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惊喜

小小说——惊喜

小杜在单位里正忙的焦头烂额,忽然接到了物业的一个电话,对方让他有空去小区物业一趟,赔偿他父亲在小区绿化带掘地造成的损失。

小杜皱皱眉头,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家那位老爷子,来城里住了这么久,依然是各种不习惯。

前段时长,他的母亲刚刚去世,他和妻子商量了一下就把老爷子接到家里来住,这样能更好地照顾他。可老杜十分不乐意离开他生活了一辈子的村子和那些自幼玩到大的老哥们,小杜便说让他来给孙女做饭。老杜心疼孙女,只好答应。

小杜和妻子的单位效益都还不错,买的房子一百来平,小区绿化也很棒,可是老杜经常嘟囔说住得憋屈,哪里有家里那大院子敞亮!小杜知道父亲是因为没有太多的朋友,有点孤单,便鼓励他多在小区里遛弯,顺便交几个朋友。谁成想,朋友没交到几个,麻烦倒是一大堆。

小杜下班后急匆匆地赶回去,找到物业,工作人员带他去了那处被破坏了的草地:那里两米见方的草皮已经被挖出来,裸露着黑褐色的泥土。

“我们怎么都劝不住他,后来说是要赔偿,你父亲才住手!”物业上的一个小姑娘一脸不悦地说。

小杜讪讪地笑着,跟她回去商议赔偿的事。

等他忙完回到家,看见老爷子一脸怒气地坐在沙发上,旁边放着打包好的行李。

“我回去住,在这儿受这气!那好好的地非得种草,我种几棵瓜怎么了?还说我没有公德,我看这帮兔崽子是缺德,忘了自己也是泥地里长大的!”老杜气鼓鼓地说。

小杜忙给父亲倒了一杯茶,递给他:“您说的是,就是缺德,对您这么大年纪的人他们都不知道礼让!爸,您看,咱们是谁啊,村里老支书,怎么能跟这帮人计较!”

儿子的话很受听,老杜脸上渐渐消了怒气,泯了一口茶,想了想,又放下茶杯:“不行,我还是得回去,在这里早晚闲出毛病!”

“怎么会闲出毛病呢?你每天都给我们买菜,做饭,这得多累啊!我都想给你发工资了!”

小杜说完,冲旁边的女儿眨眨眼睛,女儿很机灵,马上会了意,依偎在爷爷怀里,娇滴滴地说:“爷爷做的饭最好吃了,不要回去,我要吃爷爷做的饭!”

小杜笑笑,看老爷子脸上又有了为难的情绪,便再接再厉说:“如果您真想回去,我也不拦您,不过最近几天没时长,等周末吧,我开车送您回去。”

老杜不言语,小杜知道这是默认,悄悄地向女儿竖起大拇指。

小小说——惊喜

随后几天,小杜一直都很忙,本来想到周天时再找个理由留住父亲,结果老爷子根本就没提回老家的事。小杜夫妻两个乐得他不提这事,小杜妻子甚至还想给老爷子买只画眉鸟,结果被老杜一口回绝:“我窝在这里,它窝在笼子里,让我们都可怜巴巴的啊?”

只是小杜妻子发现,老爷子每天都是很晚才回家,偶尔接个电话,还躲到屋里去。她笑嘻嘻地跟小杜说,可能老爷子谈恋爱了!小杜一皱眉,我爸绝不是那样的人!他们老两口感情好着呢,怎么能这么快就放下呢!他虽摇摇头,却开始留意老杜的一举一动。

结果,他发现父亲的脸上笑容越来越多,人也越来越精神,原来的那些唉声叹气,愁眉苦脸全部都不见了!“难道真是有黄昏恋了?”他纳闷道,但想起慈爱的母亲,心里不免难受一番。

一天,他悄悄地跟在父亲身后,想看看他到底去什么地方。老爷子一路骑着自行车,听着收音机里的戏曲,来到了离小区有二里地的一处河堤。那河堤坡度很小,绵延的面积却不小。只见父亲停下车子,下了河堤,在一处荒草丛里拿起锄头,走到一处菜地旁,开始松土,除草。

小杜走过去,站在父亲背后,看着那菜地上,黄黄绿绿的小白菜长势喜人,黄瓜秧刚刚冒出了寸长的须,快要架秧了;还有那南瓜苗,只冒出了三片叶子,太阳一照,叶子上的露珠晶莹剔透。

父亲弯着腰,认真地在黄瓜秧旁松着土,旁边的收音机里传出来咿咿呀呀的京剧声,像是在给他伴奏。“老哥哥,今天这么早啊!”一个胖乎乎的老爷子在旁边喊老杜,手里也拿了铁锹,好像要翻地。

“啊,今天热着呢,早干完早回去歇着!”老杜笑呵呵地说着,两个老人你一语我一言地聊起了天。

站在后面的小杜,眼眶不知不觉地就湿了,他悄无声息地转身离开,想象着父亲哪一天得意洋洋地给他们一个瓜果盛宴的惊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