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旺秦芸雨1一400、美妇乱人伦小说

老旺秦芸雨1一400 第一章

赵云目力极好,远远便看到了横亘在河上的浮桥,于是他直接令身边士兵离队,命他们前往邺城请求援兵前来支援。

战场上到处都是四处溃逃的曹军士兵,若前往邺城求援的人太少,他还有些不放心。

百十名幽州骑兵离队之后,赵云挥舞龙胆亮银枪,狠狠地抽打在了坐骑的屁股上,照夜玉狮子吃痛,连忙撒开四蹄向前方狂奔而去。

赵云获得了此次赛马的最终胜利,照夜玉狮子证明了自己绝非凡品可比。

赵云凭借马力越过曹仁的军队,率先一步跨过了商桥。

商桥为木制浮桥,长达十余丈,宽约一丈五左右,桥下便是湍急的河流,而由于李曹双方已经进入战时状态的缘故,是以通往双方地界的桥梁早已被拆除一空。

此处浮桥也是曹仁特别命人建造的,他得为己方留一条后路。

未等赵云喘口气的功夫,曹仁便已率领近万曹军将士,来到了桥头。

曹仁见赵云单枪匹马立于桥上,他一脸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不自量力!”

赵云一脸轻蔑的笑了笑,道:“十万大军毁于一旦,可您竟还有心思来消遣于我,真是不知所谓!”

曹仁闻言,好似被人抓住了痛脚一般,怒吼道:“原看你年轻,想放你一马,可你却不知好歹,如此便也休要怪我人多欺负人少了!”

说着,他拔出腰间佩剑,朗声道:“回家之路就在前方,踏过商桥,便是我兖州地界,将士们,随我杀贼!”

曹仁这一手玩的很好,他成功的鼓舞了士卒的士气,对于这些打了败仗的残兵败将们来说,没有比回家更能够引起他们共鸣的事情,他们想要尽快的回到自己的家中,他们需要躲在亲人的怀抱里,舔舐身上的伤口。

曹仁敏锐的抓住了这个关键点,并加以利用了起来。

曹仁知道挡在自己面前之人是闻名天下的赵云,他急需通过斩将来戴罪立功,而赵云正好符合这一条件,于是他十分卑鄙的来了一场战前动员。

曹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世人证明了两件事情,一则是,他的战前动员做的很成功,曹军众将的士气也的确被他鼓动的十分的高涨。

另一则是,他向世人证明了他的确很卑鄙,将近一万比一的战场人数比例,可他竟然还要做战前动员,你说他卑不卑鄙?

赵云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翻身下马,提着龙胆亮银枪傲立于桥头,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双方很快便战在了一起。

赵云凭借掌中枪,死死卡住了商桥的桥头,竟使曹军不得寸进。

他凭借着非凡的武力和勇气与曹军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殊死搏斗。

当战斗进行到一个时辰之后,赵云终于感到有些体力不支。

桥下河水早已被鲜血染红,曹军死伤不计其数,而赵云业已身背数创,血流不止。

他只需要退后几步,便可骑上战马远遁,可他却并没有选择那样做,因为这里是他的战场,这里是曹军回家的必经之路,他必须完成自己的使命,他必须战至最后一刻,因为他是一身是胆的常山赵子龙,他无路可退。

曹军尸体堆积如山,桥上几乎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曹仁见状果断下令,道:“迅速清理路障!”

曹仁的话令人感到无比的心寒,战死的曹军士兵纷纷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可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冰冷无情的命令,当真悲哀至极!

一刻钟后。

桥面终于被清理干净,近千具曹军尸体被推进了湍急的河水之中,他们将长眠于此,只因曹仁那一句混账至极的清理路障。

时隔一刻钟后,曹军士兵再次向赵云发起了如潮水般的决死冲锋。

赵云并未表现出丝毫的惧意,他踏步上前,径直撞向迎面而来的曹军士兵。

又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

赵云的体能终于达到了极限。

此役他共斩杀将近千名曹军士兵,其中有杂号将军一人,而死在他手上的校尉与司马更是数不胜数。

赵云以枪拄地,大口喘着粗气,他十分了解自己的情况,现在的他,连最基本的抬枪动作都已成为了奢望。

体力的严重透支与汩汩流血的伤口,预示着死神正在缓缓地向他逼近,可即便如此,他却仍然毫无惧色,他如同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一般,伫立在商桥上,任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曹军士兵见他早已濒临极限,却犹在苦苦挣扎,不愿退去,此刻曹军众人的心中均生出了无限的敬畏之感,他们佩服赵云,他们畏惧赵云,他们更想将其亲手斩杀于当场。

