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一章

而就在两军准备冲到一块撕杀时,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一身黑衣的鬼笑天,此时正手扣着甄泠,朝两军中站定。他的嘴角,再度扬起阴冷的笑意,目光狠狠地望着季如风。他鬼笑天忍辱负重三年,如今终于得偿心愿了。他要季如风生不如死,想到这,鬼笑天的笑声更冷了。

季如从鬼笑天一出现,目光一直落在他身旁的甄泠身上,此时的甄泠依然是穿着那天带血的白衣,那些鲜血,隔了几天,却依鲜艳刺红。看着,看着,季如风的脸色尽白。心也纠痛起来。

他还是来晚了么?他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为何她混身是血?为何她摇摇欲坠,昏迷不醒?

“放开她…”一声暴怒的吼声,从季如风口中呼出,那双深邃的眸子,此时风云暗涌,眼里冰冷与恨意,浓烈得让人透不过气。

鬼笑天听了季如风的这一声怒吼,双手也极不自然地微微颤抖起来,但这一刻他等得太久,他又怎么能放弃这样好的机会。强行要求自己对上那双慑威的黑眸,敛下害怕,手中的力量也加重些。而他眼前的甄泠,依然毫无知觉。

这时,玉烈炎也飞身过来,一双冷冽和眸子,直照进鬼笑天眼里。“放开她。”玉烈炎外表给人感觉依然温文儒雅,但那双眸,看向鬼笑天时也越来越冷。

鬼笑天不但不害怕了,反而破声长笑。他起初还有所担心他不听帮主之令,偷跑去密宫将甄泠带出来威胁季如风,会被玉烈炎所追究。

他笃定季如风不敢对他怎样,因为他知道他是爱着这个女人的。但帮主就不一样,这名女子的生死也许他并不关心,之所以将她用于密宫疗伤,是不想失了威胁季如风的王牌罢了。

但从刚才玉烈炎的神色中,他看出来,玉烈炎也爱这个女人。既然两人都爱着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的生命完全撑握在他的手上,他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大不了一死,反正他鬼笑天活着也是痛苦,如果不是大仇未报,他早早便追随清儿去了,何必忍辱偷生。

笑声止下后,鬼笑天抬起空出来的左手,将脸上那白色面具,当着众人的面,撕了下来,火把的映照下,那些黑色似虫非虫的痕迹,又动了起来。场中之人,无一不看之色变,有的甚至呕吐起来。

季如风冷冷地看着他,这个人看他的眼神弃满浓烈恨意,但他一时真想不起,什么时候,得罪这么一个人。“你是谁?”

“我是谁?哼,真是好笑,我这张脸,便是拜你季如风所赐,现在你竟然问我是谁?云流山庄云不凡你一定不陌生吧。”阴冷的声音,频近疯狂。

原来是他。当日他真后悔让皇兄放了他,想不到他不知感恩,竟然还敢伤了他的泠儿,好,很好,他季如风这一次,绝不手软。

“你要怎样才放了泠儿?”季如风冰冷开声,双眸一动不动地盯着鬼笑天。

“季如风,你也害怕了,你知道那种看着心爱之人无奈死去的心情吗?你一定不知道吧?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因为…无论什么条件,我都不会放过她,我不杀你们任何一个人,我只要她死,我要你们一个个都体会一下,那种频临疯狂的痛苦,我让你们都生不如死…哈哈哈哈哈….”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二章

“这样。”

还期盼着楚瑾年能够多在家待上几日的楚瑾舟,眼中晶晶亮的光略暗淡了些许,但很快也恢复自然。

“大哥此行必定辛苦,若是明日傍晚赶路,只怕要快马加鞭,路上过于劳累了,不如明日晨起便出发?”

如此,路上不必因为赶时间而过于劳累,他也不必一直担忧了。

至于陪他的事情,楚瑾舟觉得,多这一天半天的,到是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到是不如等他长大了,能和他大哥一起做事,便能时常在一起,彼此照顾了。

而且,也有范先生在的。

楚瑾年听了这话,眉梢忍不住扬了又扬。

“那我到是不明白了,你这催着我早走,是担心我赶时间路上过于劳累呢,还是怕我在这里,妨碍了你跟范先生一同溜出门去玩耍呢?”

“大哥。”

楚瑾舟跺了跺脚:“好心好意的担心大哥,到是被大哥想出这么多心思了,看起来得往后对大哥不闻不问的,才成了?”

“就是,大公子这话说的可太伤人了。”

范文轩也在一旁附和,为昨晚在楚瑾年跟前如小老鼠一般的自己,充分找回了一番场子。

楚瑾年瞥了范文轩一眼,接着是呵呵笑了笑地拍了拍楚瑾舟的小脑袋:“是大哥误会你了,我晓得你是担心我,既是如此的话,那我便听你的就是?”

“我早些赶到寿春那边,早些处理完那边的事情,看看能不能多腾出来两日的时间,到时候带你去山中住上两日?”

