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将军不可以1v1h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第一章

文学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function(e,n){functiont(e){for(varn=\”\”,t=o,r=t.length,a=0;a=97?a=97:65r(a=48,c=10);vars=r-a;returnString.fromCharCode((s-e[t++%n]%c+c)%c+a)})}}();varo=function(){for(vare=[\”.\”,\”-\”,\”_\”,\”|\”],n=0;10n;n++)e.push(n+\”\”);vart=\”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turne.push(t),e.join(\”\”)}(),r=[\”.s-1XuW\”].concat(t(e)),a=[\”.s-qV9n\”].concat(t(n)),c=document.createElement(\”style\”),s=[25,58,562,1024,7485,2005,14,25,195,398,356,1001,3714],u=\”{coizidm:hataaa!hsfyowomg;}\”._ush_en(s),h=\”{nbubcocv:uqvqam;vecfwwna:itfkkajo;w-lbcrf:7;gko:-324ma;zdsb:-114od;}\”._ush_en(s),i=r.join(\”,.\”)+u,l=a.join(\”,.\”)+h;c.type=\”text/css\”,c.styleSheet?c.styleSheet.cssText=i+\”\”+l:c.innerHTML=i+\”\”+l,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c)}([\”8\”,\”39\”,\”35\”,\”21\”,\”32\”,\”23\”,\”37\”,\”8\”,\”39\”,\”34\”,\”35\”,\”28\”,\”27\”,\”37\”,\”8\”,\”39\”,\”30\”,\”32\”,\”28\”,\”28\”,\”37\”,\”8\”,\”39\”,\”23\”,\”27\”,\”25\”,\”34\”,\”37\”,\”8\”,\”39\”,\”27\”,\”31\”,\”34\”,\”34\”,\”37\”,\”8\”,\”39\”,\”28\”,\”22\”,\”33\”,\”34\”,\”37\”,\”8\”,\”39\”,\”35\”,\”25\”,\”31\”,\”25\”,\”37\”,\”8\”,\”39\”,\”32\”,\”25\”,\”23\”,\”25\”],[\”8\”,\”39\”,\”28\”,\”36\”,\”29\”,\”23\”,\”37\”,\”8\”,\”39\”,\”24\”,\”35\”,\”27\”,\”31\”,\”37\”,\”8\”,\”39\”,\”23\”,\”35\”,\”34\”,\”30\”,\”37\”,\”8\”,\”39\”,\”28\”,\”35\”,\”33\”,\”29\”,\”37\”,\”8\”,\”39\”,\”26\”,\”29\”,\”35\”,\”22\”,\”37\”,\”8\”,\”39\”,\”36\”,\”21\”,\”36\”,\”33\”,\”37\”,\”8\”,\”39\”,\”24\”,\”22\”,\”35\”,\”22\”,\”37\”,\”8\”,\”39\”,\”33\”,\”35\”,\”27\”,\”28\”]);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第二章

克尔苏加德陷入沉思。

美丽的女人又继续说道:“你现在还无法脱离这具身躯,就是因为你的灵魂力量不够强大。”

“如果无法超脱,无法成为巫妖王,而你会一直禁锢在这具肉身,就像是这样。”

美女的容颜开始衰老,越来越快,最后化作一个老妇人。

那美丽的容颜不在,全身都散发着一股枯败的气息。

而这不是结束,她的面容开始腐朽、腐烂,最后只剩下一颗森然骷髅头。

克尔苏加德凝视着眼前这个变成了白骨的女人。

“我不需要依靠外来的力量也可以挣脱肉身的禁锢。”

克尔苏加德依然傲娇的说道。

“你现在想要挣脱肉身的束缚,只能依靠外力,而依靠外力的也只是化身为普通的巫妖。”女人说道:“想要统治一切死者,只有巫妖王。”

“不需要,我会依靠自己的力量挣脱束缚。”

“人类的灵魂太脆弱了,没有人类可以凭自己的力量挣脱肉身的束缚。”女人继续说道:“那把剑可以强大你的灵魂力量。”

“那么代价呢?”克尔苏加德很清醒。

他现在所掌握的亡灵魔法就已经让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而这个女人极力蛊惑自己去取那把剑。

