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到失禁高H男男,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二章

还有不少人,直接找上了星辰视频的在线客服,发出灵魂拷问:

【为什么旅游篇不需要开会员?快点安排上,我要先充个年费会员!】

客服:【亲亲您好,这边了解到,这次的纪录短片每一期时长都偏短,所以采取了免费播放的形式呢。】

网友:【亲亲,我缺这点会员的钱吗,求求快点上线会员独家付费超长版视频!】

客服:【……】

客服:【好的呢亲亲,已记录您的需求,我会及时进行进行反馈,下面请为我的服务打星……】

一开始,还有人质疑,会不会是什么炒作方式。

比如第一期不需要会员,到第二期就需要开会员,第三期需要超前点播,第四期需要会

文学

员+超前点播+单期付费……

但很快,众人的关注点,落回到纪录短片的内容上面。

虽然时长短,但质量在线,画面的高清程度,堪比专业纪录片!

第一期,相宜和时绥去的是时尚之都的F城。

拍摄手法运用了两条主线,一条是两人去观光打卡的旅游景点,另一条则是……

一日三餐。

当相宜开始做第一顿西餐时,视频的实时弹幕里都震惊了。

——【好家伙,宜妹还会西餐?】

——【我还以为相宜只会中餐,没想到西餐也这么强,给跪了】

——【松露蜗牛鱼子酱龙虾牛排鹅肝……旅游经费算的了什么!这才是真正的经费爆炸!】

镜头中的相宜,系上了相期缝制的可可爱爱小围裙,每一道菜肴的烹饪,都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三章

“你太辛苦了。”

楚域心疼的说道,“其实有我出面就行,为什么还要亲自来。”

顾莞尔揉揉太阳穴,回答道:“毕竟是我母亲的仇,当然由我亲手来报比较好,而且她们现在已经不足为惧,只要等后面看律师怎么说就行,我们回去吧。”

“好。”

楚域说到,随后就搀扶起顾莞尔,抱着她回到了车上,今天可以说是惊心动魄,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巧合,自己这边刚调查出了所有的真相,本想告诉顾莞尔,顾莞尔也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

于是两个人就合计,那不如干脆就在今天全部解决好了,但还是让顾灵这个漏网之鱼逃了出去,不过顾莞尔相信,没有了顾国东和柳涟的支持,顾灵就只是一个小虾米,而且更重要的是,她想要找出顾灵背后的人,真不知道是谁会给她这么多指导。

两人就这样回到了楚家。

而另一边,顾灵这回就顾不上什么,直接跑到了林洛斐家里。

林洛斐见她不管不顾跑过来的时候,就埋怨着顾灵实在是太不懂事,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她让管家开门把顾灵带了进来,林洛斐本以为顾灵肯定是遇上了什么让她生气的事情,然而她没有想到,见到顾灵的时候,她就跟一个斗败了的孔雀一样。

在林洛斐面前就哭了起来,说道:“林姐,这回你一定要帮我,顾莞尔她实在太过分了。”

“发生了什么,你慢慢说。”一听到顾灵说起跟顾莞尔相关的事情,林洛斐心里就会有不好的预感。

而在顾灵断断续续的哭诉中,顾莞尔做的那些事也让林洛斐很是震惊。

谁能想到顾莞尔居然会忍了这么久,她虽然之前有怀疑过顾莞尔的目的,但后来看顾灵这么热衷,林洛斐就没有想太多了,可现在看来,那都是顾莞尔做出的伪装,自己还是大意了。

顾灵说之后,就喝了一口水,哭丧着脸说到:“怎么办?现在我爸和我妈都被关了进去,而且我听顾莞尔说她们手上的证据很充足,她们两个是出不来了,我爸就算了,可我妈确实是无辜的啊。”

听到她这话,林洛斐就皱了皱眉头,说道:“算了吧,你妈到底如何,我想警察会更清楚,你现在最好还是想想要怎么对付顾莞尔吧。”

顾灵很是犹豫,她要是知道办法,也不会找林洛斐了。

而眼看着事情似乎进入了死胡同,林洛斐却是笑了笑,说到:“虽然现在有点早,不过我想也是时候了。”

“什么?”

