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翁熄粗大 第一章

在这段时间里,张强也没有闲着,对于突然出现的月神,张强终于搞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访问下载TXT小说//[]

这个月神,竟然真的是神,只不过是传奇世界的神,在传奇世界的规则中,神是不可能存在的。

而这个月神是一个意外的存在。

在几万年前,月神也不叫月神,其也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就犹如现在的天尊,法神一样是那个时代的最强者。

只是在一次天地巨变下,却因为特殊的原因,得到了天地间意外诞生的月之神格,从而一举成神,从此便是永恒不朽的真神!

一开始月神还是非常庆喜自己的好运,竟然得到神格成为了神!

可是没过多久,悲剧出现了,在传奇的世界中,规则是不允许神的存在的,但月神却是明明白白的成为了神,而且已经拥有了月之规则,就是抹杀也是不行。

那月之规则对传奇世界也是有着巨大的好处,规则不可能抹杀。

于是月神就被规则给囚禁了起来,被关在一个极小的世界中,一关就是几万年!

这么长的时间恐怕谁都会受不了,就是已经是神的月神也不例外,这几万年的时间里,月神可是自杀过无数次。

但神在传奇世界中是不死的,只要世界不毁灭,神就不会死,自杀了无数次的月神,总是在瞬间就被复活了!

而这次也是察觉到,张强这里的规则被打破。[]这才趁着这段时间逃了出来,并且与张强签订了契约。

这才彻底的逃离了那个囚笼,不过这也不是没有代价的,与人签订了契约,还能算是真正的神吗?

月神已经失去了无限复活的特权,只是一个有着神能力的人罢了,已经不能称为神了!

而第二件事。就是张强在这一个星期里,把至高秘境给打通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装备。麻痹戒指,护身戒指,复活戒指。这几个已经被张强带着了自己的手上!

而且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张强的等级也是飞速的上升,到现在已经有三百级了,这些属性加起来倒是让张强六级初期的实力,提升到了六级中期的!

实力整整的提升了好几倍,这倒是意外之喜,就是张强也没有想到,至高秘境的怪物会这么多,boss的经验会怎么高!

现在的张强,天尊圣战这几个人就是联手都不是张强普通状态的对手了。更不用说变成绿巨人了,那是直接秒人了!

“现在来这个世界的目的基本已经达到了,现在也该是去闯闯那所谓的天关了!”张强说着就从自己的空间之中拿出了一枚玉白

文学

色的令牌。[]

这样的令牌张强还有好几枚,正面写着天门1几字,这些令牌是张强杀死这里的boss而得到的。不过爆率却不大!

九个boss张强杀了还几次,却也只得到了三枚罢了!

这些令牌的唯一作用便是可以带着张强去天门1层,是闯天门的必要之物!只要把令牌拧碎,就会被传送到传说之中的天门。

一共十二道天门,也就是十二道天关,每一关都有一个boss存在。而且都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boss。

并且不能与别人一同进入,或中途退出,只能独自一人闯过十二道天关,最终见到真正的天门,打开天门。

也就是说闯天关不是死,就是活,没有第二条路,当然对于张强来说却是例外,他有自己的世界,一看不对随时可以离开!

翁熄粗大 第二章

……

“这是你三师叔剿灭青莲峪魏丰娘和西川八魔后,偶然得来的广成子炼魔至宝‘九天元阳尺’,今日我便把它赐给你。”

陈霖深吸一口,迅速压下心底的喜悦,沉稳的躬身施礼。

“弟子多谢师父,多谢三师叔!”

龙帝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徐君明轻轻一抬手,法力托着元阳尺缓缓飞到陈霖手中。

“好好修炼,别辜负了我跟你三师叔对你的期望。”

“是,弟子绝不敢懈怠。”

“回去吧。”

陈霖再次躬身施礼后,才回到自己的蒲团上坐下。

“苗楚芳?”

