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2)  物业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太粗太长弄死我了 第一章

说来真的有些惭愧,一部180多万字的,从2016年7月14日开始上传本书的第一章,直至月18日的最后一章结束,我竟然用了3年4个月零4天的时间。

换做其他作者,同样长度的恐怕最多只需要一年半左右的时间,而一些手速快的大佬甚至用不上一年的时间。

我的更新速度之所以如此缓慢,除去本人自身的“手残”之外,最主要还是阅读量的不足,做为一个体育专业的毕业生我接触过的非本专业书籍实在是少的可怜,再加上并没有详细的大纲,边写边想的我在更新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卡文的状况。

SONIY127,阿娇没有金屋,大我成等从我发文开始便一直支持我的读者大大们或许注意到,2017年3月之前我的更新基本稳定在每日4000字左右。

但是进入3月我所在的单位更换领导之后,先前每天“实际工作时间”不超过2小时的我,却只有中午休息的时间可以用来码字。由于做为新人的我成绩并不理想,每天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更新维持在4000字的时候均订也只有600左右,所以我的家人并不是很支持我写,再加上新领导上任总要“烧火”每天都要晚上6点以后才可以下班,从而导致我的更新从之前的每日4000字,直线下滑到“每月两三万字”……

当《最强运动员》“经常性”的断更之后,我以为自己的均订或许会狂跌到个位数,如果真是那样或许我会立刻选择结束。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即便去年夏天我因为锁骨骨折,近两个月没有更新的时候均订依旧保持在300左右。

太粗太长弄死我了 第二章

千仞雪想了想,觉得这安排没有没有问题。

便召唤天使彦过来。

天使彦闷声来到了宫殿外面,广场上还回荡着那位饕餮王的笑声。

这让她很不爽。

但没办法,理智告诉她,强撑着下去,只会更加麻烦。

来到宫殿,她也猜到了几分。

深呼吸口气,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她看到了天修王与那位本应该是今天的主角,却还没有露面的‘王上’站在看看台上,将刚才的情况一目了然。

“女王,那个饕餮王…”

天使彦沉默片刻,“有些奇怪…我有种预感,若是我再劈几剑下去,他可能还会分裂成更多的饕餮王。”

“你的战斗直觉很厉害。”千仞雪转过身,“鹤熙与我分析的也是这么说的。你倒是直接感觉出来的。”

“那…”天使彦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千仞雪。

仿佛再问:那该怎么办呢?

千仞雪耸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然后视线就落在王枫身上。

“剑。”王枫言简意赅。

天使彦赶忙拿出自己的天使之剑。

这不是普通的剑,而是虚空武器,虚空武器都搭载了特殊的虚空引擎,拥有非凡的力量。

王枫手握这柄长剑,掌中生出一朵红莲,为其染上一道特殊的焰光。

焰光中,蕴涵业火之力。

对付神系宇宙那边的力量,不动用混沌青莲,一时半会儿怕是不好解决。

当然,王枫可以直接运用鸿蒙本源,对饕餮王发动降为打击,进行解析剖离,能瞬间秒掉对方。

但,这是天使和饕餮的战争,他能秒掉不算什么。

能让天使也秒掉,才能够让这些天使对他产生更加崇高的敬仰。

天使彦结果这柄长剑,发生上面若隐若现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焰光。

‘这就完了?’她心道。

没有给自己升级神体,就是简简单单的在剑上轻轻一抹,难不成这柄天使之剑就能干掉那位饕餮王?

心中带着几分怀疑,天使彦接过长剑,启动虚空引擎。

“红莲版虚空引擎启动中…”

“启动成功…基因核算中…匹配中…匹配度…5%…100%…匹配完成…”

“新功能‘业火审判’搭载中…搭载成功…是否启动新功能对目标生命进行因果打击?”

伴随着脑海中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天使彦犹豫了一下。

因果打击,那是什么?天使彦不太清楚。

她从宫殿中飞了出来,像是一位得到绝世高人传授功力的高手一般,重新返回了典礼广场之上。

目光聚焦。

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位天使彦是去的那座宫殿,是去寻找破敌的办法了。

而且,看样子,明显还与那位天刃王的‘王上’有关。

但,天使彦好像和之前并无太大的区别?

诸多文明代表并未看出任何奇怪的地方。

天使彦手中的长剑,除了天使彦之外,其他人很难看出来发生了什么变化。

“那柄剑…”鹤熙目光微微收缩。

虚空武器,基本上都出自她的手,不是她完全打造的。

但其中蕴含了她的技术成分。

隐约中,鹤熙感受到了一股特殊力量。

“那位王上,赐予了天使彦什么力量?她的神体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靠一柄剑么?”