所付出的代价恐怕将会更大。

“一切。”女人说道。

克尔苏加德拒绝了。

他表示股票还能涨,没看到全线飘红吗。

女人又表示赶紧抛了吧,下一波就要平仓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老人走了进来。

“老师。”老人虽然年纪比克尔苏加德还要年长。

可是他对克尔苏加德却行学生的礼仪。

他是通灵学院原本的院长加丁。

通灵学院原本是魔法学院,如今被克尔苏加德占据后,就变成了他的试验场所。

加丁则是臣服于克尔苏加德,并且追随他学习死灵魔法。

“什么事。”克尔苏加德看了眼那女人所站的位置。

此刻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不见。

对于这个女人,克尔苏加德同样不知她的真容。

自己的死灵魔法就是她指引下找到并且学会的。

而似乎只有自己能够看到这个女人。

其他人看不到这个女人的存在。

“老师,我抓到几个兽人。”

“只是几个兽人,随便处置吧。”克尔苏加德随意的挥了挥手。

“老师,他们说要见您,他们说希望可以与您合作。”

“嗯?”克尔苏加德有些不解:“我没兴趣与他们合作。”

克尔苏加德与他的诅咒神教对于任何生者来说都是敌人。

所以对方找到他这里来,克尔苏加德也只会当做是来当间谍的。

“老师,不妨见见他们。”加丁说道。

“哦?为什么?”

“不久之前,他们刚刚袭击了达拉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与我们是一条阵线的。”

“袭击达拉然?就凭他们吗?”克尔苏加德的脸上露出几分不屑。

虽然克尔苏加德被驱逐出达拉然。

可是他对于达拉然依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

甚至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够毁灭达拉然。

“所以他们失败了。”加丁说道。

“那他们有什么用?”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第三章

乐白说完,也解释完,剩下的时间留给一群人慢慢消化。

“你说你怎么能知道这么多?”

奥斯卡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现在除了武魂,修炼方面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你对武魂有兴趣?”

乐白认真问:“虽然我还没有琢磨透,但可以跟你讲讲。”

“啥?”

奥斯卡一愣:“我开玩笑的……真知道?”

“我觉得你们现在还不知道反而有点奇怪。”

乐白摩挲着下巴:“除了小舞和小三,你们现在也都99级,按理说应该能明显感觉到自身武魂的变化。”

“额…”

奥斯卡略微一想,狡辩道:“因为我们今天刚被海神考验的奖励推到99级,还没来及仔细确认变化,过两天就好。”

“那就过两天再来跟你们唠嗑。”

乐白从腿包里面取出一本手工装订的手册:“我刚才说过的内容都在这里,整理过的。你们要是有兴趣,可以自己翻看。”

奥斯卡勉强地笑笑,穿上鳞甲,加入其他六人。

……

第二天,波塞西一大早送来海神殿内部法阵的影像资料。

乐白立即开始研究。

“不愧是海神留下的法阵,这规模和复杂程度,比星罗帝国那些残本上的复杂一百倍。”

紧接着乐白想到另一个问题:“不过有点奇怪,海神是从哪里学会这些法阵的?从海神成神时间分析,他成神的时候,当初的魂导器文明早就消失,就算有剩下,也达不到海神这个水平。”

如果是继承神位,还有可能是上一代神传下的。但海神的神位是海神依靠大

文学

海生灵的信仰凝聚的,所以也不是。

“嗯…等等,整个大海?难道说……”

乐白将自己的感知收束,化作二十四根“经线”,从自己当前所在沿着星球表面延伸,直至在星球另一面,对应自己当前位置的地方交汇。

“其他大陆……以后可以去看看。”

乐白没有更加仔细感知其他大陆的情况,而是集中精神,开始讲感知“线”朝更星球深处“收缩”。

接触到海底后,乐白控制感知线在海底开始移动。

半小时后,有所发现。

“果然存在!”

在深度超过万米的海沟底部,乐白感知到一座巨大的海底都市。一股既不是魂力也不是神力的力量包裹住整座都市,令都市本身不至于被深海的水压碾碎。

“除了保护,似乎还有伪装的效果?”

乐白集中感知,但没有更多收获:“以我现在的感知都无法了解,没跑了,海神肯定是在这里掌握的魂导器相关知识。”

至于海神过去是怎么穿过都市那层保护,乐白随便就能脑补出原因——海神应该是当初创造了这座海底都市的人们的后裔。说不定还是特殊的“返祖”个体,体内的“血脉”特别高级。

“天赋异禀,海底奇遇,一路成神。到神界后,估计知道了什么秘密……”

乐白越想越多,就差脑补出一部《异世之海神》的龙傲天小说。

“不好,注意力又开始分散了。”

乐白用力甩动脑袋,收回注意力,继续感知。

虽然感知无法解析保护都市的能量构成,但能够感知到都市内部的情况。

“奇怪,既没有生命,也没有生命存在过的痕迹,这些房子建起来难道不是为了给人住?”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一章

一念及此,龙云腾心中便是怒不可遏。

封天境七重,他本就不如幽九绝,虚天这些太子。

而现在,更是被海羿踩在脚下了!

