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一章

柳生一浪刚说完,凯的拳头向着他胸口攻了过来,于是身体一扭,双脚不动,但是身体却躲开这一拳。

紧接着肩膀猛然在凯身上一顶,顿时就把他抵的退后了两步,但是还没完,猛然伸出右手抓住他的手腕,往回一拉。

迈特凯顿时大吃一惊,猛然伸出右腿,用膝盖向着他的肚子顶去。

但是柳生一浪抓住他的手臂身体猛然一旋转,直接冲进了他怀里,瞬间就化解了他的攻击。

随着身体的旋转,左手高举,手臂弯曲,猛然用关节处抽在了他的脸上,瞬间就把他击的飞了出去。

旁边的三人看的目瞪口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在体术压制凯的人。

这时迈特凯揉了揉脸,从地上爬了起来道“一浪,刚才那招用的很不错,借用旋转之力化解我的力量”

柳生一浪闻言笑道“凯前辈还没结束呢”说着就摆出一个太极拳的手起式。

太极拳他自然不会,但是他听过不少啊,什么借力打力,以柔克刚,以慢打快之类。

以他如今的灵活性,做到这些还真不难。

这时凯闪电般的冲了过来,大喝道“木叶钢力大旋风”猛然一腿向他的腰间横扫而来。

柳生一浪用双手抵在他的小腿上,手腕不动,手臂却开始摆动了起来,瞬间就化解了他腿上传过来的巨力。

迈特凯大吃一惊,这种战斗方式在忍界是从来没有过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文学

猛然就想收回腿。

但是柳生一浪身体一转就正对着他脚,双手抓住他的小腿,用力上下一抖,如同抖衣服一般,就让他暂时的控制不住身体了。

接着柳生一浪身体猛然一个大旋转,双手对着一棵大树一松手,瞬间就把他砸在了大树身上。

宁次、小李还是天天三人看这一幕,本来目瞪口呆的他们,瞬间就张大了嘴巴。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二章

“大神,王城你们两个确实应该给大家一个说法,这件事我感觉也有一些古怪,好好端端地几个人怎么就感染了紫阳毒气?他们几个可都是身强体健的,免疫力不应该那么差。”

人群中一个身穿棕色长衫的男子慢慢地走了出来,他叫强东,是一名三阶异能者。

强东的话让众人陷入沉思中,他们都在想这件事,实在太古怪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昏睡过去的,只是新来的时候,就发现多了几只怪物。

“你们怎么可以怀疑羽哥?知道他为什么让大家趴下吗?因为整个峡谷中已经被紫阳笼罩,而且紫阳毒气正往向下蔓延,只要大家趴在地上才能避免吸入毒气,不然你们早就变成刚才那几只怪物了。”王城站出来说道。

群众们顿时醒悟了过来,刚才他们刚醒过来,林羽就叫他们趴下,原来是防止他们吸入毒气被感染。

相反只有一个人一醒来立马就将目标放在了林羽的身上,虽然他们普通人没有战斗力,但脑子还是灵活的,所有人都看向王富贵。

王富贵眼珠子速溜的转动着,似乎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故作镇定地看向林羽:“首先大家要明白一点,就拿刚才的事来说。翠花,刚才是不是我第一时间救了你?若不是我那只怪物肯定吃了你。”

那个名为翠花的女人看了一眼王富贵,只见她的目光瞬间呆滞,像是被人迷惑了一样,王富贵狠毒的眼神似乎在暗示她。

“是的,刚才要不是富贵哥,我可能真的要被吃了。”

林羽愣了愣,他甚至都怀疑这个强东还有翠花他们三个是不是一伙的,刚才明明是自己一拳将那只怪物打飞,然后王富贵才一刀杀死的。

刚才的那一幕其他人或许没有看见,但翠花绝对是看见了的,但她却在为王富贵说话,这种种现象让林羽有些无语,不得不吃这种世界的人真的是阴险狡诈,卑鄙无耻至极。

“这件事到此结束。”林羽冷漠地说了一句。

便转身向前走,他倒要看看这个王富贵有何本事。

然而事情却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就当他不想在纠结这件事的时候,王富贵却更加的嚣张,手持砍刀朝着林羽后面一刀劈下。

林羽下意识地侧身避开,拳头猛然攥握,一拳砸向他的胸口,王富贵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还没等他爬起来,林羽身形一闪,来到他的跟前,右腿弹出一脚踹在他的腹部位置,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就像是用水枪射出来的一样,飞出三米远的距离。