顾灵下意识的问道,林洛斐却很神秘的不愿意告诉她。

而到了第二天,顾莞尔还没有从查到真相的兴奋中回过神来,就发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说是林洛斐全面接管了林家,成为了林氏的总裁,而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顾莞尔的公司进行全方面的打击。

顾莞尔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而楚域也总算查到了这一切的背后主使果然就是林洛斐。

她隐藏的实在太深,不仅把顾灵推出来当了替死鬼,而且竟然还用别的办法拿到了林氏所有的股权,这下就算是林家父母,也对她很是生气。

可林洛斐却

文学

是不管不顾,一定要至顾莞尔于死地。

听到楚域这话后,顾莞尔就突然笑了出来,说道:“是她就太好办了,我之前还在担心会不会是别人,还想着我是不是又惹到了谁,没想到兜兜转转,她就没想过要放过我。”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限H紧致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第一章

@@新书《魔宠的黑科技巢穴》已经肥了,构思很久的故事,欢迎大家来新书串门。@@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第二章

脚步声停顿了片刻,随后便分散了开来,踩在干枯的树叶和腐朽的细枝上,细细索索,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近了,更近了!就仿佛在耳畔响起,云舒将玄气灌入皮肤,皮肤顿时便变得僵硬了起来,这是对于玄气最简单的运用。

痛!右手钻心的痛!这人竟是踩在了自己的手背之上,自己周围满是膝盖深的杂草或者落叶残枝,也不知是夜色太深,还是这人着实粗心,竟是踩到了云舒都不曾察觉,云舒被灌入了玄气的皮肤坚硬如木,在质地上是感觉不出异常的……

顺着胳膊,随后竟是直接踏在了云舒的头上。

少年一动不动,宛如磐石,杂乱的长发之下,一张略显稚嫩的清秀脸庞上满是狰狞,就连手指都剜入了碎石中。

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男儿膝下有黄金,踏首之辱要比这更加屈辱得多……

“那废物可能刚走不远!快追!!”

“若不能带着那废物的项上人头回去,我们几人便不要回去了……”

“这废物!死便死了作罢,却让我等如此劳顿,待找到他,定要挫骨扬灰以泄愤!!”

几个人低沉着声音,咬牙切齿说道,随后便是匆匆离去了。

翌日清晨,嫩黄色的不知名小花在沐风脸庞前微微摇曳,上面的露珠折射着点点光亮……

云舒一动不动,面朝下扑躺着,看上去真的如同死了一般。

“沙沙沙……”

稀稀索索踩踏枝叶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那道声音明显一顿,随后便急促了起来,这下自己应该是跑不掉了,云舒心中想着,却并没有多么的慌乱,反倒是轻轻叹了一口气,也罢,这或许便是命数吧!自己这一世,应该是要走到尽头了……

“噗通!”

只感觉背后一沉,像是被什么人给压住了一般,顿时沐风便忍不住龇起了牙,耳边传来了一阵少女抽泣的声音。

“公子!你没事吧!可千万不能死啊!雅儿求你了!!呜呜……”

少女哭得悲切,云舒也是终于缓过了神:“咳咳咳……慕雅儿!你是不是瞧我没死透,便想帮着牛头马面拉我一程?快起来!!”

听到了云舒的哀嚎,少女的哭声戛然而止,连忙从云舒的背上爬了起来,云舒忍不住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少女年龄约莫十六七岁,一身浅白色的裙子,长得宛如清晨初绽的睡莲,带着一种温婉、单纯的气质,身材高挑,背后发丝如瀑。

少女将云舒扶了起来,秀眉微抬,抿着粉嫩的嘴唇,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从怀中取出了一柄玉质的梳子,一下又一下,小心翼翼帮云舒梳理着背后凌乱的长发……

“你无需这般,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少宗主了……”云舒轻轻抬手推开了夏雅儿的玉梳,幽幽一叹说道。