“弟子在。”

一身红色罗裙的苗楚芳,论相貌,几乎仅次于徐凰。

不同于徐凰清冷高贵,拒人于千里之外;也不似乔守心的温婉慈悲;在她身上有一种端庄大气,仿佛大家闺秀般的气质。

一只闪烁金色灵光,浮雕异兽图案的金钺,出现在徐君明掌心。

这金钺透露出,不次于飞云戈的杀伐之气。

又是一件顶级的杀伐仙器。

“我赐你极品杀伐仙器金麟钺,此物杀伐之气甚重,望你好生使用。”

“弟子遵命,多谢恩师赐宝。”

徐君明目光一转,看向身穿月白色长袍,腰束锦带,相貌俊朗的少年男子。

上一世的连山,这一世的商太真。

不过关于连山的记忆,徐君明在他转世的时候就已经抹去了。

“从今以后,你就只是我崇山书院门下嫡传二代弟子。”徐君明心道。

“商太真?”

后者连忙起身。

“弟子在。”

“盘荦?”

“弟子在。”

身穿杏黄道袍,身形壮硕的盘荦连忙起身。

对于这两位新晋的崇山门下二代弟子,早先入门的弟子都觉得陌生。

“正好趁着大家都在,我便给你们介绍一下。”

“商太真和盘荦是你们四师叔门下嫡传弟子,商太真为长,盘荦为幼,同时他们也是我崇山门下第二代第九和第十位嫡

文学

传弟子。”

“我等见过诸位师兄师姐和各位师侄。”

“见过两位师弟。”

“见过两位师叔!”

众人相互见礼后。

徐君明掌心浮现出一件形如龟壳,内藏九枚爪勾的玄黑色仙器,以及一株赤色玉竹。

“商太真,今日我赐你离合五云圭阳符,正好跟你手中的阴符配成一套。这‘赤焰仙竹’是仙根,今日也一并赐给你,做你随身洞天镇压灵机之宝。”

“弟子多谢掌门师伯赐宝。”

商太真神色激动,他清晰地的感应到了丹田内‘离合五云圭’阴符,感应到阳符现世后透露出的急切。

而且除了阳符,祖师还赐下了一本仙根。

徐君明微微点头后,掌心又浮现出一根青色铁索。

“盘荦,我赐你上品仙器‘青蛟链’一件,望你好生运用,多为我崇山一门出力。”

“弟子必谨记掌门师伯教诲,努力修炼,为崇山一脉出力!”

徐君明颔首后,一挥手。

青蛟链飞入盘荦掌中。

感受着师伯所赐仙器的强横,盘荦心中激动。

他手中虽然宝贝不少,但除了本命灵宝玄黄宝塔,没有任何一件能比得上青蛟链。

所有二代弟子全部分发完后,三代弟子们眼神瞬间火热起来。

他们知道祖师他老人家向来处事公平,今日赐宝,肯定有他们的份。

翁熄粗大 第三章

“嘶嚯…”我睁开了双眼,猛地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

“纤纤,纤纤?”顾不得灵魂刚刚入体带来的不适,我起身四下寻找起来。

“老爷!”一个娇糯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我循声看去,顾纤纤裹着浴袍正从里边出来。没有变,一切都没有变。顾纤纤还是那个跟了我三年,为我舍过命的顾纤纤。我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嘴唇动了动想对她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让我感到纵然千言万语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我抬手捏了捏眉心,一步上前紧紧将她搂在了怀里。

“你终于…终于…”我紧紧搂着她,嘴里低声说道。

“老爷…”顾纤纤环臂抱住我的腰,踮起脚尖将唇印在了我的唇上。唇齿间有些咸,那是泪珠的味道。有她的泪,也有我的泪!

“楚老,我要结婚了!”良久,我才跟顾纤纤分开。等她穿好衣服,我牵着她的手带她跟顾翩翩和颜品茗见了面。对于顾纤纤的事情,两女其实早有心理准备。三个人很快就熟络了起来,凑到一起窃窃私语着。其中顾翩翩和顾纤纤尤其显得亲热,毕竟她们之前曾经是一个人。就算如今一分为二,个中也还有藕断丝连的感觉。任由她们在那里联络着感情,我拿起电话径直打给了远在帝都的楚老爷子!