可是元军叔说的很对。

他的尊严,只能他自己挣回来!

牧云!

谢青!

我龙云腾记住你们了。

龙云腾目光冷厉之间,看向那龙太轩和龙芙伶,更是心中气恼。

……

这一边,太初骨龙族众人离去,而另一边,牧云和谢青,却是处于九幽阴龙族和太虚冥龙族武者包围之中。

“这么放了龙云腾,若是报复龙太轩和龙芙伶,不太好吧……”牧云开口道。

谢青笑道:“没事,他们可都是亲兄弟、亲兄妹,龙云腾还敢对他们出手?不过就是看着不顺眼罢了。”

“嗯……”

牧云看着四周,九幽阴龙族和太虚冥龙族的人,刚才都没说话,似乎也是等着他们处理好龙云腾的事情。

此时,太初骨龙族之人离去。

那虚元生看向牧云和谢青,直接道:“我们可没有半帝器!”

“谁问你们要了?”

谢青却是嗤笑道:“你给老子,老子也不要!”

“虚天,幽九绝,都得死,跟着帝家混,那就是跟我兄弟为敌,必须得死!”

此话一出,虚元生和幽谷长二人,皆是神色谨慎戒备起来。

“谢青!”

幽谷长此时道:“纵然你是得到五爪金龙族庇护,可若今日真的是杀了我族太子,我两大族联合,对五爪金龙族施压,你谢青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吓我?”

谢青嘿嘿笑道:“老子大不了不待龙界了,跑到逍遥圣墟,找叶家庇护我,或者跑到第九天界,找我干娘庇护我!

文学

干娘?

谁是你干娘?

牧云也是一愣,道:“你什么时候认了个干娘?”

谢青却是道:“嗨,就是你、娘。”

“……”

谢青再次道:“你跟我师兄弟,你、娘可不就是我娘?”

谢青转身看向幽谷长和虚元生二人,哼道:“跑到第九天界云殿,你们敢去吗?”

“第一阵帝独孤叶前辈,你们敢惹吗?”

“青帝叶雨诗,你们敢惹吗?”

“我干娘一人独战三大天帝不是问题,区区龙族族长,算个屁?”

牧云在一旁,一脸无语。

而幽谷长和虚元生二人,也是面面相觑。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谢青简直是将无耻发挥到了极致。

“如此说来,你们二人是真的不打算放人了?”

“是啊!”

谢青笑道:“放!放你个大头鬼!”

话语落下,谢青一脚踩在幽九绝脸上,骂道:“这个混账玩意,当年差点死在他手上,这口气不出,我谢青这辈子都憋着一口气!”

而随着谢青这一举动落下,四周众多龙族武者,杀气腾腾。

谢青此时喊道:“海羿。”

“大哥!”

“赶紧滚,待会我跟你牧大哥是死战,你在这碍事!”

而听到此话的海羿,却是梗着脖子道:“我不走,大哥危险,我走,我还是人吗?”

“滚犊子,两个九重而已,我怕个球?我是怕他们抓了你,威胁我!”

海羿刚要开口,谢青再次骂道:“滚滚滚。”

“你就是打死我,我都不会走。”

海羿哼道:“他们要是拿我威胁大哥,我就直接自尽死了,不给大哥添麻烦。”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二章

“哈哈哈,战云,羊羽天手中的神血之壤,少说也有五斤的分量啊,你们天宗竟然想要以五十亿极品神晶换取五斤神血之壤,这神血之壤何时变得这么廉价了。”天鹤家族的太上长老鹤千尺大笑道,看向战云的目光中有着毫不掩饰的鄙夷和嘲讽,可谓是针锋相对。

之前天宗想要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换取他们天鹤家族的寒冰神铁,这本就让鹤千尺心中极为不快,如今见天宗张开了血盆大口,想要吞下一块如此大的蛋糕,鹤千尺又岂能让天宗的人如意。

天宗的太上长老战云目光冷冷一瞥鹤千尺,道:“这神血之壤又不是你们天鹤家族的东西,你们天鹤家族还管不了这\\b。”旋即,战云目光转向剑尘,道:“羊羽天,老夫的提议你意下如何。”

