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2)  物业 |   抢沙发  8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一章

一般像这种越是偏僻的地方,野鸡什么的最是多了。

果然还没走多远,便在一处草窝之中听到了野鸡的鸣叫之声。

甄志丙无声潜了过去,小心扒开草丛一看,却发现是两只野鸡正在干坏事!

入眼之中,只见一只浑身锦毛张立,体型肥硕的大野鸡“咯咯”直叫,其伸开的翅膀护在身体两侧,小跑两步,一下跃上另一只浑身是黑褐色羽毛的野鸡背上,然后啄住身下野鸡鸡冠,并依靠自身体重强行将其压趴下。

这被压住的野鸡也没反抗,只是低声“咕咕”的叫了两声,便把尾巴散开,鸡屁股也随之张大。

在这一瞬间,那只锦毛大野鸡尾巴向下一压……

然后,甄志丙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这特么……”

正看的有趣的甄志丙哪忍得了,然而还不待有什么动作,那只锦毛野鸡便扇动着翅膀从黑褐色野鸡背上跳了下来,那黑褐色野鸡也随之“咯咯哒”的叫唤了起来。

甄志丙:“……”

这前后加起来有5秒钟么?

你个没用的东西,又短又快,活着有什么用!

甄志丙见状,二话不说,闪身上前,一把一个,将这两只刚办完事的野鸡给擒住了。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行如此龌龊之事,人证物证俱在,今儿便是你们的死期!”

说着,甄志丙一把将那只锦毛大野鸡尾巴上的一撮羽毛给拔了下来……

找了个水坑,把两只脱了毛的野鸡清洗一番,甄志丙便提着它们按原路返回了。

“甄大哥,你回来了!”

老远的,公孙绿萼那高挑的身子便映入眼帘了。

看到她跳起来向自己招手,甄志丙也愉悦的提着自己的战利品向她挥了挥:两只脱了毛的白嫩大野鸡!

“跑了一夜,饿坏了吧。别急,我这就给你搞一顿好吃的!”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及至跟前,甄志丙再次扬了扬右手中的野鸡对公孙绿萼说道。

“甄大哥,这是什么?”

公孙绿萼却是指着甄志丙左手中的一个东西问道。

呵,女人果然对漂亮的事物没有抵抗力!

“这是我刚做的一个小玩意,叫‘荆棘(锦鸡)之冠’,送给你的!”

说着,甄志丙把手中刚刚用野鸡羽毛编成的羽冠递了过去。

看到甄志丙递过来的羽冠,绕是早有心里准备,公孙绿萼的一张俏脸还是羞满了红晕。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异性送自己东西。

公孙绿萼只觉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跳动。

看到公孙绿萼呆呆愣愣的,甄志丙哈哈一笑:

“来,我给你戴上!”

待公孙绿萼反应过来,甄志丙已把这顶“鸡冠”戴到她头上了。

一阵微风吹过,公孙绿萼秀长的发丝随风飘起,头顶上那靓丽的羽毛也随风摇摆。

“好一个‘鸡冠仕女图’!”甄志丙暗赞道。

闻着跟前甄志丙身上微微传来的汗香味,公孙绿萼的一颗心越跳越快,脸上的红晕也越来越浓。

“好!好!真漂亮!”

耳旁传来甄志丙的惊叹声。

公孙绿萼愈加不知所措,想跑开,但一双大长腿却像是灌了铅似的,怎么也迈不动,于是只得把脑袋深深地埋进胸脯里。

“总算是没白费我一番力气,这羽冠真漂亮!”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二章

初平四年,大汉疆域,烽烟四起,黄河与长江流域遍地狼烟、战火不断。

武有关羽、张飞的刘备,此前只是一把无头而又犀利的巨剑,四处乱撞,虽说有时把敌人割的鲜血四溅,但自身亦会有所损失,因此,毫无根基的他只能四处狼狈奔逃。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谋士徐庶的加入,则让这把利剑注入了灵魂,剑芒四射下,进退有序,打的曹操大军节节败退。