世人皆如此,他们敬畏强者,可他们却又想亲手毁掉强者,听着似乎有些矛盾,却又合情合理,或许是因为羡慕嫉妒恨的缘故吧。

老旺秦芸雨1一400 第二章

程孝廉这个时候倒是有了闲情逸致,无论哪一处的战事都算得上顺利,满清和周朝虽然两面夹攻,但是凭借着大明这些年攒下的实力,竟然成功挡住了他们的攻势,不单单是这样,沐小笛更是扬兵西域,王继勇也算是乘势夺下了山海关,大明的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张勇和图海在城外激战了二十多天,双方各有损失,但是图海的军中可是没了军粮,如今山海关又被王继勇给占据了,想要运粮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图海万般无奈,只能纵兵抢粮,正如张勇预料的那样,粮食抢了没多少,麻烦可是惹了不少,如今不单单是失了天时地利,连人和都丢失了,而山西、陕西的新兵抵达京师,彻底宣告了图海的战败已经不可逆转。

面对如此困境,图海也只能壮士断腕,直接往大同方向突围打算通过草原回到辽东。

不过张勇可不打算放他撤离,追击十八天之后在大同将图海和身边的骑兵团团围住,图海自知无力回天,也只能咽下了这失败的苦果,在乱军之中兵败自刎,自此满清一流的大将军图海彻底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张勇用了几日时间整顿军伍,带着人直扑山海关,王继勇随着一同杀奔辽东,宁远锦州都在大明的手中,辽东的满清军卒虽然上下一心,但是形势比人强,加上图海全军尽没之后,朝中弥漫着一股绝望的气息,纵使上下一心,也没了当初的底气。

一个月之后,盛京被张勇攻克,康熙在乱军之中不知所踪,朝中臣子、皇子多数被俘,张勇将其押解回京。

满清灭国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周朝君臣的耳朵里,朝中的一些臣子开始迅速给自己寻找后路,最好的后路当然就是投奔大明。

半个月之后,朝中有人突然打开了南京城的大门,袁宗皓带着人趁势而入,夏国相被逼无奈,带着大军撤出南京,吴世璠则是在皇城之中被俘。

夏国相本打算转战江浙,可惜大势已去,人心四散,三战三败,最后在扬州一战,死于沙场之中,周朝就此宣告灭亡。

大明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休养生息,紧接着张勇亲自挂帅,直奔草原,与噶尔丹激战一年的时间,大明国力雄厚,生生拖垮了噶尔丹,噶尔丹也被自己人出卖,身死族灭。

大明一统天下,分封诸位有功之臣,以孔毓昱为文臣之首,逝去的秦越为武将之首。本来这个位置属于袁宗皓,不过死者为大,袁宗皓坚持秦越的位置高于自己,程孝廉也尊重他的意见。

老旺秦芸雨1一400 第三章

在李承乾心里,一千人和三千人,显然是没有任何分别的。

至少和这十万人为之祈福的玄奘法师相比,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苦着一张脸,一副郁郁不乐的样子。

只得让车马绕路,只是这一绕路,便不免要往街坊方向去了,那里更热闹,林立的商铺前门庭若市。

李承乾唏嘘不已,口里道:“你说,怎么一个和尚能令这么多的百姓如此爱戴呢?说也奇怪,咱们大唐有多少令人仰慕的人啊,就不说父皇和孤了吧,这文有房公和杜公这样的人,武呢,也有李将军和你这般的人,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可怎么就不如一个和尚呢?”

陈正泰想了想道:“可能是百姓们总是更同情弱者吧。玄奘这个人,无论他信奉的是什么,可毕竟初心不改,而今又遭遇了危险,自然让人产生了同理之心。”

李承乾便瞪着眼睛道:“他弱还有理了?”

陈正泰一愣,居然觉得这话没毛病!

陈正泰便讪讪笑道:“好啦,好啦,殿下不要介怀了。”

李承乾则气呼呼地道:“哼,反正孤现在听到玄奘二字,便觉得不喜的,你也不要掺和这玄奘的事。”

陈正泰立马便信誓旦旦地道:“我乃世俗之人,与他玄奘有什么关系?当初让他西行,不过是想借此机会打探一下西域等地的风土人情罢了,殿下放心,我自不会和他有什么相干。”

李承乾很满意,他这个时候,还有一些少年心性,性子里颇有几分黑白分明,这种情绪的大抵是,我不和他玩,你也不许。

马车晃晃悠悠地走着,却见不少货郎走街串户,陈正泰隐隐听到货郎的吆喝声:“快来买,快来买,玄奘法师的佛像,陈家木器行出品,不可多得,只要一贯一个,大慈恩寺开过光的。”

陈正泰听得无语,只见那货郎手里拿着一个佛像,可鬼知道那是不是玄奘呀!

李承乾却透过玻璃窗定定地看着,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禁不住道:“什么意思?你还卖玄奘的佛像?还一贯一个?不如去抢呢!陈正泰,你真是昧了良心。”

陈正泰不禁尴尬地道:“殿下,我冤枉啊!你别忘了,我也是刚回长安的,这定是陈家其他人做的主,与我没有关系啊。”

李承乾便咬牙切齿地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何这玄奘如此火热,这么多的信众聚在这……原来有你们陈家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功劳。”

陈正泰心里叹了口气,也不知该说点啥好。

其实,做生意嘛,这不是很正常吗?