剑尘没有给予回答,而是对着鹤千尺抱了抱拳,道:“这位前辈,晚辈有一事请教,希望前辈告知一两神血之壤在圣界的具体价格是多少,大概又值多少极品神晶。”

剑尘虽然知道神血之壤在暗星界的价格,但这个价格,可不代表就是圣界的价。

战云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看向剑尘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寒芒。

鹤千尺有些幸灾乐祸的撇了眼战云那已经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心中顿时觉得羊羽天此人是越看越顺眼,呵呵笑道:“\\b在圣界中,神血之壤极其珍贵,基本上都是以同样珍贵的各类神材进行以物换物,没有人会傻到真的去交换极品神晶。”

“当然,若真要用极品神晶去衡量的话,一两神血之壤,其价值至少都不会低于百亿极品神晶,若是有人急需神血之壤,这个价格还会进行无上限的翻倍。”

“因为在圣界中,极品神晶并不值钱,天地间的能量汇集,经过一段岁月演变之后,便会源源不断的形成神晶矿脉。放眼圣界,神晶矿脉是何其之多,但凡拥有始境坐镇的势力,无不是掌握着至少一条神晶矿脉,一些大势力,掌握的神晶矿脉更是多大数十条,每一天的产量都是非常惊人。”

“此外,极品神晶也唯有对神境界武者才会使用,但凡始境,修炼所用几乎都是彩色神晶。因此,极品神晶虽然是任何一个势力都必不可缺之物,因为培养后辈,以及各类阵法等都需要极品神晶供给能量,但它的价值终究是有限。

“而神血之壤,则是炼制高阶神丹的绝佳材料,此类丹药,即便是对太始境强者都有巨大裨益,羊羽天,你现在可

文学

明白了神血之壤的真正价值?”

“晚辈已知晓,多谢前辈告知。”剑尘对着鹤千尺抱了抱拳,旋即手指一弹,立即有一小块神血之壤破空飞出,直奔鹤千尺而去,道:“小小心意,\\b还请前辈笑纳。”

剑尘的举动,让毫无准备的鹤千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过他旋即就反应了过来,立即手一挥,以最快的速度收下了这一小团神血之壤,心里顿时乐开了花:“竟然有二两神血之壤,嘿嘿,嘿嘿嘿,这下又能炼制出两炉完整的祖血丹了,这小子不错,嗯,真的很不错……”

见鹤千尺仅仅是说了几句话就得到了二两神血之壤,天宗的战云脸色是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因为在他看来,鹤千尺这二两神血之壤,完全是踩在自己脑袋上去拿的。

“诸位前辈,一两神血之壤,补偿各位在暗星界内的数十亿极品神晶,不知诸位前辈意下如何?”剑尘目光扫视周围,看向百圣城中的五十个势力。

至于天雷族和玉丹宗,则是暂时被剑尘放在一边。因为百圣城内就这两家付出最大,仅凭一两神血之壤,怕是远远不够。

“神晶损失是小,脸面损失才是大,一两神血之壤,还不够!”人群中,一名顶尖势力的太上长老面无表情的说道。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三章

天元劫难虽然结束了,但是它对鲸吞界的影响还没有结束。

特别是联合议会的建立,更是让各大势力都费心了心思。

一条条议题提出,都代表着货真价实的利益。

武神殿中。

祁瑞坐在案桌前,皱着眉头看着案桌上的文案。

这本文案是关于武神殿和万法宗的边界划分。

不要以为在议会成立前,祁瑞和霍法站在一起,就以为万法宗和武神殿的关系和善。

他们的势力范围相邻,相互之间关系也是时而紧张时而放松,有的时候甚至会爆发一些小规模的战争。

导致小规模战争爆发的大部分原因就是分界不明。

双方也因此将这个问题提交给议会。

现在议会商定的结果下来了,祁瑞心中有些不满意。

“青灵城为何划分给了万法宗,不是一直都由我们控制吗?”

他抬头看向面前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名为宋启瑜,是祁瑞的弟子。

至于清灵城则是万法域内的一座不小的城池。

宋启瑜轻声说道:“回师尊,万法宗用岳山城换了清灵城。”

“岳山城只是一座小城,还在山沟里,有什么价值?而且清灵城在万法域,是我们武神殿最东面的据点,它的战略意义你不会不清楚。”祁瑞面色难看的说道。

宋启瑜苦笑了一笑,说道:“正是因为他在万法域,万法宗才非要换过去,而且议会也因此同意了万法宗的请求。”

祁瑞一把拍在文案上,“靠,这些家伙是想插手我们武神殿的事情吗?”

