕了!

因为赵佶那是打着灯笼上战场的!

周围的宋兵都看着呢!如果他现在溜号了,那宋军的士气立即就会崩溃,到时候就全完了!

战场经验丰富的童贯连忙扶着赵佶(怕他晕),“官家不怕......不过是几千金贼打来了。”

不过是几千金贼?

赵佶当时就给瞎懵逼了,嚷嚷道:“快,快护驾......”

喊着话,赵佶就转身要往道观里面跑,结果却被赵枢、赵榛两个大孝子给抓住了。

“父皇......道观不是城池,守不住的!”

“父皇,道观是木头搭建的,一点就着,会给烧死的!”

赵佶一想也对啊,忙问身边的孝子,“这可如何是好?”

“杀出去!”刘延庆嚷嚷了起来,“官家,趁着现在金贼还没围严实......臣护着您杀出去!”

刘延庆到底是久经战阵的,知道这样打下去必死!

别看现在战场上好像势均力敌,但实际上的情况一定是宋军死伤惨重,金兵没死几个。

之所以宋军还能维持,一是官家临阵支起来的虚火;二是天太黑,金兵也有点乱,不知道自己的优势多大?

所以要逃跑就得趁现在!

“刘太尉所言极善!”童贯也说话了,老头子已经快急疯了,连忙对赵佶道:“老臣已经召集好了300诸班壮士......他们都会骑马,可以保着陛下杀出去!”

都会骑马......听着真能鼓舞人心啊!

“可,可朕......”赵佶说话的声音都抖起来了,他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朕害怕,双股颤栗,不能骑马啊!”

他的话刚说完,一个酒葫芦就递上来了,赵佶一看,是自己的儿子赵榛捧了个葫芦要给自己。

“十八郎,你这是......”

“父皇,这是孩儿为您准备的美酒!”

“美酒?”赵佶不明白啊,这什么意思?

“多喝一些,喝醉了父皇就不怕了!”这个十六七岁的大个子少年一脸认真地说。

是啊,喝醉了你就不是怂人赵佶,你变成江东周郎了......

赵佶也真是急疯了,半大小子的话他也信,拿过酒葫芦就拔了塞子开始灌自己!

还别说,赵佶一葫芦酒下肚,胆子就真的壮起来了,没一会儿红着眼睛红着脸,看着跟发疯差不多,然后摇摇晃晃地道:“刘延庆,你打头阵......本教主皇帝压后,杀开一条血路!杀出去!”

什么?我打头阵?

刘延庆这下可真寻死的心都有了,他本来想要护着赵佶跑,现在却被一个发酒疯的官家逼着打头阵......也不知道会不会打成忠烈(刘延庆在历史上还真是抗金战死的)?

........

第131章赵佶之死——庄宗崩、宋有种!(求收藏,求推荐)

大宋宣和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

当天色终于有点蒙蒙放亮的时候,千余骑兵,已经在五丈河边的镇水观前摆出三堵长墙一样的横队了!

其中排在最前面的就是刘延庆的三百多个亲兵,头盔下那一张张面孔都铁青的快要滴出水来了——悔恨交加啊!

他们都是跟着刘太尉吃香的喝辣的好多年的亲兵,从军恁多年都没好好打过仗。形势好的时候就跟着刘太尉放抢,形势不好的时候就护着刘太尉逃跑......拼命这种事情,他们是想都没想过啊!

他们本以为跟着刘太尉这个将主总可以安安稳稳混个病死榻上,没想到还是被逼上了送死的第一线当了“死兵”,这回想不死都难了!

因为刘太尉现在就领着三百个脸色比他们还难看的胜捷兵在第二排摆了开来......刘延庆已经发话了,他和那三百个胜捷兵是有进无退的!如果他的亲兵胆敢临阵脱逃或是迁延不进,直接马枪招呼!

当然了,刘延庆那么忠勇也是被逼的......有个喝醉了的官家要**为忠啊!

而且这个喝醉了发酒疯的官家就临着三百个也喝了不少酒店殿前班值和几个亲王,还有童贯、高俅等随行的官员组成了第三排骑兵,现在就顶在刘延庆的背后!

天爷啊,三百多个醉鬼骑着大马,拿着刀枪,就顶在身后......这他M的是酒驾啊!也没人管管,天理呢?谁来管管?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334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