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特别大,爹地吃了我吧

儿子的特别大 第一章

月明如水。

随着寒风清冷吹袭而过,这席卷了整个神州的一场大雪,已经逐渐停止。

不过放眼望去,山涧平原,森林草地,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被幽深大雪覆盖,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在青州大秦东部,有一座巍峨大城,名为越城!

越城距离大秦东部关口大约七百里地,乃是大秦东部,除了大秦东部关口昌合城外,最为重要的一个城池!

一是因为越城南临青州山脉,凶险难攀,北靠青州大河淮水,河宽三百里,飞鸟难渡,想要前往皇城,唯有从这越城经过!

第二,则是因为,此城的主人,名为秦越!

秦姓,这在大秦,绝对是代表着不一样的意义!

因为当今大秦皇室便是秦姓,所以,秦乃皇姓,绝不容许寻常百姓玷污。在整个大秦境内,凡有秦姓之人,都会被皇室勒令改姓,要么便离开大秦境内,否则便只有死路一条!

因此,能够留在大秦的秦姓之人,尤其还是地处皇城之外的秦姓之人,绝对都是与皇室有所渊源的!

而这秦越,赫然也是其一!

他乃是当今人皇秦圣炎的亲弟弟!

在当年,其风姿绝不在秦圣炎之下,只是最终还是大势所趋,秦圣炎继位,而他则被封为了越王。秦圣炎继位后,对其十分忌惮,不久之后,便找借口便将其外放,远离了皇城。

而这越城,正是他的封地!

越王府,便是建在这越城之中!

这越王调来越城已经七百余年,势力根深蒂固,而且深受百姓爱戴,平日里越城也是经济繁荣,极为昌盛。

可就在数日前,大夏进军青州,对大秦动手。

短短两日,破大秦东关昌合城,斩敌数百万,镇守昌合城的青龙军团,十不存一,元气大伤,四散而逃。

而破除昌合城后,大夏军队并未停留,一路直袭,连破数百城,所向披靡,威势无人可挡!

直到抵达越城,双方一场攻守大战下来,各有损伤。

但这越城,不愧是当初能与秦皇秦圣炎争锋的越王封地,不仅城中高手众多,而且还有大秦五大军团之一的麒麟军团镇守,实力之强,绝不在东关昌合城之下!

久攻数日,大夏精锐大军大秦军团,竟然依旧未曾攻下越城,局面就这般暂时僵持。

夜色下,越城前方十里地的辽阔平原上,伫立起一座座雪白帐篷,周围密密麻麻的士兵镇守。

夜色下,一面写着“夏”字的金黄大旗迎风伫立,在夜色中极为明显!

而在居中一座明显稍大一些的帐篷内,有着数道身影或坐火立,除了王翦、蒙恬和章邯三大副军团长外,各军一些主要将领,也皆在其中。

气氛略有些沉重。

“这大秦,不愧是中土最强皇朝啊,其底蕴之深,远超吾等想象之外……”

过了许久,坐于主位的王翦忽然叹息一声,脸色有些沉凝。

闻言,其余诸人脸色微变,脸色同样是有些凝重。

由东直袭大秦,这已经是他们遇到第三个比较难啃的骨头了。

第一个,大理王朝的东关南阳城,全靠白起麾下的杀神军和大秦锐卒增援,方才攻陷大理,打到大秦。

但到达大秦后,大秦东关昌合城,同样打的极为艰难,章邯定计,趁着大雪封城,请来了寒月古派的九位冰系散仙,方才破城而入,攻陷昌合城。

如今,还未抵达秦皇城,这区区一个越城,又让他们束手无策了!

念及此处,诸人的脸色都不由得更是难看了几分。

难道攻陷这越城,他们还得请外援吗?

那朝中同僚如何看待他们大秦军团?!

他们有何脸面,回朝面见陛下?!

“明日继续攻城!”

就在这时,王翦霍然起身,脸色严肃,道:“白起将军当着朝中各位大臣的面,向陛下请战灭秦,为期半月!”

“如

文学

今已过去十日,距离半月之期,只有五日,这五日内,不论如何,吾等一定要攻破越城,前往秦皇城,掌控大秦!”

五日!