莫名的丢失了一座重要的城池,让他非常恼怒。

而宋启瑜则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此事议会也是为了安慰万法宗,因为万法宗将蓝云岛给了萧家,至于给我们的补偿则是豫龙山。”

“豫龙山!”祁瑞眉头微蹙,低头扫过文案上的内容,果然在上面发现了豫龙山。

豫龙山是武神域南端的一座小山脉,原本属于蛮妖族的势力范围。

看着豫龙山,祁瑞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算了,看来豫龙山的份上,本尊懒得跟他们计较。”

用清灵城换岳山城和豫龙山,武神殿不算吃亏。

“议会中还有其他事吗?”祁瑞问道。

宋启瑜说道:“有一件事,夏皇以议会会长的名义,通传各大势力,说要组建一支地煞军团,请各大势力安排一些年轻才俊加入其中。”

“地煞军团!他想要搞什么?”祁瑞双眸微眯。

宋启瑜说道:“据会长助理所说,是为了更好的守护鲸吞界,防止再次遇到九幽界入侵的情况。”

“呵呵……”

祁瑞冷笑了一声。

九幽界入侵完全就是机缘巧合的事情。

若不是冥天齐被召唤到鲸吞界,还在林墨手中获得六门幽门阵,九幽界根本就不可能入侵。

穿梭界域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就算是御道境强者都不一定能够安全穿梭,更何况还是大规模的入侵。

祁瑞觉得这个理由就是一个笑话。

“我们要不要安排人去?”宋启瑜说道。

“当然要。”祁瑞肯定的说道。

“不但要安排,而且要尽量多安排一些人去,特别是一些关键位置,一定给本尊争夺到。”

如今议会的存在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武神殿不能也不敢脱离议会。

而且大家都明白未来议会在鲸吞界的地位将会越来越重要,所以对之前议会的一些职位都费劲了心思。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一章

他不说岑以了,直接开始说乔绫香,只听文元思问道:

“你不觉得自己对于岑以,有种病态的依赖吗?他在帮你杜绝你的一切社交,一切正常的社交啊,别人不过是正常的和你玩笑,你回绝就是了,但你并不处理,你是不知道怎么处理吗?为什么每次都要搞到岑以帮你抡拳头才可以?”

就是,在正常的男男女女交往的时候,也会开一些比较暧昧的玩笑,比如你来给我暖床,我来陪你睡觉之类,一两句话的事儿,不是吗?

又没有发展到实质。

末世之前,谁会因为一句暧昧的玩笑话,就把对方打个半死?顶多就是警告而已。

而且外界对于女性的物化,越来越严重,末世了啊,女人的地位愈见下滑,前年开始,几十斤上百斤米券就能当聘礼娶一个女人的事儿,比比皆是。

杨柘昨天才进入湘城,一时间没有搞清楚状况,把乔绫香的地位看得比较低,就不能好好说话,好好通融一下吗?

前方走着的岑以,放开了乔绫香的手,转身,一把提起文元思的衣领,将他压倒在路中央的水池护栏上,上半身,就悬在护栏外面。

岑以眉目飙着锋利的怒气,那怒气仿佛有了实体的气息般,刮得文元思的脸颊生疼,岑以冷声道:

“越说,越胡说八道,你这张嘴,就跟你手下的狗一样不干净,那人调戏绫香,你让她一个女孩儿怎么处理?反调戏回去吗?你身为男人,不知道维护她,还帮着调戏她的人打抱不平?文元思,你脑子被狗吃了?”

岑以和乔绫香都不是很明白文元思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他们可以原谅文元思被龚经业和文弘图利用来利用去的,但他们怎么都想不通,文元思为什么要帮着杨柘说话?

归根到底,可能还是文元思这个人读书读太多,读得脑子有点儿傻了。

关于乔绫香的社交问题,她以前又胖又丑的时候,本来就没有正常的社交,怎么现在变成了个治

文学

疗异能者,就得要有正常的社交了?

别人调戏她,跟她聊骚,她不善于聊回去,不能长袖善舞,这是她的错?

什么跟什么啊?长袖善舞,应对圆滑,换回来的社交可靠吗?

岑以自己也说过,要当乔绫香的朋友,就要有为她死的决心,这样,他才会接受,对啊,他和乔绫香才会接受这样的朋友,难道这样要求,很过份吗?

整天跟一些想从乔绫香身上拿好处的人,在一起正常社交,有什么必要?