“呵,你以为这样就杀得了我?”王富贵目光极度冷峻,一声冷笑。

突然他双掌趴地弹了起来,顺着石壁梭了上去,双手合十掐出一些奇怪的紫色咒文,这些咒文迅速地将整个峡谷覆盖。

“林羽我要让你知道五阶法术异能者的实力,你一个区区垃圾修仙者,在我法术异能者面前也只能缩着。只要在我这个阵法里面,就算你的实力再强,都会被降低百分之六十,而且我还在这阵法中散播了大量的紫阳毒气,今天所有人都得为你陪葬。”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三章

尽管周淑华不允许杨恒单独和张九炎,但就在杨恒拜访周淑华的第二天,张九炎却意外地上门了,刚上班没多久,一辆黑色的奥迪停在了离汉唐公司约100米外的一条弄堂里,张九炎下了车,他穿着一件极为平常的夹克,就像散步似的慢慢来到了汉唐公司的大门前。

他抬头看了看这座白色的厂房,他去年来过,那时电子五厂的破产事件正闹得沸沸扬扬,而此刻,去年冷清破败的厂房已经清扫一新,显示着一种朝气蓬勃的气象,使张九炎也无限感慨,从游行闹事的刺头到与公司同甘共苦的创业者,竟只有一线之隔。

事实上,前天他和几个市领导开会时也谈到了这家年轻的汉唐公司,起因当然是在省会举办的音像电器展销会上,来自徐楚市的汉唐公司一炮走火,金陵市经委特地来函祝贺,市里这才注意到这家刚刚成立不久的民营小公司,但张九炎却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建议市里暂时不要过度关注它,让它按照自己的轨迹发展,将来可以把它作为徐楚市民营企业发展的样本。

“请问你找谁?”看大门的老徐很有礼貌地叫住了张九炎,老徐就是杨恒第一次来看厂房的那个退休老工人,他当年也是电子五厂的第一批工人,经历了电子五厂的发展、兴盛到最后衰落,又到今天的涅槃重生,虽然名字已经改为汉唐公司,但在他眼里,人还是原来的人,厂房还是原来的厂房,汉唐就是电子五厂。

老徐的问话打断了张九炎的感慨,他点头笑了笑道:“我是你们杨总的朋友,我姓张,在计委工作,找他有事,麻烦帮我通报一下。”

老徐忽然认出了张九炎,去年一群政府官员来厂里视察,好像这个人就是当时的那个领导,“好!你稍等片刻。”

门房慌忙打电话到楼上,“杨总,有个计委的张先生找你。”

片刻,杨恒飞快地从楼上跑下来,这一刻他忽然明悟了一件事,昨天他与周淑华会面的事,周淑华肯定没有告诉张九炎。

“很抱歉,没有事先打电话给你。”张九炎笑了笑道:“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占用你几分钟时间,可以吧!”

“没关系,我们到楼上去谈。”

对张九炎,杨恒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称呼,在外人面前,他可以称为伯父,但他们两人相处时,称呼就成了一件很尴尬地事情。

“杨恒,听说你们在这次金陵的展销会上干得不错,连金陵市经委都发函来祝贺了。”

“这次金陵的收获主要得益于录像机市场的兴起,另外,再加上一点点运气。”

“运气这个词我是不赞成,你们的录像机如果没有过硬的品质,给你再多的运气你也打不开金陵市场,不过我希望你能坚持自己的品质和信誉,厚积薄发,慢慢积累品牌的美誉度,这对你们的长期发展很重要,怎么说呢?就像茅台一样,你喝了一杯感觉口感很差,你肯定不会骂茅台,而是会骂那个造假酒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杨恒默默点了点头,张九炎说得很有道理,两人来到四楼的会议室,此时正是汉唐公司的大生产时期,所有的人都异常忙碌,大办公室里冷冷清清,只有几个财务人员,中层干部都全部下了车间,连蒋小丽也去联系盒饭公司了。

“给客人倒杯茶。”杨恒吩咐梅小娟一声,便带张九炎进了会议室。

张九炎坐下来便开门见山道:“我今天来是告诉你,下个月我就要调到金陵去了,任金陵市副市长兼计委主任。”

张九炎见杨恒表情平静,不由一怔道:“你已经知道了?”

杨恒点了点头,“你打电话告诉周阿姨时,我就在旁边。”

张九炎半天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道:“她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我们谈得很愉快,而且我准备贷款之事,她也帮我解决了,她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

‘通情达理?’张九炎的嘴角露出一丝苦涩地笑意,他心里很清楚,杨恒根本就不认他这个父亲,他当然和周淑华会谈得愉快,周淑华也当然会对他通情达。

“我想问问你,你对自己的以后有什么打算,我是说你是否打算一直在徐楚发展?”