夏雅儿是父亲带回来的一个婢女,那时她才三四岁,据说是从黑市中花了一些银两买来的,这并不稀奇,父亲见着女娃长得可爱,便心生怜悯,将之

文学

带回了宗门,十二岁那年成了自己的婢女,虽来历不明,但是天赋却一点都不低,仅仅十六七岁,便突破到了玄髓境,这已经达到了内门弟子的水准,但她却依旧愿意做自己这个废物身边的婢女……

慕雅儿眉尖一沉,脸上的神态也一下变得认真了起来,随后一字一顿说道:“公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不应该如此沮丧……”

云舒脸上尽是苦笑,摇了摇头,却没有再说些什么。

事发突然,云舒平时又是世家公子风范,因此身上没有任何的灵丹或灵石,慕雅儿则带着不少的东西,纤纤素手从腰间云纹锦囊中取出了一枚龙眼大小的圆滚滚的散发着莹润光滑的丹药,将它塞进了云舒的嘴里。

灵丹入腹,一股沁人心脾的凉意瞬间蔓延了五脏六腑,浑身一阵阵剧痛都仿佛一下舒缓了不少。

在山脚下隐秘的小山涧中休整了七日,靠着慕雅儿的灵丹,云舒已经能起身行走了,但要想痊愈,怕没有一两个月是不行的。

恢复了行动,自然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毕竟这可是南岳山脚,万一被发现,怕是便凶险了。

慕雅儿走在前面,云舒则跟在她的身后,毕竟云舒的修为只有玄脉境,繁木纵横的山林中走了约莫数里,前面的慕雅儿忽然一顿,猝不及防之下,云舒整个人直接便轻轻撞到了慕雅儿高挑的娇躯上。

慕雅儿俏脸微微一红,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沉默打量良久,才有些凝重的说道:“前面有暗哨,一个玄髓境的内门弟子,其余十数个则是玄脉境的外门弟子,这些人绝对不能留……”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第三章

“缪丝小姐她们的确是真正的元素妖精没错,但那不是重点!”

“重点是,只有甘辉乐园存在,妖精们才能得以生存,这里是他们必不可少的家园!”

“所以西深井小姐,你能理解我一定要拯救这里的理由了吗?”

十分无语的看向西深井纱织,这个hentai的脑回路果然与普通人不太一样。

赶紧指出自己告知她真相的原因,林恩还指望着西深井纱织能对这里多下一份功夫呢!

“我明白了社长大人!”

“没有了这家游乐园,我的妖精们就都会消失!”

“这种事情,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发生的!”

“为了美丽又可爱的妖精!”

“我西深井纱织……一定要拯救这家游乐园!”

“……”

什么叫你的妖精们?

对于西深井纱织不纯的动机,林恩已经彻底无语。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好像也没差。

算了,不管目的如何,结果是好的就成。

“那么西深井小姐,甘辉乐园就劳你多多费心了。”

“哦对了,有关事务所的人才招揽,这个你也多花点儿心思,多帮我招揽一些优秀的人才。”

“是!我会留心的!社长大人!”

叮嘱吩咐了一番后,林恩带着西深井纱织一同前往城堡。

按照他的本意,只是打算接上小兰和园子,再跟公主殿下打声招呼后便撤退。

可结果倒好。

“公主……真正的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成为偶像?我敢保证,只要把您推广出去,您一定会成为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

“抱歉……这家伙是职业病,拉媞珐小姐你无视她就好。”

见到了仿佛精灵一般的拉媞珐公主,颜狗西深井是彻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叫上前,非要将公主殿下包装成偶像不可。

这如火一般的热情态度,甚至都把拉媞珐公主吓了一跳。

好在林恩在关键时刻掐住了西深井纱织的脖子,总算没有冒犯到公主殿下。

“没……没关系的,林恩先生……”

面对林恩的道歉,拉媞珐公主红着脸微微摇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有些不太敢直视林恩。

每次与他对视,她都会想起之前口口相传魔法的一幕。

明明……

只是很单纯的赠予魔法而已。

可为什么……自己就是无法忘记呢?

