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准城中村 万科要扩大租赁业务范围

向存量市场发力,万科瞄准了深圳的“城中村”。

9月29日,深圳万科与福田区南园街道玉田村就物业托管签约。玉田村将旗下物业统一出租给万科,在经过统一改造,并对“城中村”的基础设施、生活环境全面提升后,万科将植入物业管理、长租公寓、社区商业等运营内容。

这一合作模式被万科称为“统租运营+物业管理+综合整治”新模式,也是政企合作进行城中村综合改造整治的新模式。双方合作的促成,源于深圳特殊的历史社会因素——年轻移民城市中,城中村容纳了近一半人口,但面临“脏乱差”、消防设施不足、流动人口难管理等问题。

在万科的宣传材料中,他们特别强调了物业管理进入城中村的难题——城中村村民长期享受“免费午餐”,没有缴纳物业管理费用意识;城中村都是私宅,未经村民同意,物业管理无法覆盖消防事故高发的私宅内部。

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进一步解释了万科与玉田村的合作模式——由像万科一样的专业运营公司对城中村私宅进行改造升级,彻底消除安全隐患后对外出租,同时由像万科物业一样的市场化物业公司收取物业管理费,提供全方位专业服务,承担安全主体责任。

政企良好合作之外,万科是带着商业目的在做这件事情,并成立了专业运营公司——“深圳市万村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成立于7月5日,经营范围是公寓租赁和管理、商铺和写字楼租赁及销售代理、家具安装、物业管理、停车场经营和管理、食品零售等。

按照深圳市万村发展有限公司对于城中村综合整治的规划,城中村将根据各自特色做不同的规划,比如历史文化遗产村的保护、特色设计等,万科城中村综合整治规划的方案指导原则是“一村一特色、一村一规划”。

城中村改造的方式从“拆拆拆”到现在的“统租运营+物业管理+综合整治”,也揭示了房地产行业从关注增量市场向关注存量市场的转变,与玉田村同属于同一街道的南园新村,曾经就是万科与佳兆业争夺“城市更新”主导权的重要标的,即传统的城中村改造模式,但最终双双“铩羽”退出。

存量市场中最引人关注的业务便是长租公寓,在深圳市政府不久前发布的鼓励性政策中,就有未来要统租100万套城中村物业统一对外经营的目标,万科与福田区的这种合作,或许是对这一政策的试点,未来有望在全市推广。

根据深圳市官方资料的披露,深圳共有以行政村为单位的城中村241个,其中特区内城中村91个;城中村“农民房”或私人自建房超过35万栋,总建筑面积高达1.2亿平方米,占全市住房总量的49%,这也意味着将近一半的深圳人口住在城中村里。

万科长租公寓业务规模的发展,除了消化万科自持存量物业之外,绝对绕不开庞大体量的城中村物业,这种综合整治的模式是提升长租公寓规模的绝佳方式。除了玉田村之外,万科还在龙华区新围仔村设立了“综合经营办公室”,同时介入了“三和大神”聚集地景乐新村的综合整治业务。

景乐新村位于深圳龙华区三联路与东环一路交界处东面,围绕三和人力资源市场、海新信人力资源市场布局,因此成为初次来深圳、制造业产业工人找工作的聚居地。

由于这两个人力资源市场主要提供制造业等低收入工种,因此景乐新村的消费低廉,上百栋农民房一楼大部分改为网吧,上网1.5元/小时,包夜8元,包天26元;楼上便是摆满上下铺的出租屋,床位15元一天,单间20元一天。

而“三和大神”是指长期生活在景乐新村,但没有固定工作的人群,他们甚至身背巨额债务,大多数满足于日结工作,无法逃离景乐新村低廉的生活成本。这样一个特殊的生活环境,导致了诸多社会管理难题。

深圳万科投资运营事业中心执行合伙人辜庆勇向界面新闻确认,万科已介入景乐新村整治事宜,具体模式便是万科与业主签订租赁协议,在对房间与小区进行改造后对外出租,他称这个项目还处于“刚起步”阶段。

深圳泊寓公司执行合伙人袁军告诉界面新闻,景乐新村后期由泊寓来运营,前期有专门团队(租赁谈判签约)。泊寓是万科集团旗下的长租公寓品牌,是万科集团董事长郁亮口中未来万科需重点拓展的业务。目前,万科泊寓在全国拿下的公寓房源已超过6万间,预计年底将完成签约10万间的规模。

具体到深圳,泊寓已开设8家门店,公寓房间月租金介于2000-4000元,这些门店中有万科完全持有的物业,也有像玉田村、景乐新村一样万科租赁的外部物业。

从价格上来看,泊寓是一款面向都市白领的长租公寓产品,无论是定位还是消费水平,无法与外界关注中的”三和大神”相匹配,也与大部分城中村的租金水平有一段差距。

万科是否会针对城中村物业研发低租金的公寓产品,以及在职业援助、城中村文化建设方面有创新之举,深圳万科暂时没有具体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