诚然……

文臣、武将是战胜的一方面,但,更主要的还属曹操在公孙瓒这里经历了两次败北,战败后的大军士气极其低落,因此才让刘备先败夏侯惇、再败曹洪,最后逼得曹操亲率兵马五万,双方陈兵近十万,对阵于渭河一带。

曹操与刘备大战的空当,长江南岸的孙坚瞅准了时机,在周瑜的谏言下,孙坚率军趁机收复着袁术的地盘。

当然,这无意中却是触动了刘表的利益。

话说,孙坚下令攻占扬州时,程普、黄盖这些老将可早就盼着这一天,心中都积蓄着战意,老主公一声令下,这些虎将果然如同刚出笼的猛虎,其子孙策更是一员战功彪悍的虎将,又有算无遗策的周公瑾帮助,当真是一路势如破竹,横扫江东诸郡。

江东诸郡拿下后,孙策信心爆棚,此刻的他已经率军深入荆州江夏郡百余里,感受到身后大军战意蓬勃的气势,白马之上的孙策挥枪遥指隐隐可见的江夏城镇,豪气冲天地喝道:“杀入江夏,天下人当知江东有吾孙伯符!”

“这……”,老将黄盖为人谨慎,因为周瑜处理政事,并未随军,但离行前,可是特意嘱咐:“不可贪功冒进,此时,还不是与刘表决战,攻打荆州的好时机”。

但看到孙策的神情,明显是对江夏郡势在必得了,这不禁让老将黄盖踌躇了一下,想了想,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边的程普。

程普会意,当即,他在战马之上赫然抱拳劝慰道:“公子,公瑾临行前,特意嘱托,攻占扬州即可,暂时还不是大军攻打荆州的时机…”

公孙瓒闻听兴奋的神色为之一凝,脸色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程普,刚欲怒斥,但,身侧的黄盖适时站出,一同劝谏道:“公子,周公瑾为人足智多谋,向来算无遗策,公子,有道忠言逆耳,还且希望公子下令退军,待回到老主公身边再从长计议如何?”

“汝…汝…”,孙策忽见黄盖力挺程普,长枪向后一背,而后抬起右手指了指程普、黄盖二将,但见二将苦口婆心,抱拳劝说,神色愤愤的孙策为之一叹。

“哎……也罢…某就听二位所言便是”,为此,公孙瓒退让一步,两位老将在军中颇有威信,孙策自然不会执意驳了二人的面子,只是他此时的脸色有些不好。

“撤……”,孙策低沉的喝令一声,而后打马便准备转头撤军,只是,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忽然从前方响起。

“何人如此大胆?敢来吾江夏肆意妄为……”

“嗯?”,本是有些气闷中的孙策闻声一凝,而后冷眼一看,赫然发现远处来了一对披甲戴挂地红衣将士,人数大约有三千余。

“吾乃江东孙策、孙伯符,汝是何人?”,孙策取出背上红缨长枪,直指来将,沉声喝道。

“哈哈,汝一个乳臭未干的江东小儿也敢来吾江夏犯境,汝可识得江夏文聘乎”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三章

第二日清晨,布山县的百姓又像往常一样早早醒来,有准备去田间开启一年的忙碌。

小农时代,美好的一天从早晨明媚的阳光投下开始,大家都盼望着通过自己的辛劳能得到上天的庇佑,让他们一年不会饿死,能和家人自由的生活在阳光之下。

可今天早晨,刘禅却发动大军阻挡所有人耕种,

那些雄壮如铁的汉军军士各个不动如山,尽管他们身上还贴着“说话和气”“买卖公平”“有借有还”的纸贴,可他们毕竟各个手持利刃,那些郁林的百姓也不敢不从,只能任由他们带领,去太守府附近会和。

太守府门前,刘禅手下的军士一夜的时间已经搭起了一个简陋的木台,

士徽和甘醴两人赤着上身跪在那里,还在不住地抽噎和低声哀嚎,让那些郁林百姓看着都是一阵心虚。

瘟神降临在布山,只有太子的王气才能镇压。

这是士徽说给他们的。

今年六十岁的士徽在交州有非常强大的名声,这些布山的百姓自然深信不疑,他们也在士徽的组织下开始隐瞒刘禅。

这隐瞒倒不一定有主观的恶意,

但这终究是欺骗大汉太子。

欺骗上官是什么罪名,想必大家都知道。

特别是百姓看着家中的女眷老幼都被请到这边,更是吓得不住的发抖。

坏了,

难道要屠城?