杨恒的心动了一下,他听出了张九炎的言外之意,他是在问自己是否也要去金陵?但对于张九炎,这里面就有两层意思,一是希望自己去金陵,二是希望自己不要去金陵,杨恒经过这些年的打拼,已经有了一些城府了,他并不直接回答,而是诚恳地问道:“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也替你想过,徐楚虽然不能和金陵、S市比,但你在这里还是有好处,主要它的民营经济不发达,你的汉唐公司容易出头,现在市领导已经注意你们汉唐公司了,只要再做几年,声望再高一点,我估计你就能补选进市政协或者市人大,有了这块牌子,你就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上层人物,触角伸到省里甚至B市都有可能,这对你的企业发展壮大将会极为有利,但缺点也是显而易见,徐楚重工业发达,你所需要的人才会很匮乏,而且你也很难从大城市引进人才,另外信息也比较闭塞,这对需要大量信息的消费电子行业很不利,所以有利有弊,还是看你自己怎么选择。”

张九炎很老到,他并没有直接告诉杨恒,自己其实并不能帮助他什么,而是含蓄地告诉杨恒,在徐楚市,他能进入政协或人大镀层金,可在金陵办不到,说白了,还是得靠自己,这就是他今天来找杨恒的真正原因,就是告诉他:‘我要当金陵副市长了,你想去金陵也随你,但你不要指望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如果张九炎是个老工人,或许他会拼命补偿自己的过失,向天下人承认他犯下的罪恶,可是张九炎不是,他已经一跃成为了政府高官,他才五十岁,凭他岳父在官

文学

场的人脉,他以后还会继续向上走,成为省长都有可能,所以他要尽可能地拆除杨恒这颗会影响到他政治生命的炸弹,在权力面前,尤其是在巨大的权力面前,亲情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杨恒的心里有些伤感,他已经明白了张九炎此来的目的,其实自己应该想得到的,在厂房一事上就已经领教过张九炎的暧昧了,更深一步说,如果他是有情有意的男人,当年他就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了,一根断指换不来二十年的亲情之断,人情薄如纸,他当金陵副市长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杨恒忽然想到了落凤岗上那座孤零零地坟茔,他不由淡淡一笑道:“我在落凤岗上就已经说过了,我叫杨恒,这一辈子都叫杨恒,将来我的儿子也会姓杨。”

........

第九十七章再见卢雪飞

张九炎的来访,就像一颗小石子投入古井,荡起几圈涟漪后,很快便平静如旧,时间渐渐到了十一月末,经过一个月的满负荷生产,汉唐公司十一月竟生产出八千台录像,比预想整整多出一千台,尽管如此,他们的库存还是异常紧张,原因是在于金陵的销量上升,从十月份的每天一百台跃增到了十一月的平均每天二百五十台,而且越到年底销售量就越大。

从现在看来,到春节前,仅金陵市场就要卖出近两万台录像机,而他们只预计了四千台,在无可奈何之下,杨恒又给沈文峰打了两次电话,请求将他春节前需要的一万台录像调到春节后,沈文峰最后答应了他的要求,使杨恒几乎要绷断的弦蓦地松了。

就在这时,杨恒却意外地接到了金陵电视台记者卢雪飞的电话,金陵电视台要对汉唐公司进行追踪报道,当然,金陵电视台要进行追踪报道,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录像机在金陵卖得火,这和电视台没关系,起因是汉唐公司对金陵市儿童福利院的三十万元捐款引起了金陵市政府的注意,在市政府的指令下,金陵电视台便决定对这家位于徐楚市的民营公司进行追踪报道。

尽管徐楚市的机场已经在规划之中,但现在还没有,采访组是乘汽车而来,当杨恒接到卢雪飞的电话时,他们已经抵达了徐楚市,住在西楚宾馆。

一个小时后,杨恒赶到了西楚宾馆,西楚宾馆是徐楚市少有的几家三星级宾馆之一,但它的布置装潢已经十分考究,大厅宽敞明亮,大理石地面光亮如镜,能照出人影儿,在大厅一角放着一圈真皮沙发,这里是一个咖啡茶座,稀稀寥寥坐着几个人,当杨恒匆匆走过大厅时,他却一眼看见了坐一扇落地窗前的卢雪飞。

十一月的徐楚已经有几分寒意了,天色近晚,树木凋零,落叶满地纷飞,但卢雪飞依然穿着衬衣,略显得不合时宜,她的目光有些落寞,正在呆呆地望着窗外。

“想家了吗?”杨恒笑着出现在她身后。

卢雪飞一惊,她回头见是杨恒,眼睛不由闪过一丝惊喜,但瞬间又恢复了平静,她轻轻一笑道:“我们这种天天在外跑的人,怎么会想家?”

杨恒坐了下来,招手给吧台打声招呼,“两杯咖啡!”