“哟呵,今儿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嘿?乍对我这么客气,老头子我还真不习惯!等等,你说什么?要结婚了?哪家的姑娘?怀上了没有?男孩儿女孩儿?”电话里,楚老爷子中气十足的调侃着我道。末了儿,他回过神来连声问我道。

6z看F;正¤¤版◇T章W节6◇上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啥就怀上了…我是有事儿求您帮忙!”闻言我不等他继续说下去,就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再说下去,指不定还会说出些啥来。

“哦,有事求我。哦呵呵呵,程小凡你个小崽子,你也有今天!”楚老爷子在电话那头放声狂笑了几声,然后很是爽利的对我说道。

“喂,人呢?怎么不说话了?”过了半晌,见我没搭理他,楚老爷子在电话里问将起来。

“这不是尊敬长辈,想等您笑完了我再开口么?”我靠在椅子上摸了摸鼻子道。

“嗯哼,先说啥事!”楚老爷子轻咳一声问我。

“结婚证,我需要三张结婚证!”此言一出,顾翩翩三人顿时停下了话头,齐齐看向我。

“你小子疯了!三张?你这是公然跟政策作对是不是?这个忙老子不帮!”楚老爷子一听,一口回绝了我。

“不是,类似我这样的人,国家都应该有一个特殊的档案吧?我的意思是,在民政局办不出三张来,可以在特殊档案里予以承认啊!没办法,我是一个博爱的男人,三个女人我都喜欢,我都要娶!可是吧,如果去民政局办证,只能办一张。这么一来,对其她人又不公平!”我有些任性的对楚老爷子说道。这么些年,遇事我很少会任性,这一回我决定任性一次。

“要么,你都别办证,那不就公平了?”楚老爷子给我出着馊主意!这个事情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只不过后来想想,如果连一个名分都给不了人家,那么结婚做什么?结婚,就是想给对方一个安定的家,一起过安稳的日子。彼此照顾着,一起见证对方从年轻到年老,一起经历着爱情慢慢转变为亲情!

“我就随口这么一说,这样吧,我去上头给你探探口风。”见我又不做声,楚老爷子连忙说道。说完,他就将电话给挂掉了。

“要不,咱们都不要结婚证好了!”顾翩翩她们见我为难,异口同声道。其中颜品茗一句话出口,随即羞红的脸颊。原本,她一直以为这事儿没她的份的。

“叮铃铃…”电话铃声响起,我连忙将话筒拿了起来。

“这事儿你别到处问人,闷声发大财懂吧?”楚老爷子啥话也没说,就对我丢下这么一句后再度把电话挂掉了!

三日后,一个快递送到了山庄。我拆开一看,里边是几本本红红的结婚证。不过这几本结婚证跟一般的结婚证有所不同,里边的钢印不是某某民政局,而是戳着特殊人群关系证明的字样!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关系一栏当中填写的那两个字:夫妻!

不管是民政局,还是什么别的单位发的证。只要国家承认我们的关系就行了。拿了证,婚礼的事情就提上了日程。艾义勇知道我要结婚之后,死乞白赖的也跟胖妹去把证给拿了。按照他的话说,浪荡了这么多年,他也要收收心,找个管得住自己的女人成个家。山庄里开始张灯结彩着,婚礼现场一切的开销,都是艾义勇出的钱。谁让他想跟胖妹在我山庄和我们一起举行婚礼呢?这厮有钱,不趁着现在多宰他一笔,等他成婚之后就不好下手了。因为他的钱,即将不属于他掌控!

山庄都布置好之后,婚礼也就随之而来了。我刻意从家里把父母,姐姐姐夫们都请了过来。得知我要结婚,楚韩两家也在各自家主的带领下来了不少人。娜娜和她的母亲,还刻意请假赶了过来。甚至包括在越南牺牲的杨朝阳同志的夫人和孩子也都赶了过来。他们母子,还是第一次来到我的山庄。家住江城的老周一家,则是全家出动来到了我的山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