诸人皆是神色一凛。

旋即,尽数起身,郑重行军礼,齐声喝道:“五日内,必破越城,掌控大秦!”

所有人脸上,皆是一片坚定决然。

在场皆是大秦将领,在他们眼中,大秦的声誉,他们看的比命还重要!

重活一世,若是在华夏同僚面前失信,玷污大秦之名。

他们万死难辞其咎!

到时候,若始皇陛下出世,他们有何脸面,面对始皇陛下?!

在大夏同僚面前,他们如何能够抬得起头来?!

“区区一座越城,何须五日?”

蓦地!

就在这气氛严肃之际,大帐之中,忽然响起一道平淡的声音。

众人豁然一惊,连忙转身,看向门口,然后皆是大喜!

只见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身穿白甲,身姿伟岸的身影,平静伫立。月光下,那道身影,显得如此威武雄阔,仅他一人,好似便撑起了整片天地,日月星辰

文学

倒转,无数城池破碎!

天地间,似乎仅有他一人存在!

“末将王翦,拜见武安君!”

“末将蒙恬,拜见武安君!”

“末将章邯,拜见武安君!”

“末将蒙毅……”

片刻间,诸多将领,脸色激动,纷纷大步上前,身躯笔挺,朝着这道白甲身影豁然跪地,郑重行礼。

殿内瞬间一片寂静。

白起看着眼前诸人,眼中也是闪过一抹缅怀之色,淡淡点头,道:“起身吧!战场之中,不必多礼。”

“是,将军!”

众人再次一礼,随后方才起身,目光灼灼地看着白起,刚才的严肃气氛彻底消失,所有人心中忧虑凝重尽去。

只要将军归来,所有困难,都将迎刃而解!

正如将军所说,区区越城,何足道哉?!

白起缓缓进入帐中,走到主位坐下,随后缓缓扫视诸人,道:“传令下去,三军修整,明日辰时,破越城!”

“遵命!”

寒冬雪日,夜,显得特别的漫长。

但随着时光流逝,天边终于还是缓缓亮起一抹白芒,隐约带着缕缕金红之色,日头被乌云遮蔽。

显然,今日还是一个阴天。

就连天际,不知何时也飘起了小雨,滴滴答答落到地面,随着地面覆雪缓缓消融。

“咚!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整齐划一,响彻在这片白茫茫的天地。

地平线尽头,出现一面金色的“夏”字战旗,在这“夏”字战旗后方,一面黑红相间的“秦”字战旗紧接着出现。

很快,身穿统一璀璨黑甲,军容整齐的铁血大军,缓缓出现在视线之中。

浓郁的杀气和煞气腾空萦绕,宛如乌云般,久久不散。

天地之间,一片肃杀意!

“发现敌情!发现敌情!”

“戒备!戒备!!!”

高达数十丈的越城城墙上方,顿时间,紧急的号角声响起。

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很快,一道道身穿各色战甲,气息恐怖的身影,从各处疾驰而来,屹立城头,眺望远方,看向地平线尽头处,缓缓行来那一队密密麻麻的大军。

就连城中各处,也有着急促的脚步声响彻,很快,那原本略显空旷的城墙,便是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士族,拉弓搭箭,一座座能量晶炮蓄满能量,时刻准备发射。

气氛顿时一片紧张。

很快,大军行至城前,整齐停下。

诸多大秦军团士兵,无数双目光,紧紧地盯着前方旗帜下,那四道宛如神邸般的伟岸身影,充满狂热!

纵然这几日一直无功而返,死伤惨重,迟迟无法破城。

但此刻,所有士兵心中,都是一片战意盎然!

大秦四大名将齐聚,他们还有何惧之?!

今日之后,他们大秦军团之名,必然响彻整个神州,名扬天下!

大秦之名,将正式绽放,属于它特殊的光辉!

一股肃穆、浓郁的战意气息萦绕在大军之中,纵然是城墙之上的越城士兵,都感觉到了这股气氛,脸色皆是凝重起来。

“要开启决战了么?”

城墙中央,一名红甲将领低声喃喃,看着城池下方大军前那四道身影,脸色十分凝重。

这几日大秦军团屡次攻城,虽一直未成功,但他们心中丝毫不敢小看这支大夏的铁血军队!