他又回头微微笑道:“我刚才看你似乎有些伤感,还以为你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

卢雪飞淡淡一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伤感,只是平时忙忙碌碌,从来没有静下心来的时候,难得此刻能休憩片刻,所以刚才看到了那些落叶凋零,平时积累的一些情绪就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来,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是这样。”

她不想多谈此事,便看了看表笑道:“你的效率很高,才二十三分钟就赶来了。”

“当然,才十一月份你就来了,我当然很好奇,所以就急急匆匆地赶来看一看稀奇。”说到这里,杨恒笑着抬头向空中望了望,表情有些夸张,“天气很好呀!她是从哪里来的?”

卢雪飞一怔,她忽然明白过来,不由娇笑起来,“你这个家伙,有点讨厌了。”

杨恒和她接触几次,要么就是见她职业性的微笑,要么就是见她冷冷冰冰,此刻忽然见她露出了小女儿的娇态,心中也不由‘砰!’地一动。

这时卢雪飞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她连忙咳嗽两声,又恢复了职业性的笑容,“我当然知道你跑得快的原因,你在想,‘这下又有免费广告的机会了,要赶快抓住它’,是这样吧?”

杨恒呵呵一笑道:“虽然事实如此,但我不想承认,免得某个人又逼着我要广告费,我们公司现在资金紧张,连汽油费都负担不起了,刚才我是坐公交车来的。”

卢雪飞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个铁公鸡就放心吧!不会问你要广告费,但你是地主,请我吃一顿饭总是人之常情吧!”

“应该!应该!我们特地在云淮大酒店订了包厢,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我就是来接你们的。”

卢雪飞却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们,只有我,我们这次来徐楚市要采访两个单位,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徐楚重机厂,而且时间很紧,明天上午就完成两家的采访,中午就要返回金陵,所以我们分兵两路,重机厂主要是画面居多,所以摄影和剧务兼司机去和徐楚重机厂商谈拍摄的角度问题,而你这边主是涉及我和你的一些对话,我计划今晚上先和你沟通一下,这次可是正式采访,不是上次你的钓鱼式采访,你明白吗?”

杨恒想了想,便从随身包里取出三个锦盒,放在桌上道:“这是徐楚的小纪念品,玉雕狮子,我知道你是看不上,就烦请转交给你的另外两位同事,是我们的一点点心意。”

这种玉雕狮子体积虽然小,但是采用上等的东海白玉雕成,做工精巧,价格很昂贵,一对就要三千元,里面有发票,本来是要今晚吃饭时给他们,既然不能吃饭,就只有现在给了,而且一定要赶在采访前给,这样摄影一高兴,就能在他们的螺蛳壳里做出道场来,说不定镜头一偏,就会把后面矿务局正在修建的十四层大楼纳入到他们的厂区范围来,发展壮大中的汉唐电机。

卢雪飞瞥了桌上的锦盒一眼,却把其中一个还给了杨恒,微微一笑道:“知道我不喜欢还给我。”

杨恒明白她的心意,也不勉强,便笑着站了起来,“那走吧!我们先去吃饭。”

卢雪飞看了一下手表便道:“现在是五点半了,我必须在八点半前和你结束会谈,然后赶回宾馆做预案,你先等我一下,我先回房稍微收拾一下。”

杨恒一愣,“那晚饭呢?”

“买几个方便面吧!”

........

会谈的地方在杨恒的公司里,天早已经黑了,汉唐电机公司依然在满负荷生产,杨恒和郑光辉、谭厉陪同戴着安全帽的卢雪飞在车间里走了一圈,由郑光辉大致给她介绍了一下公司的情况,谭厉也给她讲了一下录像机的工作原理。

接下来就是杨恒和她的单独交谈了,鉴于展销会时两次临时采访杨恒的效果,电视台便决定还是以采访这个年轻的总经理为主,节目的时间只有十分钟,而和杨恒的谈话将是四分钟,当然,最后是要剪辑而成。

“这是你的办公桌?”

卢雪飞有点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这张和中学课桌相仿的旧桌子,这居然是老板的办公桌,这一年多她不知采访了多少老总,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寒酸的老板桌,甚至比她的办公桌也远远不如。

杨恒脸一红,他刚刚接到采访的消息,这些细节还来不及考虑,便连忙道:“你觉得不妥的话,我明天去借一张桌子来,再稍微布置一下,赶在你们采访之前弄好,你看怎么样?”

“不!不!不!”卢雪飞连忙摆手,眼中露出一丝兴奋之色,刚才她还在发愁该用什么吸引观众的主题,汉唐公司实在太小、太普通了,这样的节目播出来,只会让观众打瞌睡或换台,现在她发现了,用对比,用强烈的对比来吸引观众的注意,用公司老板中学课桌似的办公桌和徐楚市收入最高的工人工资来做对比,这样更能打动观众的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