内心深处,陈正泰还是很欣赏陈家木器行的,现在也不知是哪个陈家子弟在做主,适时的推出新品,抓住商机,借用此时军民百姓们的心思,直接借用玄奘作为品牌,产生巨大的品牌溢价,这TN的是个人才啊。

当然……陈家这些子弟,大多数读过书,当初又在矿场里吃过苦,而后又分配到了各个作坊以及店铺进行磨砺,他们是最早接触商业和工坊经营以及工程建设的一批人,可谓是时代的浪潮儿,现在这些人,在各行各业独当一面,是有道理的。

此时的大唐,从工商业的角度,还属于蛮荒时期,任何一个开拓,都足以让开拓者成为这个行业的鼻祖,或者是祖师爷。

也就是说,此时各行各业的竞争并不激烈,几乎一个新的生产方式,一个新的商业计划,便可填补

文学

市场的空白,根本不存在任何的竞争对手。

以至于当绝大多数人还摸不着头绪的时候,陈家的各业,凭借着这些优势,一飞冲天。

“还真有不少人买呢,这些人……真是瞎了。”李承乾显然是心理很不平衡的,这时直接将整张脸贴着玻璃窗,以至他的五官变得

文学

畸形,他不无羡慕的样子,眼珠子几乎要掉下来。

陈正泰瞥了一眼,果然不少人围着那货郎,生意好像很好的样子。

陈正泰便坐着不动,若有所思的样子。

李承乾此时忍不住道:“早知道,这么好赚,孤也……”

陈正泰接话道:“也卖这佛像了?”

李承乾瞪他一眼,酸溜溜地道:“不卖,挣多少钱也不卖,孤不干这脏事,孤乃太子。”

陈正泰却若有所思:“殿下有没有想过,民心可用?”

“嗯?”李承乾狐疑的看着陈正泰。

陈正泰道:“我的意思是,现在天下人都心系着玄奘的安危,倘若这个时候……有人能将玄奘救出来,这天下的军民百姓,岂不是要日夜称颂这人的功德?”

李承乾想了想,皱眉道:“你想救人?”

“不是我想救人。”陈正泰摇摇头,苦笑道:“而是……殿下想不想救!我是无所谓的,我毕竟是臣子,不需要名望。可是殿下不一样,殿下难道不希望得到天下人的爱戴吗?只是……殿下的身份过于尴尬,想要让百姓们爱戴,既不可用文来安天下,也不可上马来定乾坤。朝中的事,管得多了,难免陛下要怀疑殿下是否早就盼着想做天子。可若是什么都不管,却也难了,殿下身为太子,太没有存在感了,文武百官们,都不看好太子,认为太子殿下羸弱,性情也不好,望之不似人君,这对太子殿下,可是大大不利啊。”

陈正泰很耐心地继续道:“历朝历代,做太子是最难的,积极进取,会被宫中猜忌。可若是混吃等死,臣民们又免不得失望,可若是太子殿下,积极参与营救这玄奘就不同了,毕竟……参与其中,不过是民间的行为而已,并不牵涉到军政,可若是能将人救出来,那么这过程势必惊心动魄,能让天下臣民意识到,殿下有慈悲之心,念百姓之所念,固然殿下没有展现出自己有陛下那般雄主的能力,却也能顺应民望,让臣民们对殿下有信心。”

李承乾听罢,竟是有些痴了,他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响,犹豫再三道:“孤一向有慈悲之心,这一点竟被你瞧出来了。不过我有些担心,这样父皇不会认为孤收买人心吗?”

陈正泰便道:“这期间,得有一个度。比如吧……比如那吴王李恪,蜀王李愔人等,哪一个比太子殿下好了?可他们照样晓得收买民心,给人营造一个贤明的形象。若是太子殿下不能有所作为,只怕陛下要怀疑,天下交给太子,是否合适。现在陛下年纪越来越大,对于未来的帝统传承,越发的心存疑虑。陛下乃是雄主,正因为文治武功,所以在他的心里,任何一个儿子,都远远不够格,一旦生出这些心思来,难免会对太子有所非难。”

“可若是太子既不干预政事的同时,却能让天下的军民百姓,视为贤明,那么太子的地位,就永远不可动摇了。即便是陛下,也会对太子有一些信心。”

李承乾总陈正泰说什么都能很有道理,他于是想了想道:“此事……容孤再想想。”

说话间,二人的马车便到了东宫,却见一宦官在东宫门前挂平安牌子。

李承乾不由大怒,呵斥道:“这是要做什么?”

宦官见状,忙恭谨地道:“长史说,现在长安各家各户……都在挂平安牌,为显东宫与百姓同念,挂一个祈福的平安牌,可使百姓们……”

这东宫的长史,正是马周。

李承乾忍不住吐槽:“寻常百姓是寻常百姓,东宫是东宫,怎么东宫可以和百姓一样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