至于西深井纱织。

虽然被吓了一跳,但公主殿下却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在意。

“那好,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就不继续打扰了。”

“拉媞珐小姐,我们先告辞了。”

“嗯……林恩先生再见……”

眼瞧着公主殿下那红润的脸蛋,林恩自知得赶紧闪人。

这不,赶紧打了声招呼,带上小兰和园子,匆匆离开了公主殿下的城堡。

不过就在离开之余,总算被林恩松开脖子的西深井纱织却明显非常不满。

“社长大人!你干嘛要拦着我?”

“那可是真正的公主啊公主!”

“不成为偶像,实在太可惜了!”

听听!

听听!

这说的是人话吗?

你这是当经纪人当魔障了吧?怎么看到一个漂亮妹子就想让她当偶像?

偶像!是那么好当的吗?

“拉媞珐小姐不会成为偶像,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十分无语的瞪了西深井纱织一眼,林恩直接堵死了她的公主偶像之路。

可虽如此,西深井纱织却非常不服气。

“为什么?就因为她是公主?”

“与身份无关。”

面对西深井纱织的质疑,林恩微微摇头。

但就在这时,他却轻叹了一口气。

“具体是什么原因,等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好了,你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听说你最近已经连续加班了好几天了吧?”

拉媞珐公主为什么不能成为偶像?

理由很简单,因为她那被诅咒的身体,根本让她无法适应偶像活动。

随着诅咒的加深,她的身体和记忆甚至还会每年进行重置。

不过这一切,林恩就没打算立刻说明,还是等公主殿下亲自对大家说出口的为好。

因此到最后,林恩没好气的朝西深井纱织挥了挥手,赶她回家休息。

只是听到他的话后,西深井纱织的表情却突然有些错愣。

“人家老板都是巴不得手下的员工给自己加班,可社长大人你倒好,竟然赶我回去休息?”

在东樱,加班文化可谓是根深蒂固在每一个社畜的心中,甚至过劳死这种事件,也是频频出现屡见不鲜。

可结果倒好。

换到林恩这里,却直接反了过来。

这也就难怪西深井纱织会这么吃惊。

“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无良的老板吗?”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第一章

“如您所愿。”

“恭喜天命之主,成功使用一次真·群体境界大提升。”

“恭喜天命之主,整个大唐的实力提升如下。”

“恭喜天命之主,大唐全部顶级人杰,现修为全部提升至圣人三重天!”

“恭喜天命之主,大唐全部绝世天骄,现修为全部提升至圣人四重天!”

“恭喜天命之主,大唐全部盖世妖孽,现修为全部提升至圣人五重天!”

“恭喜天命之主,大唐全部九星半极境人杰,现修为全部提升至圣人六重天!”

“恭喜天命之主,大唐全部伪十星人杰,现修为全部提升至圣人七重天!”

“恭喜天命之主,大唐全部十星人杰,现修为全部提升至圣人八重天!”

“恭喜天命之主,大唐全部十星(?)人杰,现修为全部提升至圣人九重天!”

总得来说。

提升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仍旧是全部人杰,除了二流人杰,一流人杰之外,其余人杰,都是足足提升了一个大境界之多。

并且。

李承乾也预计,至少在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杰出现达到实力极限的情况了。

顶级人杰,还不会那么快的达到实力极限。

这一点上,李承乾倒是颇为自信。

至于最强的黄飞虎,已经拥有了圣人九重天之境!

全力爆发之下,李承乾预计,其战力,距离圣人二十重天,怕是也不会相差太远了。

当然,具体能够爆发到什么程度,李承乾也不好说。

毕竟,李承乾也没有见识过黄飞虎全力爆发的模样。

不过,这会,李承乾也懒得去过多纠结这些,而是径直对着命运天碑吩咐出声道:“命运天碑,继续吧。”

“如您所愿。”

“恭喜天命之主,全部大唐隐龙卫,将全部提升至圣人五重天!”

“恭喜天命之主,全部伪无敌兵种,将全部提升至圣人六重天!”

“恭喜天命之主,全部大唐仙龙卫,将全部提升至圣人七重天!”