这数次攻城战,他们是因为占据着地利之势,才勉强守住越城,不过他们也并非毫无损伤,在这般优势下,越城都险些被破,他们完全是拿人命来填,战斗惨烈无比。

“将军,身穿红色盔甲那人,就是越城主将,大秦皇朝麒麟军主将,名为罗雁,五劫散仙修为,也是越王手下头号战将,领兵能力不弱!”

大军前方,王翦看着城墙上那红甲武将,朝着旁边低声说道。

“嗯!”

白起坐于一匹血红战马之上,身躯笔挺,看着城墙方向,静静点头,脸上不见一丝表情。

见状,王翦脸色微动,也没有再多说。

这时,白起忽然道:“准备战斗?”

“嗯?”

王翦三人霍然转头,脸色惊疑,敌方全部龟缩于城中,如何战斗?

儿子的特别大 第二章

(谢谢dnad书友的月票)

月柔儿紧跟着月心儿的步伐,站着她右侧时不时的偷看她的脸色,见她脸色由脖颈到脸颊都是一片红润的潮红,眉宇间更是有一抹媚态,一副要动情了的样子。

月柔儿心中不由大喜,看来这大皇姐的定力也不怎么样嘛,想到昨日先被她吃了一棋她心中就颇有不岔,若是今日能借五妹之手好好给她吃点苦头那是最好不过了,到时自己在充头一次老好人假意帮帮她,她还给自己心中感激呢,这真是一石二鸟的完美机会啊。

心里想着,月柔儿目光落在草坪上的那群疯狂女子,尤其是中间那个被数女虐待的宫女更是触目惊心,若是换成是月心儿,那该多好。

公主们表面和和气气,一事好姐妹的样子,可是私下一个个都各怀鬼胎,各有心计,若是能将对方踩在脚下,几乎是每位公主的想法,这仅仅是她们自己的想法,更有各位母妃的推波助澜,因为这一切都可能影响到将来皇后之位的变数。

传闻五妹的母亲闭死关很多年了,可是一直都未出来过,私下底很多人都在传她已经修炼出了问题,可能已经身亡,不会对她们勾成威胁,其独女灵儿公主更是久病缠身势单力孤,更不会造成多大阻力,眼下大家都知道,那飞扬跋扈的大皇姐和其母才是重中之重,许多人都看够了她们的脸色,可是却从来都是敢怒不敢言,而更要象奴才们一般对她们笑脸相迎,阿谀奉承,月柔儿早已厌恶了这种生活,大家都是父皇的子女,凭什么自己要活的象个狗奴才一样,她不服,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现在五妹这个疯丫头竟然突然转了性子,竟然敢出头跟大皇姐对着干,这真是一个天赐良机,错过了可能就难有机会了,所以月心儿不知道的,私下里她已经吩咐人通知了其它公主来五妹府上,到时一同看大皇姐出丑,让她颜色扫地,在大家面前在也高傲不起来才好。

想到这,她差点笑了出来,约莫在过小半时辰,其它姐妹也差不多会来了,也不知道五妹这丫头这回到底会耍什么手段来收拾大皇姐,月柔儿真是好期待。

至于自己,她压根就没考虑过,她知道自己在五妹眼中只是个陪衬,大皇姐才是重点目的,即便自己牺牲色相但是能教训一番大皇姐,挫挫她的锐气那也是非常值得的。

月心儿见月柔儿默不作声的,浑身难受的她不由侧目看了月柔儿一眼,奇怪的道:“二妹,你不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嘛?”

月柔儿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有些热。”

府上的阵法有古怪,月柔儿非常肯定这法阵当中布置了甘种能调动人的情欲的手段,好在她有了上次的经历早有了准备,进来之前已经服下了一粒静心丹,所以身体的反应并没有月心儿那么大。

“真是奇怪了,这小贱人的府上到底搞了什么鬼东西,一个个丫头都变了态,就连本宫都有些难受起来。”主儿夹紧双腿,走起路来有些扭捏,可是那里的空虚和酥痒越来越强烈,她实在无法控制各种奇怪的念头,心里只恨得月灵儿咬牙切齿。

儿子的特别大 第三章

果然,王七麟没有失望。

桓王得知玛哈嘎哩黑死宝盒的存在以及祯王府利用宝盒所做过的事情之后暴怒。

他的行径拥有军中常见的粗鲁和彪悍,直接将三个侄子给吊了起来!

