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杂乱合集全文阅读

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章

在李承乾心里,一千人和三千人,显然是没有任何分别的。

至少和这十万人为之祈福的玄奘法师相比,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苦着一张脸,一副郁郁不乐的样子。

只得让车马绕路,只是这一绕路,便不免要往街坊方向去了,那里更热闹,林立的商铺前门庭若市。

李承乾唏嘘不已,口里道:“你说,怎么一个和尚能令这么多的百姓如此爱戴呢?说也奇怪,咱们大唐有多少令人仰慕的人啊,就不说父皇和孤了吧

文学

,这文有房公和杜公这样的人,武呢,也有李将军和你这般的人,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可怎么就不如一个和尚呢?”

陈正泰想了想道:“可能是百姓们总是更同情弱者吧。玄奘这个人,无论他信奉的是什么,可毕竟初心不改,而今又遭遇了危险,自然让人产生了同理之心。”

李承乾便瞪着眼睛道:“他弱还有理了?”

陈正泰一愣,居然觉得这话没毛病!

陈正泰便讪讪笑道:“好啦,好啦,殿下不要介怀了。”

李承乾则气呼呼地道:“哼,反正孤现在听到玄奘二字,便觉得不喜的,你也不要掺和这玄奘的事。”

陈正泰立马便信誓旦旦地道:“我乃世俗之人,与他玄奘有什么关系?当初让他西行,不过是想借此机会打探一下西域等地的风土人情罢了,殿下放心,我自不会和他有什么相干。”

李承乾很满意,他这个时候,还有一些少年心性,性子里颇有几分黑白分明,这种情绪的大抵是,我不和他玩,你也不许。

马车晃晃悠悠地走着,却见不少货郎走街串户,陈正泰隐隐听到货郎的吆喝声:“快来买,快来买,玄奘法师的佛像,陈家木器行出品,不可多得,只要一贯一个,大慈恩寺开过光的。”

陈正泰听得无语,只见那货郎手里拿着一个佛像,可鬼知道那是不是玄奘呀!

李承乾却透过玻璃窗定定地看着,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禁不住道:“什么意思?你还卖玄奘的佛像?还一贯一个?不如去抢呢!陈正泰,你真是昧了良心。”

陈正泰不禁尴尬地道:“殿下,我冤枉啊!你别忘了,我也是刚回长安的,这定是陈家其他人做的主,与我没有关系啊。”

李承乾便咬牙切齿地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何这玄奘如此火热,这么多的信众聚在这……原来有你们陈家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功劳。”

陈正泰心里叹了口气,也不知该说点啥好。

其实,做生意嘛,这不是很正常吗?

内心深处,陈正泰还是很欣赏陈家木器行的,现在也不知是哪个陈家子弟在做主,适时的推出新品,抓住商机,借用此时军民百姓们的心思,直接借用玄奘作为品牌,产生巨大的品牌溢价,这TN的是个人才啊。

当然……陈家这些子弟,大多数读过书,当初又在矿场里吃过苦,而后又分配到了各个作坊以及店铺进行磨砺,他们是最早接触商业和工坊经营以及工程建设的一批人,可谓是时代的浪潮儿,现在这些人,在各行各业独当一面,是有道理的。

此时的大唐,从工商业的角度,还属于蛮荒时期,任何一个开拓,都足以让开拓者成为这个行业的鼻祖,或者是祖师爷。

也就是说,此时各行各业的竞争并不激烈,几乎一个新的生产方式,一个新的商业计划,便可填补市场的空白,根本不存在任何的竞争对手。

以至于当绝大多数人还摸不着头绪的时候,陈家的各业,凭借着这些优势,一飞冲天。

“还真有不少人买呢,这些人……真是瞎了。”李承乾显然是心理很不平衡的,这时直接将整张脸贴着玻璃窗,以至他的五官变得畸形,他不无羡慕的样子,眼珠子几乎要掉下来。

陈正泰瞥了一眼,果然不少人围着那货郎,生意好像很好的样子。

陈正泰便坐着不动,若有所思的样子。

李承乾此时忍不住道:“早知道,这么好赚,孤也……”

陈正泰接话道:“也卖这佛像了?”

李承乾瞪他一眼,酸溜溜地道:“不卖,挣多少钱也不卖,孤不干这脏事,孤乃太子。”

陈正泰却若有所思:“殿下有没有想过,民心可用?”

“嗯?”李承乾狐疑的看着陈正泰。

陈正泰道:“我的意思是,现在天下人都心系着玄奘的安危,倘若这个时候……有人能将玄奘救出来,这天下的军民百姓,岂不是要日夜称颂这人的功德?”

李承乾想了想,皱眉道:“你想救人?”