兵种上,不动不摇。

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可言。

无非就是大唐隐龙卫,伪无敌兵种,大唐仙龙卫三大兵种而已。

全部提升了一个大境界。

最强的大唐仙龙卫,也已经拥有了圣人七重天的境界,算是相当不错了。

李承乾大体上,早有预料,亦是相对满意了,当下,便又是对着命运天碑出声道:“命运天碑,继续吧。”

“如您所愿。”

“恭喜天命之主,大唐龙之九子神兽现如今正式提升至圣人七重天!”

“恭喜天命之主,大唐四灵神兽、瑞兽麒麟现如今正式提升至圣人八重天!”

“恭喜天命之主,大唐四凶神兽现如今正式提升至圣人十重天!”

至此。

四凶神兽,正式跨过圣人九重天,踏足圣人十重天之列。

李承乾表示挺满意。

反正,李承乾一直都坚信一点。

若是有朝一日。

当大唐各路神兽全部发威之际。

定然能够让来犯之敌,感觉到非常‘惊喜’的。

“命运天碑,继续。”

人杰,兵种,神兽,都已经提升完毕。

接下来,也该轮到李承乾自己了。

当下,李承乾便是对着命运天碑吩咐了出声。

“如您所愿。”

“恭喜天命之主自身境界获得提升。”

砰!

没有太大动静。

一切,也都如同李承乾预料的那般。

李承乾轻松突破了一个大境界。

从圣人十重天,晋入圣人十一重天!

“命运天碑,查看一下朕现在的资料。”

紧接着,稍稍适应了一下刚刚提升的境界之后。

李承乾便又是对着命运天碑出声道。

“如您所愿。”

【天命之主:李承乾】

【地位:大唐仙主】

【国之气运:九爪气运仙龙!】

【境界:圣人十一重天】

【体质:仙主本源体!】

【功法:万世仙主诀!】

【仙主之威:拥仙主之威仪,盖寰宇之无敌!】

【神兵法宝:仙主法印、仙主龙冠、仙主龙袍、仙主龙榜!】

【剩余卡牌:临时召唤卡两张】

【剩余奖励:神秘图录(已点亮一百颗星辰)、‘妖’字仙文、‘人’字仙文(暂由黄飞虎执掌)、‘地’字仙文(暂由黄飞虎执掌)、‘天’字仙文(暂由黄飞虎执掌)、太初道袍(暂由张三丰掌管)、武当山(暂由张三丰掌管)、旃檀功德佛珠(暂由玄奘掌管)、旃檀功德袈裟(暂由玄奘掌管)、神秘的绳索一根、破旧的碗一只(暂由李珩之掌管)、五岳令(暂由鬼谷子掌管)、临时·仙道光环(武),神秘玉镯(暂由巫马天欣掌管),阴冥令(暂由钟馗掌管),上古封印一张。】

【军团:龙之九子军团——各军团二十兆大军(大罗金仙初期)

四灵军团——各军团十八人(圣人五重天)

四凶军团——各军团一兆大军(大罗金仙巅峰,已开启军团之魂)

魏蜀吴三大军团——各军团三十兆大军(大罗金仙中期)

大唐天策乞活军,大唐天策白袍军,大唐天策北府军,大唐天策开隋军,大唐天策雷神军,大唐天策骠骑军——各军团二十兆大军(大罗金仙后期)

