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

在中国报界,“南都”是市场化媒体的旗帜和标杆——在长达20年的时长里,《南方都市报》说第二,没有媒体敢说第一。

在杭州,也有一个响亮的“南都”品牌,从南都房产到南都电源(300068)再到南都物业,可谓无处不在。

“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

在许多杭州人眼中,南都物业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

相比南都房产早年收获的美誉,南都物业简直不是亲生的——小区里、论坛上,关于南都物业的差评,简直铺天盖地、漫山遍野。甚至许多南都服务的小区,都以“赶走”南都为目标。

2016年10月,杭州电视台《民情观察室》的一期节目,直接将南都物业命名为“赶不走的物业”。

“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

南都物业如果只是服务不好,也还罢了,居然经常发生物业殴打业主的事情,连《甄嬛传》的作者流潋紫都被惊到了:

“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

在网上,几乎每个南都服务过的小区,都有各种内容不一的投诉。有小区据说因为引入南都物业,二手房价都跌了……

“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

南都物业的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是1971年出生的韩芳——早年的南都房产营销总监。

一个天生丽质的美女,掌管的公司却被部分业主称作“南霸天”,也是醉了——南都房产的创始人、宋卫平的同班同学、近年热心南都公益事业的周庆治老板要是知道了,不知作何感想?

“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

南都物业口碑不好,物业费自然很不好收——有媒体推算其收缴率只有50%上下。物业费收不上怎么办?停水停电上不了台面,只有打官司。

这次第,可把公司的法务部门忙坏了。

目前,仅公开已判决的南都物业诉业主“物业服务合同纠纷”案,就高达1200多起——一年250个工作日,平均一天一场官司,够打5年!

“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

2017年,南都物业花巨资收购的上海采林物业,在许多地方的口碑也不见佳,自然也面临大量物业费收取困难的问题。

“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

南都物业的绝大部分服务,都集中在杭州。因为差评太多,还经常被业主驱赶,其住宅业务拓展步履维艰。

除了早年南都开发的房产,及跟南都有历史渊源的欣盛房产开发的东方郡、东方润园、东方福邸等项目外,近年南都物业鲜有高端小区入账。

除了口碑不佳,南都物业还存在业务过于集中、关联交易众多、大量员工未缴纳社保等诸多问题。

事实上,连公司实际控制人是不是韩芳,都存在问题——一个细节是,周庆治(其本人已加入新加坡籍)妻子赵亦斓控制的上海益都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将“南都”商标许可给南都物业在不动产管理、出租、经纪等业务永久无偿使用

“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

这样一家规模不大、口碑不好、问题多多的公司,何以能够上市,而且成为沪深物业第一股呢?

浙股君一脸茫然。

也许,刚刚换届的“史上最严”的发审委委员,知道其中答案……

“赶不走的物业”,何以成为物业第一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