“不是我想救人。”陈正泰摇摇头,苦笑道:“而是……殿下想不想救!我是无所谓的,我毕竟是臣子,不需要名望。可是殿下不一样,殿下难道不希望得到天下人的爱戴吗?只是……殿下的身份过于尴尬,想要让百姓们爱戴,既不可用文来安天下,也不可上马来定乾坤。朝中的事,管得多了,难免陛下要怀疑殿下是否早就盼着想做天子。可若是什么都不管,却也难了,殿下身为太子,太没有存在感了,文武百官们,都不看好太子,认为太子殿下羸弱,性情也不好,望之不似人君,这对太子殿下,可是大大不利啊。”

陈正泰很耐心地继续道:“历朝历代,做太子是最难的,积极进取,会被宫中猜忌。可若是混吃等死,臣民们又免不得失望,可若是太子殿下,积极参与营救这玄奘就不同了,毕竟……参与其中,不过是民间的行为而已,并不牵涉到军政,可若是能将人救出来,那么这过程势必惊心动魄,能让天下臣民意识到,殿下有慈悲之心,念百姓之所念,固然殿下没有展现出自己有陛下那般雄主的能力,却也能顺应民望,让臣民们对殿下有信心。”

李承乾听罢,竟是有些痴了,他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响,犹豫再三道:“孤一向有慈悲之心,这一点竟被你瞧出来了。不过我有些担心,这样父皇不会认为孤收买人心吗?”

陈正泰便道:“这期间,得有一个度。比如吧……比如那吴王李恪,蜀王李愔人等,哪一个比太子殿下好了?可他们照样晓得收买民心,给人营造一个贤明的形象。若是太子殿下不能有所作为,只怕陛下要怀疑,天下交给太子,是否合适。现在陛下年纪越来越大,对于未来的帝统传承,越发的心存疑虑。陛下乃是雄主,正因为文治武功,所以在他的心里,任何一个儿子,都远远不够格,一旦生出这些心思来,难免会对太子有所非难。”

“可若是太子既不干预政事的同时,却能让天下的军民百姓,视为贤明,那么太子的地位,就永远不可动摇了。即便是陛下,也会对太子有一些信心。”

李承乾总陈正泰说什么都能很有道理,他于是想了想道:“此事……容孤再想想。”

说话间,二人的马车便到了东宫,却见一宦官在东宫门前挂平安牌子。

李承乾不由大怒,呵斥道:“这是要做什么?”

宦官见状,忙恭谨地道:“长史说,现在长安各家各户……都在挂平安牌,为显东宫与百姓同念,挂一个祈福的平安牌,可使百姓们……”

这东宫的长史,正是马周。

李承乾忍不住吐槽:“寻常百姓是寻常百姓,东宫是东宫,怎么东宫可以和百姓一样呢?”

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章

天黑之前,追击的人马陆续回到了营地,都斩获颇多。

张淼和徐庶亲迎在大营门口,迎接着乡兵们的凯旋。

张平、张旗先后带兵返回,虽然看起来很是疲惫,但各个神情振奋无比。

“阿淼,太痛快了,哈哈,那贼兵只知道逃跑,什么都不顾了,咱们只需要从后面追上,把长矛狠狠的戳入他们后背就行,简直比杀猪还简单!”张旗哈哈大笑道。

“旗叔辛苦了。”张淼笑道。

“只是那贼兵逃得太快,又分散而逃,咱们人数少不敢分兵,缴获的首级却是没有多少,倒是不少人跪地投降。”张旗指着身后道。

张旗的身后,百十个乡兵各持武器,押解着人数远多于他们的俘虏,看数量足有两三百之多。

“咱们的人伤亡怎样?”张淼没有理会俘虏,而是先问起了伤亡。

“除了开始和贼人接阵厮杀时死了两个,再就是有三个人受了轻伤。”张旗神色黯然道,虽然伤亡不大,但其中多是三水的族亲。

“死去的重重抚恤,其家人由村中供养。”张淼轻轻道,“伤了也不用怕,樊先生乃是神医华佗之徒,有他在,肯定能够治好。”

又过了一会儿,孙季也带着茅村兵返回了,各个鸟枪换炮,乱七八糟的武器都没了,取而代之的都是钢刀长矛,好多兵拿着两三件武器,也不嫌沉。很多人身上的衣服都变了,在原来的衣服上又裹上厚厚的一层,不知道是不是从尸体上扒下来的,腰间鼓囊囊的,也不知里面装的是啥。

“孙季兄辛苦了。”张淼瞟了那些茅村兵一眼,笑着说道。

“只是追杀落水狗,算不上辛苦,少族长您打破十倍之贼人,打的贼帅周仓落花流水,才是真的辛苦,真的了不起,属下敬佩万分。”孙季非常恭敬的道。此战,给他的震骇非常大,他万万没有想到,张淼竟然赢得如此干脆利落,那周仓号称悍贼,荼毒湖阳数年,连荆州兵都拿他无可奈何,竟然就被轻易打垮,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这让孙季如何不震惊。

“哈哈,能有此胜,孙季兄你的功劳也不小,若是没有你茅村人的配合,贼人如何会轻易上当?”张淼笑道。

“好了,孙季兄,你赶快带人进营休息一下吧。”