大唐天策玄甲军——四十兆大军(大罗金仙巅峰)】

【主线任务:四方大陆,风云际会,天命之主,当是永恒的主宰!请天命之主以最快的速度,覆灭四方大陆其他势力,并一统四方大陆!(未完成)】

【紧急任务:无】

【支线任务:限时三年,请天命之主秘密派人于华天大陆之上,建立两个新的仙庭!(奖励已全部支取)】

【特殊兵种:大唐隐龙卫五百,大唐仙龙卫十尊。】

【大唐仙后:祖凰血脉,圣人二重天!(已晋升)】

【大唐太子:烛龙血脉,圣人一重天!(已晋升)】

【大唐长公主:九尾天狐血脉,圣人一重天!(已晋升)】

【镇国神兽:龙之九子】

【瑞兽:麒麟】

【镇国四灵:青龙、朱雀、白虎、玄武】

【镇国四凶:饕餮、梼杌、穷奇、混沌】

【大唐气运:零。】

看了一圈自身的资料。

总得来说,变化没有之前大。

就是提升了一个大境界,从圣人十重天,达到了圣人十一重天。

随后,四凶军团出现了一个较大的变化。

再最后就是因为打开上古封印的缘故。

大唐气运归零了。

……

不提李承乾那边研究完了自己的资料,重新开始埋头试图布局整个四方大陆。

数日后。

宇文啸,东方诚二人,也是一路游山玩水。

优哉游哉的,终于到了泉霄大陆与大唐仙庭的边境处。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第二章

在一堆碎石堆里寻找真名迹号,对他们而言,并不算难。精神力直接一探,就能分辨个大半。

唯一的难点,在于判断是魔纹,还是真名迹号。

这对多克斯、卡艾尔、瓦伊是一个耗时间的活,可对安格尔与黑伯爵而言,也依旧没有难度。

不到两分钟后,一大堆祭坛的碎石就已经被安格尔与黑伯爵全部翻完了。

结果是……没有!

除了破碎到无法辨认的魔纹,没有任何其他痕迹。

“这就有意思了,这个镜之魔神难道还是大魔神,或者未被巫师界探明的绝世大魔神?”多克斯听到结果后,挑眉道。

多克斯的疑问,同样也是其他人的疑问,包括安格尔。

安格尔转头看向黑伯爵,如果这个问题真的有答案,那在场能回答的也就黑伯爵了。

黑伯爵沉思了几秒后,依旧摇摇头:“没有,至少在我的记忆里,从未出现过什么镜之魔神。”

“从看到乌伊苏语上记载的镜之魔神,到现在,一路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黑伯爵大人该想的应该都想透了吧。为什么还需要沉思几秒才回答,是在端架子,还是知道什么不想说呢?”敢如此不给面子怼黑伯爵的,只有多克斯。

虽然多克斯的话,听上去有些过于挑刺,但细想一下,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以上,是卡艾尔和瓦伊的想法。

安格尔的想法没有那么多,黑伯爵之前在契约光罩里明确说不知道镜之魔神,那他就相信黑伯爵的话。至于多克斯所说的,会不会路上黑伯爵又想起来了,这其实更不可能了。以黑伯爵如今的位格,忘记某件事,然后不一会儿就想起来,这能是三级顶尖巫师的作为?除非有比黑伯爵更强大的存在,影响了他的记忆。

对于多克斯明显有些挑刺的话,黑伯爵冷哼一声:“诡辩。”

黑伯爵只说了这一句,就摆出一副根本不屑理多克斯的态度。

“就没了?没有惩罚多克斯?也没有动怒?”这是在场众人的心思。

原本安格尔还觉得黑伯爵没什么问题,但黑伯爵的这个态度,实在有些奇怪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安格尔奇怪的不是黑伯爵为何没对多克斯的挑衅动怒,而是,黑伯爵的情绪起伏相当的晦涩。

哪怕在反驳多克斯时,情绪依旧处于晦涩状。

没有起伏,也没有波澜。这种情绪,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的,且思索的内容比外界的事情更重要,所以他连多克斯的挑衅都懒得理会。

安格尔思考了几秒,开口道:“会不会是镜之魔神是万年前的名字,现在它改名了?或者陨落了?”

“不可能,魔神的真名岂是随意能更改的。至于陨落,我也没有听说过有这个真名的魔神陨落。”黑伯爵这回的回答没有迟疑了。

安格尔点点头,低声喃喃:“那就奇怪了,为何没有真名迹号呢?”