闪电鞭子这次换成了铡刀!

刘福、刘禄、刘和三兄弟看到玛哈嘎哩黑死宝盒后表情就很难看了,桓王亮出铡刀还没有开动,刘和这个软骨头已经一边尿裤子一边承认了过错。

他之所以敢承认是因为这事与他关系不大。

当时主持杀害蜀宝戏班的不是他,是刘福,动手的是刘寿,而他那时候还没有成年,并没有参与这些事。

剩下的是桓王家事,王七麟无意参与。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玛哈嘎哩黑死宝盒说道:“王爷,这法宝是我们挑选出来的,按照您的说法,这……”

桓王冷冷的说道:“放心,本王言而有信,不管你们拿到的法宝多厉害,本王都不会反悔收回。”

说着他皱起眉头:“王大人,在你心里,本王是出尔反尔的人吗?”

王七麟急忙摆手:“那绝对不是,主要是卑职觉得这玛哈嘎哩黑死宝盒能放出瘟疫,于国于民很是危险,而王爷一心为国,所以可能不会让这种东西流落出去。”

他确实觉得桓王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可是他也确实觉得桓王不会将玛哈嘎哩黑死宝盒交给他们。

原因与他刚才说的差不多。

桓王应该会对玛哈嘎哩黑死宝盒很感兴趣,因为这东西能定向放出瘟疫,对大军团作战来说,这东西太厉害了——

大军作战最难的就是攻城,如果能在城池中放出瘟疫……

事半功倍啊!

桓王却是聪明人,他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本王会贪心这所谓的黑死宝盒,是吗?你以为它能为本王所用,在疆场征战中无往而不利,是吗?”

王七麟赶紧抱拳行礼连说不敢。

桓王又是哼笑一声,说道:“本王若是需要这等邪器,九洲之内还能找不出来?王大人,打仗与做人一样,能以奇胜但要以正合!”

“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今日可以以邪器破他人城,他日他人同样可以以邪术害你军团!你以为本王远征交趾和五诏,他们没有用过这些手段?”

桓王仰头,面露傲然:“他们用过的邪术残酷的让你无法想象!但本王以军中正气破万邪,军中有正气,诸神庇佑!而交趾国世居山林,所懂邪术最多,他们军中用的邪术更多,可是他们覆灭在即!”

王七麟心悦诚服的说道:“王爷,卑职受教了!”

桓王看向他说道:“记住,修士修的是大道、参的是天道,而天道无处不在,所以修行最忌贪图小便宜、耍小聪明。”

王七麟道:“卑职明白王爷教诲,多行不义必自毙!”

桓王满意的点点头:“你很有悟性,那你有没有兴趣来本王边军?卫国戍边,保万民安康乐业,这才是大丈夫一生所托!”

王七麟说道:“王爷好意,卑职心领,卑职如今只想做一件事,那便是找到犼,干掉犼!”

桓王听到这话点点头,他将盒子递给王七麟,但没有撒开手,而是盯着他眼睛问道:“你得到这法宝,准备用它做什么?”

王七麟说道:“这法宝不是卑职所得,是卑职一个下属所得,她是金蛊一脉的传人,将用这黑死宝盒去给她本命蛊修炼。”

桓王松开手转而拍了拍他肩膀,目光直视他的眼睛:“王大人,你年纪轻轻修为高深,又有一群强力下属,所以,好自为之!”

这番话说的莫名其妙,没什么因果关系。

但王七麟明白他的意思:

你们这么屌,别作恶,否则本王有手段对付你们,你们要好自为之。

于是他便回视桓王眼睛坦然说道:“为国为民,万死不辞!”

他看到自己的身影在桓王瞳孔中忽然转动了一下,然后又站稳了。

桓王笑了笑转过头说道:“王大人,观风卫离开锦官城之日,本王亲自为你们行酒饯行!”