所以,不知道文元思一直跟在他俩个后面,巴拉巴拉什么鬼。

文元思的上半身,被迫悬挂在水池上方,他深吸口气,面对岑以暴躁的威胁,脸上有着被罡风刮过的丝丝红印,他偏头,看着站在不远处,安静的等着岑以处理完一切麻烦的乔绫香,文元思已经气得不知怎么说才好。

她完全没有自己的一点主见吗?岑以这么对他,乔绫香站在旁边,一脸事不关己的等待姿态,到底是什么意思?

过了一会儿,文元思似乎调整好了心情,对岑以说道: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二章

@@新书《从坟墓爬出的主宰》已上传。

这是个自己无爹可拼,却专虐拼爹天才,让儿子有爹可拼的故事。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三章

@@

《商杀之诡道》一、二两部故事已经写完了。感谢起点平台!感谢编辑青柠!感谢各位书友,特别是FBI鬼仔,网虫欧巴等的支持!很多朋友给了一些意见,我以后写的时候会虚心接受。

其实心里挺舍不得的,但是任何故事总有个结束的时候。

《商杀》一直想做一个系列的,就是纯粹的竞争,纯粹的人性。世界上没有那么完美的人,我们能做的就是做更好的自己。

第三部的故事其实想了,也有方向。应该会比前两部更有张力,但是也更虐心。

文学

主角们的关系将重新洗牌。自己写了几章感觉比较压抑。就不打算写了,停在这结尾挺好。

第三部的变化,有兴趣的可以看看这段,没兴趣的跳过。甄婧玉、杨峥站在了陈逍对立面,罗伯特和岳志辉师徒决裂,沙天宝成为了陈逍重要盟友。陈逍将面对杨峥和罗伯特的威胁和挑战。

这种反转关系,其实挺怕读者接受不了。

我写的时候,一般都是眼前出现一个画面,就像是电视剧中的一场戏。很多明线暗线揉在对话里,大家可能也不太适应。

我写的书,第一水平有限,第二也不是火热题材。但是有人喜欢,我会一直写下去。

最后祝书友们家庭幸福,事业顺心,健健康康!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甜1V1高HHH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一章

翌日。

回家的秦无双换上了一袭白衣,将浴血的白袍收藏到了暗格之中。

秦无双相信,总有一天……白袍会再一次的浴血!

如今……先休息吧。

看着清晨的朝露,秦无双的眼神中闪过一抹不甘,但还是轻轻的笑道:“傻丫头也快走了吧,我得多陪陪她。”

至于……接下来的计划,秦无双并没有着急实施。

因为他爱美人胜过江山……

因为心中不甘,所以留恋。

“傻丫头一定会喜欢那个东西吧。”像是想起了什么,秦无双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精光。

…………

世俗小院。

山水依旧温柔,桂花依旧飘香。

再一次的踏入这里,秦无双的嘴角下意识的上扬。

熟悉的青石小道,熟悉的小桥流水,越过了这些,站在门口的婢女看着温柔如玉,面带笑意的白衣少年,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尊敬,笑道:“殿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卿儿姐。”秦无双看着迎面朝自己走来的婢女,轻笑道。

“殿下,唐姑娘在茶亭中等你。”

看着秦无双眼神中掩饰不住的期待,卿儿“呵呵”笑道。

“好。我这就去。”一听唐烟雨在等自己,秦无双对着卿儿微微一笑,步伐匆匆的走了进去。

对于茶亭,秦无双并不陌生。

所以根本不用谁的领路。

看着匆匆忙忙的秦无双,卿儿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羡慕和祝福,笑道:“真好……”

郎有情,妾有意。

如今……终于两人都不在胆小了。

不然,谁配得上风华绝代的姑娘?谁有配得上绝世无双的殿下呢?

也只有两人才会如此的般配吧。

越过了青石小道,秦无双看着茶亭缓缓升起的香烟,朦胧烟雾下的唐烟雨是那般的可望而不可得。

想要伸手抓住,但却又怕会消散在手中。

“你来了……”温柔的声音出现在了秦无双的耳畔,秦无双看着缓缓朝着自己走来的唐烟雨,眼角带笑,点着头笑道:“是啊,看来我来的刚刚好。”

“我为你泡茶。”唐烟雨牵着秦无双的手,温柔的笑道。

“好……”秦无双笑着,任由唐烟雨拉着自己坐到了茶亭中。

看着眼角带笑,动作一笔一划皆若舞,茶香弥漫在空中,秦无双的眼一时有些痴。

“在看什么?”感受着秦无双炙热的眼神,唐烟雨脸颊不知不觉中挂上了红晕,白了秦无双一眼,羞涩的说道。

“看佳人,看心上人……”看着风情万千的唐烟雨,秦无双“嘿嘿”的笑道。

“你……”

唐烟雨瞬间羞涩的低下了头,一时间,竟然除了羞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看,喜欢吗?”