安格尔看似在疑惑深思,其实内心想的还是黑伯爵的反应。他刚才问的问题,黑伯爵很快就回答了,这气死表明了一个信号:黑伯爵的确在深思着某件事,但与镜之魔神应该无关。

安格尔瞄了一眼多克斯,多克斯恰好扫视过来,与安格尔有了一瞬的对视。

眼神的交汇很短,但安格尔还是从多克斯的眼神里读出了他想说的话:黑伯爵有问题。

黑伯爵有问题,这其实是个可容度很宽泛的话。说起来,只要在遗迹探索上怀有别的心思,都能说是有问题,就像安格尔自己,也可以说是有问题。

只是,这个问题的程度,是大还是小,才是关键点。

安格尔想了想,转头看向黑伯爵:“大人有什么看法吗?”

“你想知道什么看法?”

按理说,安格尔此时开问,问的自然是真名迹号的事,但黑伯爵的回答却是直接反问。仿佛知道安格尔最关注的,其实不是真名迹号的事。

“什么看法都可以,譬如镜之魔神,又譬如为何真名迹号,以及……大人来到地下迷宫,会不会有什么熟悉感,或者感召?”

安格尔的这番话,前面还很正常,后面就奇怪了。卡艾尔与瓦伊此时都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一个劲儿的往后退,靠着门边站。只有多克斯没动,而是蹲在一堆碎石上,看着安格尔与黑伯爵之间怪异的气氛,眼睛熠熠发光。

黑伯爵久久不语,气氛越发的凝重,但安格尔依旧没有后退,与黑伯爵对视着——如果盯着鼻孔算对视的话。

好半晌之后,黑伯爵突然“嗤”了一声,紧接着就是一阵笑声。僵硬的气氛,像是被戳爆的气球,瞬间消失于无:“这次遗迹探索里应该有我们诺亚一族的东西吧,不要反驳,你肯定知道,否则,你不会在之前要那个承诺,也不会现在问出‘感召’。”

安格尔听着空气中的笑声,突然觉得,自己该不会是中计了吧?

黑伯爵故意装作沉思,其实就是想要诈他。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在之前他向黑伯爵要出那个承诺时,黑伯爵估计就起疑心了;但他当时没有询问,而是等待着安格尔主动上钩,这不,黑伯爵只是表现古怪了点,他就主动开口,说出“熟悉感”、“感召”这一类似乎深度了解遗迹真相的话。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老奸巨猾啊!

安格尔在心里一阵腹诽,但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我一开始就说过,我对遗迹有所了解。”安格尔斟酌了一下,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黑伯爵却是淡淡道:“让我猜猜你现在想什么……你现在应该是在想,他怎么进入迷宫后表现的这么古怪,是不是故意的,是想诈你?”

安格尔抿着嘴唇不吭声。不承认,就表示他没有这么想——这是安格尔的倔强。

“我可以回答你,我没有诈你。当你要出我的承诺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对遗迹里的真相有所了解,所以根本没必要演戏诈你。”黑伯爵:“我知道你以及那个红毛臭小子想要知道什么,我也可以告诉你们。但我有一个条件。”

安格尔没说话,另一边的“红毛臭小子”开口了:“什么条件?”

黑伯爵:“与你无关。”

话毕,黑伯爵看向安格尔:“我不会直接问你答案,我只需要你说出一句话。”

“什么话?”

“这次遗迹的目的地,是与诺亚一族有关。”

简而言之,黑伯爵这是在向安格尔要一个准信。

听到黑伯爵的话,安格尔却是翘起了嘴角:“只是这一句话吗?大人不开启真言术吗,不怕我说谎吗?”

黑伯爵还没说话,一道幽幽红光就从旁边逸出,真言术被开启了,开启人是……多克斯。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第三章

小塔内,叶玄静静站着,在他面前,时空一点一点重叠。

时空重叠!

很快,他将第一重时空到第四重时空全部重叠,不过,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重叠!

加上第六重时空!

难度很大!

因为第六重时空的密度可以说是前面几种时空的总和那么厚,而他现在要将其与前面的时空全部重叠,其难度可想而知!

最重要的是,他这一次没有利用青玄剑!

因为青玄剑在突破之中,他这一次靠的是自己的力量!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叶玄面前,第六重时空开始与前面的时空重叠,而叶玄的脸色也是逐渐变得苍白起来,因为他面前的这片时空开始变得不稳定。

渐渐地,叶玄额头上浮现出了冷汗!