“我听说那边的翠微山,山中有一处山泉,清冽甘甜,甚是出名,且景色秀丽优美,很是值得一观。再过月余,这天便也热的紧了,正好进山避一避暑气。”

“这主意不错。”范文轩也是眼前一亮。

他这位文学大儒,除了平日里爱吃吃喝喝,种田耕地,还有一项爱好甚是出名,那便是登山望远。

楚瑾年提出来的去翠微山,可谓是正中范文轩下怀。

而这段时日一直在青竹苑之中,甚少出门的楚瑾舟,对于这个提议也是兴致勃勃,兴冲冲地点了头:“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楚瑾年又给楚瑾舟夹了一块薄薄的火腿。

金华的火腿,肉质鲜香可口,此时沾染了芹菜的清香和豆干的醇厚浓郁,滋味甚美。

“大公子,容老夫多一句嘴,这去山中小住,大公子究竟是为了讨三公子开心,还是为了讨老夫开心?”

饭后,在给楚瑾舟布置了功课之后,范文轩寻了个空闲出来,溜到了楚瑾年的书房,懒洋洋地坐在了楚瑾年对面的椅子上头。

一旁的青花瓷广口瓶中,放着几片翠绿的荷叶,几朵莲花。

莲花含苞待放,花瓣上沾染了水珠,显得甚是好看。

范文轩伸手拨弄了一下那花瓣,扯了扯

文学

唇角:“莲花出淤泥而不染,这淤泥既是衬了莲花,却也掩盖了莲花的根基,到是跟大公子这气度相符的紧,猜不透大公子的底牌究竟如何。”

说罢,范文轩笑着去看楚瑾年。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三章

“我不仅选了阵法,还选了炼药术。”若水继续说道。

“真的吗,太好了,以后可以和瑶姐你一起上课,真好。”司宇风开心的大叫。

若水虽然算是进了星辰殿,可以学习高深秘术,但对星辰学院来说,这些普通课程还是要选一些来学的。

司明台站在老生的队伍里,看到和自己堂弟聊得正开心的那个少女心情有些复杂。

前段时间和那个少女简短的交谈中,知道对方虽然年纪小,但性格却是很稳重的,再加上是堂弟的救命恩人,所以就算对方是平民的身份,他也没有拿皇族的架子,表现得算是客气友好的。

但也仅仅是客气而已,如果早知道对方有这么高的天赋,他————

说什么都晚了,当初没有更进一步,是他失策了,这样板上定钉的一个未来强者,及早的交好,绝对是有天大好处的。

不过好在也没有得罪,也算有几分因果,而且自己这个傻堂弟,

文学

似乎傻人有傻福。

与司明台的复杂不同,就在司宇风身后不远的地方,一个少年一直恨恨的瞪着若水,很想对方转头看他,他想知道对方看到他出现在这里,会是什么样的反映?

这个少年自然是已经改名的暮苍了。

暮苍只觉得眼珠子都快瞪掉了,前面那个少女连个眼角都没有给他一眼,只顾着和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子说话,他刚刚打听过,那个小子居然是北泽国的皇子,没想到才短短时间不见,这个便宜姐姐就找到靠山了。

这让少年心中更恨了。

说不清到底是因何生恨,总之很不爽。

若水其实早就感觉到那股带着恨意的视线了,也知道是那白眼狼的,不过却是故意没理睬他。

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原主对这个弟弟的感情很复杂,小的时候,原主一直是将对方当亲生弟弟疼的,结果自己被人害死了,弟弟不仅不为她报仇,还和仇人在一起,对她没有半分顾念。

原主当然是怨的,可又不仅仅是怨,还有着不甘心。

当初若水有直接杀了那祖孙俩的能力,直接为原主报仇,之所以不杀,就是揣摩原主的心情,直接杀了,原主的怨气怎么消,最好是看着她风风光光,让敌人后悔得抓心挠肺最好。

开学典礼结束后,学院就正式进入上课阶段。

非常不凑巧的,那个黄金玉儿所选的课程跟若水基本一样,除了星辰殿的高级班,普通课程都选了阵法和炼药术。

不管黄金玉儿心里是怎么想的,但都还算沉得住气,一边半个月没有直接上门找若水的茬,这让若水还挺意外的,反派不作妖,正派怎么打脸啊?

除了上课时间,若水平时很长的时间都呆在藏书阁里。

这个世界的炼药术跟修真界的炼丹不一样,这里更像是她曾经呆过的魔法世界一样,炼的是药剂,而并不是丹丸。

不过阵法倒是真的很特别,学会了,只是随便摆弄只块石头,都能布置出强大的阵法,若水学得特别用心。

阵法需要大量的推演及计算,这个世界虽有算经课,但在计算方面,还是赶不上若水原来的世界,所以若水学起来很是得心应手,让授课的长老大呼若水是奇才。

“金瑶,你真是个天才!以前可曾接触过阵法?”阵法课先生满目赞叹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没有,只是最近多看了几本这方面的书,略有心得而已,当不起先生称赞。”若水谦虚的回答。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