王七麟道谢,带上黑死宝盒回去。

这时候其他人已经选完了法宝和丹药,连八喵、九六、十咦和风水鱼都选完了。

他自己进入宝库,然后理解了梦中看过的一句话:刘姥姥进大观园。

宝库建在地下,从地上通入宝库是一个五行神遁阵法,他进入阵法后便自动遁入其内。

宝库庞大,有金银库、有珠宝库、有兵器库、有丹药库、有法器库、有盔甲库、有药草库……

里面东西更是琳琅满目。

就拿他随便进入一个盔甲库,里面分类众多,道家冠服、佛家僧袍、儒家长衫……

再拿道家冠服而言,当房间里头套着小房间,小房间里有分为几个室:法服室、通天服室、朝服室、鹤氅室、道衣室、二仪冠室、九梁巾室、木屐室、云鞋室、道靴室……

王七麟惊呆了。

这就是皇家王府的权势?

一个只是主管蜀郡的祯王府内竟然藏了这么多宝贝,那朝廷的皇家宝库呢?

他理解了为什么沉一会没有发现黑死宝盒,没人可以在里面仔细观摩一遍再从中挑选,只能随机选择一样差不多的东西。

在这宝库里头挑选法宝真是应了那句话:全看缘分。

王七麟不知道宝库里头最珍贵的是什么,他看到闪着金光的盔甲,也看到了一幅诡异的图画,还有一柄柄锋利无匹的刀剑……

最吸引他的法器之一是一张面具,他不知道这面具身份,可是上面涂装却能自动变幻色彩,很邪异……

另有一个铃铛好像很厉害,青铜质地,上面有白色氤氲萦绕,仿佛敲响后声音能传入天界中……

他还看到了一张令牌,令牌上有个面向威严的大黑脸,这让他想到了曾经在古书中看到的阎王令,相传此令牌能号令鬼邪为自己作战……

最终他看到了一枚木簪。

木簪形如嫩枝,娇憨可爱,王七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但既然能进入这宝库,肯定有非凡之处。

他想送给绥绥娘子做礼物,他还没有给绥绥娘子送过正经礼物呢。

至于丹药,他已经有铁中西送的真龙虎九仙丹,所以对于丹药他并不强求。

丹药室里头东西更多更繁杂,还好祯王和四位郡王应当也分不清里面东西,他们都将这些丹药标注了名字甚至写了解析。

王七麟看到了一样叫‘三尸醒神丹’的丹药,这药他很有印象,因为他曾经在梦中地球上听说过一种叫三尸脑神丹的东西,那玩意儿很邪很霸道,是一种阴损至极的毒药。

可是三尸醒神丹不一样,它是一种很珍贵的灵丹妙药。

三尸即为三尸神,道书《梦三尸说》曰:人身中有三尸虫,其中上尸虫名为彭候,中尸虫名为彭质,下尸虫名为彭矫。

这丹药有提神醒脑之神效,道家修炼到后天极致要斩三尸进先天,但斩三尸极难。

王七麟曾经遇到过一个叫金阳子的道家真人的下尸虫,那金阳子修为高深,在九洲闯下过极响亮的名头,最终却倒在了斩三尸的过程中。

若他有三尸醒神丹,那斩三尸的时候会轻松一些,起码可以保持理智。

另外三尸醒神丹对读书人也很有用,它能给人开窍,让人一生头脑清晰。

于是他便收了这颗丹药,准备给黑豆服用。

黑豆不能这辈子真养猪吧?

即使养猪也得念书,既然这小子不愿意念书,那他就给这小子醒醒脑子,让他更聪明一些。

念书这种事需要正向激励,黑豆老是考倒数,这打击了他学习积极性,如果他每次考试成绩能好一些,或许他就愿意念书了。

选好法器和丹药,王七麟对监视他的纵横点点头,纵横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带他进入另一个五行神遁阵,两人又离开了宝库。

这时候王七麟回头看向神遁大阵,心里舒了口气。

当初他和谢蛤蟆第一次闯入祯王府的时候,还想着摸进这宝库里头寻找戏精石头。

幸亏他们当时选择绑架刘寿跑路,而不是头铁的去进入宝库,否则十有八九会被困入其中,让人给瓮中捉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