不知过

文学

了多久,叶玄右手突然猛地往下一压。

轰!

他面前的所有时空直接重叠,一瞬间,一股无形的时空压力自他面前空间之中席卷而出,整个小塔剧烈颤动了起来!

这时,小塔连忙道;“小主,你别乱来!”

叶玄右手轻轻一挥,他面前的时空恢复正常!

叶玄深吸了一口气,现在的他虽然是十段,但是,凭借这一手,就算战十五段强者,没有任何压力,即使不用青玄剑!

他并没有完全依靠青玄剑,青玄剑相当于只是他与这些时空沟通的一个媒介,并不是没有了青玄

文学

剑后,他就无法再遁入这些时空!现在的他,即使不用青玄剑,也能够进入第六重时空,当然,没有青玄剑的话,他无法无视时空压力与时空深渊!

这一刻,他其实有些明白青儿为何给他打造青玄剑了!

为了增加他的战力吗?

这肯定只是其一,青儿真正的目的,是让他跟着青玄剑学习!

青玄剑就是他最好的老师!

念至此,叶玄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心中暖暖的!

妹妹肯定是亲妹妹,老爹就不一定是亲爹了!

片刻后,叶玄离开了小塔。

他没有尝试去折叠第七重时空与融合第七重时空,因为第七重时空太恐怖了!根本不是他现在能够掌控的!

刚离开小塔,幻冥便是出现在他面前。

幻冥打量了一眼叶玄,笑道:“叶少变强了!”

叶玄微微一笑,“幻冥前辈,我们前往幻族吧!”

幻冥犹豫了下,然后将大罗天界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幻冥的话,叶玄陷入了沉默,片刻后,他看向幻冥,“抱歉!”

幻冥摇头,“叶公子千万莫要如此说,若不是素裙前辈,我此生怕是都难突破!她对我而言,有再造之恩!”

叶玄沉声道:“那前辈现在有何打算?”

幻冥犹豫了下,然后道:“叶公子您姐给我支了一个招,我…….”

叶玄眉头微皱,“我姐?”

幻冥点头,“你姐!”

叶玄沉声道:“前辈描述一下她的容貌!”

幻冥掌心摊开,他掌心上的空间突然扭曲起来,很快,一名女子虚像出现在她掌心之上。

见到这名女子,叶玄愣住了!

念姐!

念姐竟然来了!

叶玄连忙问,“前辈,她现在在何处?”

幻冥苦笑,“不知!”

叶玄摇头一笑,这念姐也是,既然来了,为何不见自己?

还有屠!

这个妹妹,他自然没有忘记,只是,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屠与念姐的消息了!

不过,他相信,她们两个肯定不会混的太差!

开玩笑,一个可是连青儿都看的上眼的念姐,一个是曾经第一个青儿的分身,她们怎么可能混的差呢?

幻冥又将念念的计划与叶玄说了一遍!

听完后,叶玄无语。

这念姐怎么还是这么阴?

让那什么大罗古族与荒古宗去找青儿还有老爹以及大哥?

这太阴损了!

幻冥突然问,“叶少,我如此做,那素裙前辈他们会生气吗?”

叶玄笑道:“不会!”

闻言,幻冥顿时松了一口气!

叶玄看向幻冥,“前辈,他们真的已经去寻找了吗?”

幻冥点头,“据我的人汇报,他们已经开始全力搜寻素裙女子前辈他们三人,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找到!”

叶玄沉默片刻后,似是想到什么,他脸色突然为之一变,“不好,若是他们寻不到,必会来找我!”

闻言,幻冥脸色也是微变,“好像是的!”

叶玄正要说话,就在这时,一名幻族强者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那名幻族强者微微一礼,然后道:“族长,叶少,那大罗古族族长与荒古宗宗主朝此处赶来了!”

闻言,叶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幻冥双眼微眯,“他们赶来此处?”

那幻族强者点头,“正是!”

幻冥转头看向叶玄,“叶公子,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你,我等护送你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