太粗太长弄死我了 第三章

北境蜿蜒长城,每隔数十丈有烽燧台座熊熊燃烧,连绵成一条炽烈明亮的火龙龙脊。

北境长城的对面,是浩荡的星辰大海。

月坠于海。

潮水起伏,沙粒被冲刷出簌簌哑音,年轻人推着轮椅,缓步走在倒悬海的海岸线旁。

“就在这停下吧。”

轮椅上的男人摘下束额发带,搁置在膝前。

沉渊的长发被海风吹动,如飘摇的火星,他远眺北方大海,漆黑的瞳仁中也燃着璀璨的火光。

北方巨海中的那边,有一座广袤更胜大隋的天地。

宁奕双手轻轻搭在轮椅椅背之上。

他即将入山闭关。

不出意料,再与师兄相见,要很长一段时日了。

“倒悬海拦住了大隋北伐,也拦住了妖族南下。”沉渊君轻声道:“否则妖族天下的那两尊皇帝,必定在彼此开战之前,先联手合击,横扫北境长城。”

他问道:“北妖域和东妖域的战争……近况如何?”

“妖圣级别的大修行者尚未出面。”宁奕道:“龙皇白帝各有心思,知道这场战争意味着什么……两位皇帝如果碰面了,胜负也就分出来了。这两位,都想坐在天下最高的位置,彼此眼中都容不下对方,打一场是避免不了的。灞都城的坠落,只不过是战争的引子而已。”

“师兄。”

宁奕顿了顿,道:“如果没有猜错,北妖域龙皇并不想与白亘直接交手。”

沉渊君坐于星辰大海之前,独对潮起潮落。

他笑了笑,道:“龙皇想要栽培火凤,灞都城坠落了,没有关系……这座皇城的核心战力全都纳于北妖域麾下,只要火凤能够参悟生死道果,成为妖族天下的第三位皇帝,那么这场战争,就是北妖域胜利了。”

“不错。”

宁奕轻叹道:“所以龙皇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想给白亘。他麾下的玄螭大圣,也深谙其意,根本不与金乌碰面,二人在云海禁区联手一次之后,便互相牵扯,互相制衡……北方的战争,如果要耗起来,时日可就久了。”

龙皇与白帝缠斗多年。

北妖域执意守御,白帝根本无可奈何……而龙皇做出庇护灞都城弟子的选择之时,便已经想好了这一局棋该怎么走。

既然灞都与芥子山的仇怨,已无法化解。

那他这位北妖域主人,也不必与白亘拼生死,分胜负……只要火凤成为新皇,灞都门下弟子挨个突破成为妖圣,北方天下的战争,便有了结果。

“师父说过,北妖域的瘸子皇帝……总是喜欢当幕后的垂钓人。”沉渊君淡淡笑了,“利用灞都的怒火,来压制白亘,坐拥渔翁之利,的确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只不过我了解火凤……他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怒火冲昏头脑的人物。”

“百年前火凤无敌妖族天下之后,便闭关破境……”宁奕也笑了,道:“如果没有记错,师兄不过与火凤见面一次,交手一次而已。”

“见面一次,交手一次,足矣。”沉渊君道:“我与他虽是敌对,但颇为相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惜。我有预感……若真有北伐那一日,我与火凤,还会再交手的。”

“更何况。”

师兄语气有些凝滞,无人看见的神色中有些难言的惆怅,他握了握手掌,呢喃笑道:“生死道果……哪有那么好参悟?”

龙皇要替火凤拦下芥子山的劫,直到其参悟生死道果,成为第三位皇帝。

可妖族天下,这数千年来,又有几人,成功悟出道果?

玄螭大圣和金乌大圣,到如今快要身死道消,也不过是涅槃圆满……距离参透生死,仍差一线。

这一线,便是天堑。

“生死道果……”

宁奕也忍不住轻轻念了这四个字。

这近乎于梦幻空花的境界,本该与“不朽”二字一样,远在天边,几时变成了……近在眼前的东西?

“我有些好奇,在烈潮那一日……徐藏所递出的那一剑,抵达了什么境界?”

宁奕问道:“那一剑,直接重伤了即将登神的太宗皇帝,如果不是承载剑意的细雪破碎……或许他就成功了。”

沉渊君的神色陷入了追忆之中。

“藏师弟的那一剑啊……”

潮起潮落,碧波抖出粼粼碎浪。

大师兄笑道:“那是集天时,地利,人和,赌上了性命,因果,生死的一剑……时至如今,我再也没有见过比藏师弟更快的剑。我只知道,在参透生死道果之前,我绝对无法递出那样决绝而又坚韧的一剑。”

宁奕心神一震。

“与灰界,我和白亘打了一架。”

沉渊说出了这段禁忌之战,无人知晓的细节。

“可以确定的是,白亘陷入了修行上的瓶颈,处于某个混乱而又癫狂的状态……战力下跌了一个大层次。即便如此,我和紫山山主二人,依旧不是对手。”沉渊低眉道:“踏入那个禁忌境界之后,距离不朽……便真的只差最后一丝了。师尊是那个境界的人,太宗皇帝也是。想我和楚绡山主,二人拼尽性命,也不过摘下白亘的一片眉心鳞……藏师弟修行短短数十载,便可以做到剑杀太宗,这一剑,已经超越了涅槃圆满的上限。”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332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