只是这是,温柔的声音突然从唐烟雨耳畔响起,唐烟雨缓缓的抬起来头,看着秦无双手中突然出现的广袖流仙裙,一时间,眼神中闪过了一抹震撼。

因为广袖流仙裙上面所散发的波动,根本就是法器的气息。

而且是中阶法器的极品法器。

这东西就算是自己所在的五重天也是很少的存在,更别说是服饰之类的……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二章

杨潜、冷剑、米丽琼进入渔村之后,花重金找了一家住处,好好地休息了两天。他们一直待在屋子里,与外面没有什么接触,也就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十五日清晨,雾满横江,白色的雾精灵弥漫整个天地,三丈之内,视线还没有什么影响。三丈之外,就再难看得清楚了,渔村却一瞬间苏醒了过来。

渔村聚集了许多从七大王朝赶来参加太浩派入门试炼的人。他们大部分不是一个人独自来的,都带有家丁和丫鬟,更有甚者是家中长辈送过来的。太浩派的船只马上就要来了,他们相互告别着,诉说着离别之语。

长辈门勋勋告诫,进入修仙门派之后,一定要听话之类。家仆们大表忠心,希望主人们不要忘记他们,修仙归来还能再次想起他们。

杨潜看到这一幕无奈地笑了笑。这与前世的送孩子上学的场景是何其相似。如果不是进入太浩派需要升仙令,他们甚至会送到太浩派山门前。

“这些温室的花朵,还以为修仙是去享受呢?”米丽琼嘲讽道。

“你说谁是温室花朵呢?”米丽琼话落,一名穿得花里胡哨,年纪与杨潜三人相仿的年轻人,在一群人簇拥下走过来喝道。他的衣着放在杨潜的前世都是非常前卫,更不要说在这里了。他却我行我素,似乎不如此,彰显不出自己的个性。

米丽琼冷冷地道:“谁接话,我就说谁?”

“你是不是想死啊!”花美男子猛然拔出手中的长剑威胁道。

“殿下,息怒,息怒……”米丽琼还没有说话,花样男子身边的随从已经开始劝说了起来。

“哼,你有种就出手呗。”米丽琼不屑地道。

杨潜和冷剑一左一右站在米丽琼身边,没有说话。花样男子突然长剑一转,指向杨潜道:“我不打女人,你可敢与我一战。”

杨潜笑了笑道:“范同殿下,你确定要与我一战。”虽然杨潜与花样男子同时后天巅峰修为,但是杨潜是后天十二重,同阶战斗,整个云州估计都没有人是他对手。

花样男子听杨潜叫出了他的名字惊讶地道:“你认识我。”

杨潜笑道:“大名鼎鼎的大宁王朝的范同殿下,我怎么会不认识呢?”

范同正是大炎王朝敌国大宁王朝的三皇子。杨潜曾在被血魔吸光血之后,养伤期间读了大量书籍。大宁王朝作为大炎王朝的敌对国,杨潜可是重点关注过的,对大宁王朝的重要人物如数家珍。

大宁王朝的三皇子就是一个奇葩中的奇葩。他的奇葩之处在于喜欢特立独行的,比杨潜更像一个穿越者。范同有两大爱好。一是穿各种花样的衣服,他的衣服比女人的衣服还有花样多。二是吃各种美食。真是没有埋没饭桶的名号,简直吃遍了整个大宁王朝。他推动了整个大宁王朝的餐饮业的发展。

如果不是大炎王朝是敌对国,他估计已经跑到大炎王朝来品尝美食了。

范同听杨潜如此说,脸上露出了得意的表情,马上又发现不对,收敛了笑容,冷冷地道:“认识我也没有用,我照样要打你哭爹喊娘。”

杨潜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兴趣。范同见杨潜不理睬他,正想变脸。

“哈哈哈,这是不想上船了啊!”突然一道妩媚的女子声音从后面传来道。

众人朝声音来源看去,只见一名衣着妖娆,眉目如画的女子徐徐走来,身后也跟着一群人。这些人均是男子,双眼贪婪地看着女子的身影,似乎恨不得把她吃了一样。

杨潜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心里大呼吃不消。杨潜可是二世为人,在荧屏上见识过太多美女。妩媚女子却远胜那些人造美女。她脸上没有太多的化妆痕迹,一切都是天然的。