“属下遵命。”孙季恭敬的道。此刻的孙季,已经彻底把自己当做张淼的下属,把茅村当做三水村的附属了。

对孙季的态度,张淼自然满意。孙季此人虽然油滑了一些,但本领却不差,用的好了,将是自己的一大臂膀。

派出去追击的诸将先后回来了,邓屠却迟迟没有返回,让张淼有些忧心。

眼看着天色要黑,正要派人去迎迎时,邓屠终于回来了。

“他娘的,就差一点,就抓到了周仓那厮。那王八蛋,竟然全然不管手下死活,逃得比兔子还快。”邓屠骂骂咧咧的道,看起来非常的不爽。

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三章

关羽屏气凝神,手背上青筋暴露,看样子是准备对马超施展全力一击。马超见自己轻易就逼得关羽只能与自己硬拼,心中暗喜。不过马超也知道关羽的武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果然,二人即将交错的时候,关羽猛地大喝一声,青龙偃月刀应声扬起,带着呼啸的风声,朝马超的胳膊劈去。马超战意昂扬的举起手中的龙骑枪,嘴里大喝道:“早就等着你这一招呢!”

二人的武器毫无花假的碰到了一起,金戈之声,以二人为中心,远远的扩散出去。

二人交手之时,马超的脸上就露出了惊愕的表情,随机便明白了过来,马超愤怒的吼道:“关羽,你卑鄙无耻!”但前面的敌军已经冲了上来,马超想要回头已经来不及了。

马超只能闷着头,含怒朝前面杀去,刘备军的骑兵早已得到关羽的指示,远远的避开马超的攻击。马超轻而易举的杀了个通透,这才转身望去,只见西凉骑兵的尸体跌落了一地,鲜血正缓缓的染红脚下的土地。

关羽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上,一滴献血缓缓的滴落到地面,青龙偃月刀光洁如新,丝毫没有血迹停留在上面。原来,在二人交手之时,关羽看似拼劲了全力,却只用了七分力气。二者武器碰撞的时候,关羽顺势收回了力气,又借着马超格挡的力气,狠狠的杀向马超身后的西凉骑兵。这才是关羽的真正目的!

西凉骑兵猝不及防,被关羽轻而易举的斩杀了十多名,这下,双方所剩的兵力又到了旗鼓相当的地步。

马超气愤不已,就要对着关羽破口大骂。关羽淡淡的说道:“战场就是要不择手段的活下来。马孟起,你是第一天上战场吗?”

马超闻言,恍然大悟。因为自己以为能轻易取胜,所以多多少少带了些玩耍的思想,这才被关羽钻了漏洞,死了那么多的弟兄。马超深吸了几口气,艰难的说道:“不错,是马某大意,这才损失了这么多兄弟!不过,马某保证,接下来不会让你有任何可乘之机!”

关羽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率军朝马超杀了过来。双方又战成一团。马超手下的骑兵作战经验丰富,不是刘备那些供起来不舍得让他们上战场的骑兵可比的,但是关羽的交战经验也不是年轻的马超所能比的。此涨彼伏之下,二人竟然斗的难解难分。马超越杀越心惊,虽然关羽的招式显得有那么一点不光明正大,但沙场争斗,活下来的才是胜者!马超心中的高傲也被激起,越是被关羽占到便宜,越是想要破解关羽的战法。

几番争斗下来,关羽和马超身后的士卒都所剩无几,二人干脆都下令让他们不再加入战场,二人再次单打独斗起来。一番龙争虎斗,激起了漫天的烟尘,远远的飘去,数十里外的人们都可以清晰的看到。

正在二人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一骑快马突然冲了过来,嘴里大喊道:“大哥,大事不好了!你在哪里?”

西凉铁骑看清来人是马超的兄弟–马铁,急忙将马超所在的位置指给马铁。马铁透过飞扬的灰尘模模糊糊的看到了马超的身影。这时,早就有西凉铁骑迎了上来,将战况给马铁讲述了一遍。

马铁见二人打的激烈,丝毫没有听到自己的喊声,但马铁确实是有紧急情况,耽误不得。于是马铁一咬牙,挥舞着兵器加入了二人的战团。

马超和关羽正斗的兴起,二人同时感觉到有第三人闯入了进来,二人都心生恼怒,同时将武器斩向那人进来的地方,一边大吼道:“什么人竟然胆敢闯进来?”

马铁吓得魂飞魄散,急忙一边用武器格挡,一边大喊道:“大哥,是我!”

马超听到熟悉的声音,神志恢复了些许,这才看到是三弟马铁,急忙

文学

收回了手中的兵器。但是关羽就没那么好说话,青龙偃月刀夹杂着万钧之势,狠狠的将马铁砸的飞了出去。马铁在空中就喷出了一口鲜血,喷出去老远。

马超勃然大怒,一边怒视关羽,一边灵活的策马朝着马铁飞奔而去。终于在马铁摔到地面之前将马铁接住。马铁强忍着要昏迷过去的冲动,紧紧的抓住马超的胳膊,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韩遂背叛了盟约,父亲那里有危险!快去救父亲!”话音刚落,就再也支撑不住,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