整个布山也只有几万口人,把他们杀个一干二净或者征发为奴现在看起来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那些之前和甘醴一起欺瞒陆郁生的百姓更是吓得魂不附体,见了木台前的士徽和甘醴,他们也吓得哇的一声大哭出来,赶紧跪在地上,左右开弓,巴掌一个接一个不断落在自己的脸上。

“我等有错,我等有错,我等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欺瞒陆娘子。

陆娘子恕罪,陆娘子恕罪啊!”

“陆娘子高抬贵手,饶了我们的狗命吧!

我们也实在是怕了,不敢怎敢欺瞒陆娘子啊!”

这哀声连成一片,众人见刘禅和陆郁生一起走上木台,那些布山百姓更是一起跪倒,看着周围汉军手中犀利的刀枪,生不出丝毫反抗的念头。

刘禅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么多人如此畏惧自己,

他挠挠头,一时有点迷茫。

陆郁生伸手用力握住刘禅的手掌摇了摇,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随后松开小手,缓缓走在木台最前方,也朝那些跪倒求饶的百姓缓缓下拜。

“郁生生在郁林,长在布山,各位都是郁生叔伯兄弟,至亲骨肉,郁生哪敢受各位大礼,诸公快快请起,不然郁生也只能跪在此处啦!”

陆郁生的声音脆生生的,让众人心中总算稍微平静了一些。

太子妃把大家当做骨肉亲朋,太子总不会立刻再屠城了吧?

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些事情都是士徽搞得,到时候把所有的罪责推给他们也就是了。

刘禅承诺,只要士徽交代自己全部的罪行,他就赐给士徽解药。

他把装吡喹酮的土黄色小药瓶拿到士徽面前晃了晃,士徽见了那塑料药瓶,更对昊天上帝的神通信了几分。

他赌咒发誓,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不敢在昊天上帝的面前有半句虚言。

布山县的百姓都一脸懵逼地看着士徽,让士徽也感觉极其丢人,

可为了自己的性命,他也顾不得了。

“我说,我说,我是被那陆逊蒙蔽,猪油蒙了心,才来跟太子为难。”

“我们士家世世代代都是大汉纯臣,一心为了大汉,那陆逊说……”

韩龙冷哼一声,举起手中的刀鞘,爆喝道:

“谁让尔说这些了,捡重要的说!”

“是是是!”

这会儿刘禅让士徽说什么士徽就说什么,

他赶紧迫不及待地表示自己是中了瘟神的蛊,而那瘟神的使者就是钉螺。

太子早早从昊天上帝那里得到昭示,识破了瘟神借助钉螺降世之事,只是他愚昧无知,居然不信昊天上帝的示警,这才作茧自缚,中了瘟神的水蛊。

现在经过了重病的折磨,他已经彻底醒悟。

能战胜神的只有神,

只有依靠太子,只有坚定听从太子的指挥,才有送走瘟神,结束这数百年来大乱的可能。

士徽嚎叫完,一脸讨好地看着刘禅,刘禅点点头,缓声道:

“孟子曰:诸侯之宝三:土地、人民、政事。”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改变当世的最大力量——这是圣人之言。”

士家在交州的威信不用多说,陆绩在郁林的威信也不需多言。

现在士燮的儿子和陆绩的女儿都对刘禅推崇备至,说刘禅是昊天上帝的代言人,郁林百姓自然对其深信不疑。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330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