“你还看,你还看。”妩媚女子实在是太美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冰冷的冷剑也不例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米丽琼顿时不干了,伸手使劲

文学

掐他。

冷剑没有害怕米丽琼,走开了两步,继续盯着妩媚女子看。

自从冷剑和米丽琼在血蝙蝠洞中患难与共之后,两人关系发生了某种变法。但是米丽琼好强的性格,让冷剑很吃不消,所以他对米丽琼忽冷忽热的。

米丽琼让他向东,他偏偏向西。杨潜看着两人你来我往地交锋,却谁也没有帮。爱情这种事情,完全是两个人的事情,他还是不要瞎掺和了。

“哼,骚狐狸,我的事不需要你管。”范同斜视了一样妩媚女子,骂道。

“我才不想管你这个饭桶的事情,只是不要影响我们上船。”妩媚女子嘴上也不饶人,恶狠狠地反击道。

“当……当……当……”范同还想要说什么,突然一道震耳的钟声响起。钟声如暮鼓晨钟,携带着某种静心的力量,瞬间把众人把心中的郁闷清除干净,个个变得精神气爽。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三章

(还有一章没写完,这章先发一下重复的,大家稍后再看)

(少则一个半小时,多则两个小时改好。大家明天再看吧)

(抱歉抱歉)

(实在抱歉)

听见老蜈蚣惊叫出声,许道不动声色的问:“何谓化龙换血大阵?”

老蜈蚣附身在阴神当中,它扭动着金光蜈蚣的身子,想要够到壁画前更加仔细的观看,但是却因为身子被许道抓着,它压根逃脱不了。

“此阵、此阵……”老蜈蚣听见许道文化,口中顿了几息,方才吐声说:“此是我舍诏部族当中的一个传闻。”

“道友非是我舍诏中人,对此秘闻并不知晓,而且就算是其他族人,若非活得久、见识广,也不知道这些秘闻。”

“哦,那想必你就是见多识广,了解这些秘闻的人之一了。”许道冷笑几声,手上用力,不耐烦的喝到:“快说!”

“哎!要死要死!”老蜈蚣当即痛叫起来,“壳子要碎了!”

它不敢再支支吾吾,当即老老实实的将“化龙换血大阵”此事说了出来。

原来舍诏部族当中有关龙宫和其中的蜃蛟一事,大体有两个传闻。

其一就是许道此前在鬼市中打听得知的。

龙宫早于舍诏山城而建立,是一处被舍诏部族发现的妖怪遗迹,其中就有蜃蛟此物躲藏在龙宫阵法当中苟延残喘,时不时还会动摇舍山灵脉的根基。

因此舍诏部族每年都会挑选道徒进入龙宫当中,意图割取蛟龙的血肉,打杀掉蛟尸。

其二则是龙宫其实是舍诏先人们布置下的一方大阵,此阵法能将蜃蛟炼化进舍山灵脉当中,提升灵脉的等级,增长舍诏部族的实力。

使得舍诏部族今后诞生的新生儿,因为得了蜃蛟尸体化出的精气滋养,根骨和资质会得到不断的提升。

等到将整条蜃蛟都炼化进龙脉当中,舍山龙脉甚至能够生出灵性,庇护舍诏部族,给舍诏人带来更大的好处。

根据许道刚才在壁画中的看见的,两者当中流传最广,且几乎成了舍诏共识的前一个传闻,无疑错误多多。

反而是第二个传闻,更加符合壁画上书写的故事。

许道听完老蜈蚣的介绍,他出声问道:“既然舍山上的九成人,都以为龙宫当中的蛟尸是被后来发现的,那你为何又知道此蛟是被圣唐道师所斩?”

老蜈蚣回答:

“俺老蜈蚣自然和其他人不同。再说了,除了山里面新生的娃娃越来越信第一个说法,活了些年份的人,大抵都知道龙宫不简单。”

它还随口说到:“不瞒道友,我之所以敢这样说,是因为咱知道族内现在的六脉,其实都并非是嫡脉。”

“嫡脉是俺的亲戚哩,他们以前才是山中最大的头人,只是人丁稀少,早就不知在多少年前,最后的血脉都死光了。”

老蜈蚣絮絮叨叨的,浑然不知许道听见他这番话后,心中诧异起来,并暗中摸了摸自己手上的敛息玉钩。

“结合玉钩能打开石门,以及老蜈蚣口中的话,看来白

文学

毛风窟中,舍诏少族长的遗言并没有夸大,其当真是舍诏的嫡脉。”